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再給予教大生實習機會 與無良僱主無異

2017/9/9 — 16:55

教育大學校園

教育大學校園

教院聲稱因為「涼薄字句」,而有很多僱主不再聘請教院學生實習,我十分懷疑這些僱主是什麼背景,以及他們的思慮是否周詳。

我的議員辦事處去年錄用了一位教育學院的學生(註:教院不只提供教育的課程),他的表現非常優秀。實習生的表現,最關鍵是他的熱誠、智慧及僱主有冇俾機會佢發揮。至於他是來自什麼院校,或許有輕微關係,但始終最關鍵仍是實習生的品性、學識及待人處事技巧。

年輕人在處事上或許不及成年人所謂的「圓滑」,有時不依常規,但正正是這些「稜角」,不但會令工作上提供創意,更可突破框框;而在社會層面,更能抗衡社會上不合理及不公平的事。說到底,年輕人的說話更反映社會現實,總比很多權貴及老海鮮依附中共及政府更符合仁義,竟然說得出「不滿意中共的香港人離開香港」。

廣告

年輕人需要的是機會,而不是譴責、割蓆。該些不再給予實習機會教院學生的僱主,和無良偏主並無分別。

這些僱主,對過往羅范、克儉的涼薄說話,有否作出公開訓斥?該針對蔡若蓮的大字報,其套路和「若果因為教改就唔只兩個老師死」、「學生自殺是因為欠缺生涯規劃」的涼薄程度如出一轍。為什麼官員、權貴及建制們,可以雙重標準、不斷搬龍門?

廣告

若果張仁良校長的公開說是:「如果該兩位是本校學生,我們會提供適當輔導,請大家給年輕人一個改過的機會。」這不是更符合校長的角色嗎?自從李國章港大風波開始,學校突然不再保護學生,只憧讉責學生。可是,這些大學權貴,卻不以同樣嚴荷的態度,去讉責中共軟禁劉霞。年輕人對體制、權貴的憎恨,就是由權貴媚共、雙重標準而來……

這些僱主不請教院實習生,或許亦抱持雙重標準,實在令人遺憾。若有教院學生向我的議員辦事處申請實習,我會繼續作出安排。年輕人需要的是機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