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國政權在中大校園鉗制港獨思潮之我見

2017/9/10 — 20:19

【文:袁德智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代表會民選代表】

有關於連日來在校園發生的一連串事件,我自己整理了一些想法和思考,希望同學花一些時間詳閱,從而關注校方打壓學生的最新發展及動態:

中國政權試圖控制校園 大學高層成為殖民工具

廣告

1992年周蕾教授在《殖民者與殖民者之間:九十年代香港的後殖民自創》(Between Colonizers: Hong Kong’s Postcolonial Self-Writing in the 1990s) 一文中,已經指出香港主權移交只是一個轉換殖民者的過程,暗示只是英殖到中殖的過渡,殖民統治從未間斷過。而中共殖民政權要完全同化和殖民香港,首要任務是要消滅香港的反對派勢力,減少施行同化政策的反作用力,故此政權屢次打壓港獨派的公民權利,剝奪支持港獨人士的議員資格、參選權利和集會自由,港獨陣營的所有香港人受到政權嚴重歧視,成為次等公民,彷彿校園已經成為守護這股力量的最後陣地,我們理想中的校園,原本是容許同學討論香港獨立是否可行和應然、是一個讓這股思潮發酵的地方,然而,校方不惜「犯禁」踩入學生會地方而強行拆除港獨宣傳品,足以揭示大學高層已經成為中國的殖民工具,管理層為了協助殖民政府鉗制所謂分離主義的思想,不惜獻上中大人一直信奉的言論自由,違反大學一貫立場也要恫嚇學生港獨違反香港法律,大學高層的自主性,隨著中共這個威權政體頻用高壓統治手段,恐怕已經蕩然無存

特別是大學官僚宣稱做法是依照「大學一貫立場」,才有連日來打壓學生的行動,然而,於2012年沈祖堯發出的支持陳倩瑩校友的公開信中,內容曾提及過「我在此誠懇呼籲, 希望大家能在和平非暴力及尊重法治的原則下,表達訴求」、又稱「我相信,維護學術自由、捍衛個人權利和追求社會公義,是大學的基本價值。」然而,2017年沈祖堯突然有一個一百八十度的轉變,發出公開信稱「校園是學習的地方,不宜成為政治角力之所」難道同學認為香港獨立才能達至社會公義和12年的沈祖堯所說的有所違背嗎?難道討論港獨的言論自由不是同學的個人權利?最基本的是,難道同學掛上和貼上香港獨立的橫額和單張不符合和平非暴力及尊重法治的原則嗎?由此可知,中大高層根本沒有「一貫立場」,立場左搖右擺,沈祖堯更是「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前言不對後語。短短五年,校長沈祖堯有如此南轅北轍的轉變,背後恐怕有殖民政權指示要打壓異見的同學,失去一個大學校長應有的自主性和獨立思考

廣告

紅底組織中國學生𥚃應外合 殖民政權大學高層互相呼應

9月7日下午,紅底組織「珍惜群組」動員大概二十多人到中大學生會管轄的地方——文化廣場示威,然而,首先當時正值上課時分,校外人士不應在校園內大聲喧嘩和挑釁在場學生,其二文化廣場是學生會管轄的地方,擅自使用文廣場地而不請示學生會是不合程序的手法,然而,保安處處長明知上述行為違反程序和不合理,在示威開始後一段時間,都沒有委派保安採取任何行動,反而要在場的學生代表三催四請,才「請示」這班示威人士離去,還安排車輛接走他們,與去年中大學生會外務副會長黃梓甄被保安箍頸一事,有極大的反差和對比。奇怪的是,在同一時間,CSSA動員大量中國留學生到場張貼「CUSU is not CU」的標語,甚至企圖蓋過港獨單張,並配合珍惜群組挑釁在場學生,為何兩班人會如此巧合地在同一時間出現在文化廣場「踩場」示威?唯一一個合理的想法是,中殖勢力在背後動員群眾,一方面聘請一班無業遊民到中大恫嚇學生,另一方面動員本身安插在中大良久的中國留學生挑釁同學,企圖協助校方造大聲勢,打壓學生自由,這不是一個巧合,而是一場經過中共精心策劃的殖民計劃一部分。

