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聯辦「吹雞」暴露三大統治危機

2019/5/23 — 21:09

中聯辦(攝於2019年3月)

中聯辦(攝於2019年3月)

中聯辦打明旗號,並狐假虎威,以總書記習近平的名義,動員建制派人士全力支持特區政府,盡快通過《逃犯條例》(又名「送中」條例)的修訂建議,向北京大開方便之門,日後除了強行押返外,更可用法律渠道,捉拿北京認定的在港疑犯。

不少人還在揣摩,究竟引渡建議是特首林鄭月娥獻媚,不惜出賣港人而提出,還是北京主動,通過在港政治傀儡,以遂其不可告人的目的。但猜測下去,只是智力遊戲,因為不論何者,客觀後果都一樣,就是打破兩地的法律區隔,讓中國法律在北京認為有需要時,施行於香港,追究指定人物的刑責。

不過,中聯辦不避嫌疑,公然干預香港事務,違反「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國策,若從其角度看,也許是狗急跳牆,不得不如此之作。

廣告

第一急是建制派分裂。商界人物對「送中條例」早有微言,他們在內地從商的親身經歷,比誰都清楚,中國司法和法律制度是甚麼一回事。跟傳統親中勢力不同,他們儘管附和北京,換取關係以便北上發展,卻依然處處受阻,得靠自己的方法,總之打通官場關節,才能苦盡甘來,繼續發財。

但「送中」條例一出,頓覺如凶刀架在頭上,因為官商關係無錢無利不行,合法非法誰說得準?若果秋後算賬的話,有多少港商是無辜,大家心裡有數,更何況大陸有一黨專政,無司法獨立,又何來公平審訊,而且大陸政治多變,今天不知明朝事,中港法律關卡通行無阻的話,港商將無地可逃。隨著特區官員醜態百出,圖窮匕見,十三萬市民上街抗議,商界見利益攸關,心不服亦口不服,逐漸敢於表達反對聲音,再發展下去,商界與民主派合流,條例修訂注定失敗而回。

廣告

中聯辦第二急是特區政府逐漸潰不成軍,也趁勢貶低特區官員,視他們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只有中聯辦有能力駕馭大局。「送中」條例修訂案推出以來,特區高官民意支持度不斷下滑,不斷尋底,反映政策違背民意,而民間反對聲日漸壯大,當局應對乏力,繼續以舊台詞、舊說法,面對四方八面的挑戰,不僅招架無從,其人肉錄音機的拙劣表現,惹人更大反感。

加上商界以權勢和實利為重,面對利益受損,不會賣林鄭政府的賬,而傳統親北京人士,也得衡量支持政府對選票的得失。在中聯辦看來,林鄭毫無統治基礎可言,遇上跟民意相反的政策,不是搖擺不定,就只能故作鎮定,能否撐下去,就靠北京了。因此中聯辦以中央代表名義出馬,大家不看僧面看佛面,既穩住搖搖欲墜的局面,同時給林鄭打臉,再一次宣示特區政府的主人不是林鄭,不是港人,而是西環。

至於第三急就是特區當局理屈詞窮。林鄭已到了只懂開口叫罵的地步,保安局局長李家超的賣相和言詞,都證明他更適合做警署警長,而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也沒有為中國司法公正背書,辯論下去,只會民心盡失,連親政府群眾都覺得掉臉。當然,中聯辦也不是甚麼好貨色,也拿不出甚麼好理據,但他們比特區當局更厚顏,更擅長運用歪理,反擊對手,統一思想,死撐到底。

歪理一是特區當局面對反對聲音而撤回修改方案,勢必威信掃地,日後再難管治香港,因此必須堅持到底。很奇怪,公共政策涉及公眾利益的得失,遇上民意反抗,應是辨明利弊是非,釋除疑慮,尋求共識。勉強下去,堅持錯誤,只會令人更討厭,絕不能因強行通過法案而挽回聲望。

歪理二是眾多外國政府反對,包括美國、歐盟、加拿大等地質疑「送中」條例,從中聯辦看來,代表外國勢力干預香港內政,必須盡早通過法案,維護民族尊嚴。多國政府指出問題,涉及他們的利益,因為引渡外地逃犯來港,若可再引渡返大陸,變相使大陸可向西方國家捉拿疑犯,破壞香港跟外地的司法互助協議。當局沒有澄清、解釋也都算了,中聯辦竟拿來煽惑港人的民族主義情緒,去支持當局修例,極盡歪理治港的能事。由此可見,中聯辦「吹雞」是示弱多於示威,充分暴露親北京陣營內部暗藏裂痕、特區政府管治失效、以歪理取代無理治港。精打細算的商界代表和還須依靠選民支持的建制政客,緊跟下去的話,就是跟自己過不去,更且與民為敵,他們從政的路還可以走多遠,也不問可知。

 

原刊於 RFA 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