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民需要摩西,摩西不需要人民 ──《地厚天高》觀後感

2017/11/24 — 19:46

圖右:《地厚天高》宣傳照

圖右:《地厚天高》宣傳照

聖經中,摩西是一位領袖,帶領受到埃及人壓迫的以色列人出埃及。可是在過程中,人民曾經離棄摩西,摩西自己又因為面對困難,信心動搖,最終眺望迦南地之後就死去,什麼都沒有得到。

人民心裡確切需要英雄、領袖帶領,卻期望這位「英雄」真的是「英雄」,但這些人物,往往只是應他們心中的軟弱和無能而自我投射出的人物。香港人害怕因為抗爭而付出代價,所以「英雄」面對代價一定要無畏無懼。香港人不敢勇武抗爭,所以「英雄」一定要勇往直前,不可畏懼。香港人只顧著自己,所以「英雄」一定要顧全大局,為了所有人而犧牲、付代價而且同時要不可畏懼。如果真的有人才情橫溢,謀略並重,試問這個人又為什麼要為眾人付出?

是超人經典對白「能力越大,責任越大」嗎?不!是我香港大學教會我們的「榮譽感」(Sense of Honour/Noblesse Oblige)。《地厚天高》的開段,大篇幅的描繪梁天琦在利瑪竇宿舍的生活,並且作為宿生會主席帶領,或者可以說是與整間宿舍的兄弟們一起贏得該年的馬來人盃。所謂馬來人盃,就係舍堂男子體育比賽的overall champion 。在各項比賽中,各隊隊員均須傾力以赴,爭取殊榮。這項殊榮,是各人努力、汗水和犧牲之下的集體榮譽。過程中,Senior Students (大仙)和Junior Students (細仙)分工合作,有經驗出經驗,有力出力,同屆過迎新的兄弟(同年仙)互相鞭策和鼓勵,繼承前人的努力,開啟舍堂光輝的一頁。

廣告

這種不計自我的付出,自認作為Senior 就多一種責任,要為後來者以及整個群體的榮譽忘我地付出,是港大教曉了梁天琦,也教曉了我的事情。港大的紋章上有一個騎士的頭盔,象徵騎士精神。濟弱扶傾,義無反顧。只有曾經在群體裡面無私奉獻的人,才會明白這種來自歷史的覺悟。正如利瑪竇的宿生,曾經也在香港保衛戰中英勇犧牲一樣。所以當很多人講,梁天琦不過為了出名云云,我不禁嗤之以鼻,覺得夏蟲不可以語冰,簡直曬鳩大仙時間。這種強大的責任感,結合了相對於港人軟弱無能的主觀投射,成就了一直被推著向前走,走上一條不歸路的「英雄」梁天琦。只不過,今次的目標不是馬來人盃,而是民主、獨立的香港,群體不再是宿舍的宿生,而是全部香港人。

可是,這種責任感與港人主觀的投射,令梁天琦很痛苦,至於如何痛苦就敬請入場觀看。我希望帶出的就是,當你講「無畏無懼」的時候,當你自認為/被那些政壇老屎忽告知,年輕人沒有什麼可以犧牲的時候,而犧牲兩字really comes to you,頃刻之間你會發覺,其實你還是有很多東西可以犧牲,而那些東西正正就是那些政壇撈家/街上說支持你的人所珍視的東西。這些東西可以是家人、朋友、情人、時間以及前途。責任感和人民期望的結合,面對犧牲,「英雄」有時候為了不可以 Let people down ,不可令人民失望,或者是為了黨,為了字頭和陣營,就會身不由己,慢慢失去自我。其實不只是他,還有很多從政者、抗爭者,都是被迫堅強,被社會期望「夾死自己」。

廣告

如果一心是為了錢,為了議席,為了供樓等等而搞政治,那麼多多少少,在不同渠道,透過政治,還是會有一點得著。可是,如果是為了改變社會,影響別人,而最終賠上自己的所有之後還要失敗,那種感覺自然非常不好受。

俱往矣,sunk cost is sunk。只希望不會再有如梁天琦般年輕有為的年輕人,成為社會製造出來的英雄和受害者。在沒有英雄的年代,我們都只想做一個人。

救救孩子,救救孩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