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鋪過拆掉的道德高地

2018/1/22 — 13:59

姚松炎、馮檢基

姚松炎、馮檢基

有一件事,本身是有一些大家以為是清楚的條文去管轄的。但這些條文被視為無論在政治上或運作上都帶來不便,阻礙事態發展。在此一刻,有聲音開始浮現,說這些條文其實不是寫得那麼「死」,猶如是一份活文件。同時,亦有人說,如果「硬跟」條文,會帶來一些不好的後果。最終,條文透過閉門黑箱作業及一些公開的一言九鼎公布被閹割了。

聽下去,以上好像是在形容政權處理西九龍高鐵站一地兩檢、或政權近年處理篩選式政改的粗暴手法。但其實以上亦同樣可以形容近日民主派就九龍西初選機制的處理手法。

明明是有個大家訂下的初選機制(參與者還要出錢搞論壇、民調等)的。但到某些人不喜歡其疑似結果時,他們就說「制度其實不是那麼清晰」、「都是勝算最緊要,基哥做PLAN B一定輸」,然後就想辦法找制度以外的PLAN B。我相信,最終一定會有人想辦法說最終找了出來的參選人怎樣與原本的機制沒有矛盾。

廣告

我都不太支持馮檢基。我亦擔心如果他代表民主派去選,他會有頗高的敗選可能性。但姚松炎有再被DQ風險是大家一早就知的事。如果有人認為另外兩位參選者不適合做姚的後備,為何不大早就找一些現在坊間說是被圈內人考慮的較強後備人選去參與初選機制?如果當初不參與,為何現在又要因為不喜歡結果就企圖推翻機制?

當然,有人會說,勝算最重要,為何要講那麼多原則?某程度上,我認為在這情形下有這種說法很好笑。如果是要勝算,姚松炎根本連初選都不應該參選,因為一個本來已有再被DQ風險的人連入閘都成問題,就算民意有多高都難以有勝算可言吧。

廣告

但更重要的,就是民主派某些人士今次這樣不尊重自己訂下來的機制在政治上後患無窮。撇除將來還有沒有民主派人士願意搞一個可能被推翻的初選、或這樣對有參與初選民調與投票的市民有那麼不尊重(其實這些本身都是已是大問題),企圖推翻機制的人士根本就是令民主派在重大議題上失去道德高地。試想想以下一些模擬對答:

民主派:反對篩選、要真普選!
建制派:你們直情連自己選的制度都推翻,玩閉門內定、輸打贏要、連篩選都懶得做,比831差的多!

民主派:反對一切把結果操控、內定的選舉機制!
建制派:你們都為了「勝算」操控甚至毀滅機制吧,還好意思口講民主?

民主派:反對政權因一時政治權宜以人大釋法或決定方式踐踏《基本法》!
建制派:民主派因政治權宜企圖扭曲甚至推翻自己訂下的制度,簡直是五十步笑百步!

民主派:政權必須尊重民意,不能輸打贏要!
建制派:看看你們又有那麼漠視民意、推翻初選制度!

民主派:你們建制派沒有腰骨,只做阿爺的舉手機器。
建制派:你們民主派還夠膽與我們說「腰骨」?連一個朱凱迪你們都怕到要讓路讓到拆掉初選機制,你們憑什麼令市民相信你們會有腰骨對抗阿爺?

說到底,說到今次為了自己一時政治盤算而通過各種施壓把初選機制撕破的人士,他們根本就是一鋪過拆掉民主派多年來在重大議題上擁有的道德高地。縱使我在3月11日九龍西補選仍會含淚去投票給民主派推舉出來的候選人,為免政權漁人得利。但對於那些負責帶頭毀滅今次初選機制的社運與政圈人士,我會永遠記住你們今次對民主運動的「貢獻」;你們以後每一次呼籲「團結」時,我都會想嘔。

後記:不要對我說什麼馮檢基自願離場而令到機制不適用或去到PLAN C,明眼人都看到是什麼一回事的。

* 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任建峰
執業律師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