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國沒有普選,還不是有個大唐盛世?」

2018/2/21 — 21:02

唐朝畫作(資料圖片)

唐朝畫作(資料圖片)

公元755年是個令人黯然神傷的年份。

歷史上,很少大國的國勢會一下子由巔峰直插谷底,通常要最少幾十年,才會從天威遠播淪落成首都不保,但唐朝只用了十多年,就由如假包換的盛世急墜至長安淪陷的絕境,而當中的轉捩點,就是755年的「安史之亂」。

那時候的皇帝叫李隆基,他廿七歲之時,在一番生死權鬥下坐上龍椅。他天資甚高,在位頭廿多年有心有力,把唐的國勢不論在經濟文化還是外交上推至癲峰,但到五、六十歲之時,覺得天下太平了,於是好像一千年後的乾隆一樣,虎頭蛇尾,專心玩女人享樂去也,大家都聽過的楊貴妃就是。

廣告

李隆基於是依賴一個叫李林甫的宰相。

唐初本來有不錯的制度以防地方官員造反。舉例,官員不得在本藉為官,即廣東人不可當廣東地方官,而且地方官每三年左右換人,以防同聲同氣而坐大,而執掌邊防兵權的「節度使」,又要由中央大官輪流來當,即所謂的「出將入相」。

廣告

但李林甫不想其他中央官員威脅他的相位,於是不讓中央大臣執掌邊務的兵權,而改由不可能跟他爭奪相位的胡人來當,而且只要是自己的親信,不惜任由同一個胡人執掌幾個地方的邊防兵權,更不用每三年換人,其中一個帶有中東血統的安祿山,就獨攬今天河北山西一帶的兵權。

李林甫死後,繼任相位的是楊貴妃的老哥。跟李林甫不同,楊一心要剷除安祿山,結果安跟另一個叫史思明的邊防胡將造反,由今天的北京一直殺入長安,身為皇帝的李隆基南下四川逃命去也。

唐政府花了差不多十年,而且還要「引入外國勢力」,借胡人之兵才名義上平定安史之亂,但與此同時,西北跟西南的鄰國眼見中原內亂,便紛紛來個趁你病攞你命,一兩年就洗劫長安一次。

而且河北山西一帶的軍閥只是名義上投降,實際上當了土皇帝,不受長安節制。更要命的是,太監乘機掌權,不久更搞到「妹仔大過主人婆」,皇帝要睇太監面色做人的局面。盛唐就一下子就便了殘唐了,而且遣禍至宋代。

安史之亂是場人禍,大可避免的,難怪白居易有「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的慨嘆。

前幾年普選鬧得熱哄哄之時,有不少「愛國」份子說: 「普選有什麼好? 中國沒有普選,還不是有個大唐盛世?」 Well,那些人對上述唐史的認識,大概只限於貴妃雞吧。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