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三個大陸人故事得出一個結論

2019/1/30 — 13:02

只是兩日,便從報章看到三段關於大陸人「德性」的故事。

第一個故事,是馮睎乾昨天在專欄覆述的士司機的。三個大陸大叔搭的士,身上無任何港幣,要求用支付寶或微信紅包支付,司機說沒有,然後就罵「香港太落後」、「我們打的早已不用現金」等。司機最後報警,警察話:「既然過了關,這裏是香港,不是內地。內地搭的士用支付寶,不代表香港可以。司機沒有微信和支付寶,不是落後;內地也不用 WhatsApp,難道我也說你們落後嗎?」(這個警察值得一讚)

一個問題:咁做乜來香港咁落後嘅地方?返去大陸以後唔好來咪幾好。

廣告

第二個故事,廣華醫院打人個大媽。眾所周知,急症室一向有制度,將病人分流為次緊急或非緊急病人。據報道,大媽個仔耳仔同喉嚨痛,行得走得,但因為等得耐,入去病房要求畀自己個仔睇先,姑娘就話「你個仔唔死得,又走得又郁得」,即係唔使睇先。大媽訪問時就話,自己當時想拿護士戴著的名牌查看,但被對方拒絕,繼而發生爭執,「唔知香港人唔可以掂人個牌,我想教佢嘢嘛,唔知用咩方法教佢」。大媽指去年7月取得香港身份證,指過去曾經多次在香港看醫生,試過等候四小時,並指內地看醫生很快,急診室只需等候約半小時。

都係同一個問題:咁做乜來香港咁落後嘅地方?返去大陸住同睇醫生咪幾好?剪咗張身份證,返去大陸日日睇急症都大把時間剩。

廣告

其實如果你哋全部唔落嚟香港,香港急症室還會爆到今日咁咩?

第三個故事,發生在新加坡。

日前,新加坡有網民拍到,一名操普通話的婦人在巴士大吵大鬧,更一度站在車頭阻止巴士駛離,原來婦人錯過了下車的車站,要求巴士司機調頭,但雙方言語不同,最初無法溝通,後來有人幫忙翻譯,司機才意識到她過了站,並用英語解釋,巴士不能隨意調頭。當時車上約 30 名乘客開始不滿,以普通話表示:「你耽誤了全車的人了,你是誰」、「你抄了車牌就去投訴,不要耽誤全車的人」。不過女子情緒仍激動,再返回巴士大吵大鬧,並打電話去客戶服務,稱「我都不知道這是那裡」,又指朋友在等候,「你們耽誤了我的時間怎樣辦」— 重要的要講多次 —「你們耽誤了我的時間怎樣辦」。

網民形容她是「pollutant(污染物)」,形容這種人來新加玻會「污染」這個國家,既然不懂英文就不要來新加玻,叫她返回中國。

就是啊,新加坡人終於感受到香港人的心情了!

連新加坡人都懂問:「為什麼不返回大陸呀?」不懂用八達通,去旅行不懂兌換當地貨幣,不懂廣東話,不懂輪候,不懂排隊,不懂守規矩,不懂人家的文明制度……只懂你們在大陸那套橫蠻無理自我中心,吓吓丁蟹上身,明明自己錯但錯的都是人家,要人家遷就你的橫蠻,那為什麼要去其他地方做污染物呢?中國大陸輸出的污染物,還不夠嗎?

全球排華,不是歧視,只是因果。可憐香港人在外地都隨時被捲進去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