同時,昨日(9月8日)下午約四時,在中大學生會圍堵學生事務處之際,學生事務處處長梁汝超居然在回應是否拆除港獨橫額時,曾經步行到身後的裝修工地通電話,及後稱「言論自由唔喺無限嘅」暗指討論香港獨立的權利不是中大應押衛言論自由的一部分,一個小時內,特首林鄭月娥立即發聲明,強調「言論自由並非全無限制」,殖民政權和中大校方高層互相呼應,正是羅永生教授提及的「勾結共謀的殖民權力」體制,即是一旦有位居中心的主人結構出現,這個主人—即殖民地宗主國會利用中央政府權力去勾結殖民地的權勢人士,再去建立一個殖民者和被殖民地的從屬關係,方便宗主國去作「間接管治」,在這個權力結構內,主奴兩者口吻和手法是一致的,而中大校方高層和特首的相互呼應正是這種菁英勾結式共謀的體現,然而,中大校方應該是以學生為本,而非殖民者,否則高等學府就淪為殖民者同化香港的工具,而非培養學術人才和訓練同學獨立思考的校園

文廣規條形同「一國兩制」 學生自治精神蕩然無存

特別想提到的一點是,中大學生事務處處長梁汝超曾經在9月5日下午和學生代表會面時提及過把文化廣場交給學生會管理是「方便運作」,校方代表更多次明示暗示自己有最終決定權,感覺文化廣場的規條形同「一國兩制」,校方將文化廣場交給學生會管轄,但只擁有「高度自治權」,一旦學生會容許校方不同意的政治主張在文廣宣傳,就會粗暴干預學生會場地,更稱最終決定權在校方手中。在我眼中,大學高層是中國共產黨,學生事務處就是全國人大常委會,中大學生會就是香港,若文廣出現不合大學高層的行動或標課,學生事務處是擁有「釋法權利」,宣稱大學不同意香港獨立,又突然強調自己有最終決定權,再派保安強行清拆所有高層不喜歡的宣傳品,此舉完全忽視員生共治精神,更視學生自治如無物,今日大學高層可以干預文化廣場,假如他日學生會主張香港獨立,沈祖堯一句反對時任學生會,就可以清拆中大學生會會室,今日先例一開,後患無窮

學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抗爭者 不是高高在上的政治哲學家

相信大家都同意的是,我們一般認為最理想(ideal)的討論氣氛是大家心平氣和般理性討論,最好不會出現謾罵他人的情況,然而,這只是一個理想的狀況,回歸現實,學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抗爭者,當一群反抗者不斷受到政權壓迫,不斷被他者挑戰自己的道德底線,這班學生不是一群沒有情感的冷血動物,反而觀之,他們是因為比起身邊所有人更加著緊自己的家園,才毅然出來和極權搏鬥,因為他們過度著緊身邊的人與事,所以站在前線時容易有情緒,甚至指罵他人,是可以理解的事。站在漩渦外的人,試著不要成為高高在上的政治哲學家,搬出一套又一套的政治理論,站在道德高地上指責為你押衛家園的抗爭者,你可以指斥他們的不是,但也請你先嘗試理解在漩渦𥚃以死相搏的學生一直以來如在校委會衝突等面對的壓迫,以及當下那種既恐懼卻堅定、既徬徨卻不憤的心情吧。批評很易,但理解很難

中大自由美夢完全幻滅 打壓言論自由是第一步

每個中大同學入讀中大之前,都總會對這座充滿人文氣息的高等學府有一種美好的憧憬吧。而我的憧憬,是我覺得中大是一個自由自在、容許學生表達己見的校園,在這裡我們可以闖入「思想禁地」,對社會未被普及的想法發表看法、暢所欲言,然而,這個曾經是你我也憧憬的美夢已經完全幻滅,近日在中大發生一連串打壓學生的事件已是一個例證,學生會守護的不僅僅是一幅橫額和單張,而是背後的言論自由和學生自治精神,今天校方可以打壓我們談論港獨的權利,明天大可以打壓教授們的學術自由,大後天也可以干預同學們的思想自由。所有自由也失去了,這個還是我們所認識的中大校園嗎?為了守護這個你我共同成長和學習的地方,你願意和我們一起站出來,反對校方打壓我們重視的大學價值嗎?

附加連結:
中大學生會圍堵行動總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