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19/6/9 - 11:56

一次完美反宣傳:試問誰最想送中?

一位公關能手曾形容,特區政府的整個推銷逃犯條例的過程,乃一次「完美反宣傳」,不止步驟拙劣,不依數十載行之有效的諮詢程序,更讓全香港全地球人溫故知新,把內地的司法黑洞放在陽光下逐一檢閱,為主子添煩添亂添醜,每個人都更明白這個日月無光的司法體制如何運作,故形容為「完美反宣傳」。

有人說,這是「妖魔化」內地法治體制,請注意用字,妖魔不可能被「妖魔化」。

又有智者朋友提出一個問題:究竟有什麼人很想這法例通過?

是的,換一個角度思考:誰最希望修訂通過?誰是最大得益者?就能明白法例根本目的是什麼,就明白林鄭月娥政府為何要無風起浪,令沉寂多時的社會運動重振聲威。

為了公義?為了令台灣兇殺案受害者家屬滿意?醉翁之意,聲東擊西,手段幼稚,路人皆見。商界朋友好想要?鏡頭以外,眾多商界代表吞吞吐吐,臉有難色,我見猶憐。國際友人玩政治?在港資產可以一紙公文就被凍結也是真的,過境香港隨時被送中是真的,孟晚舟事件後中央政府在香港捉過境客報復也是可能的。

人身的安全、資金自由流動,加法制可信,令香港的金融業成為崩壞中未倒之柱;你說商人重利,少管民主自由,修例一役,燒到埋身,身家性命財產若得不到保障,走資的風險也是真的,香港金融中心地位從此邁向終結也是有可能的。一個潛在風險如此巨大的爭議,為何特區政府不惜玉石俱焚?

想來想去,口說為了一宗謀殺案的公義,犧牲千千萬萬香港人的公義,冒上金融中心冧檔的風險,只對兩方有利,一個是陳同佳,二是中央政府。是的,中央政府與殺人嫌疑犯站在同一陣線:

日落條款你不聽,港人港審你不聽,單次個案處理也不聽,偏偏捨易取難,修例通過,最直接得益者是陳同佳,台灣兇案的嫌疑犯。現時能引渡陳同佳的唯一指望,就是他十月出獄後不潛逃,然後等明年一月韓國瑜上台做總統,兩岸一家親,台灣肯要人。即是,聽天由命等運到。不過,就算陳同佳今後逍遙法外,此生也不好過,還是奉勸他到立即宣布,出獄後到台灣自首。

幕後玩家兼最大得益者,一直躲在林鄭月娥背後,不得已才露真身,寶劍出鞘,天下豪傑莫敢不從,武林聖火令一出,開動維穩機器,不惜一切立即要通過法例,你就明白逃犯條例這個法律武器如何珍貴。

法律武器有別於槍炮化武,溫文爾雅,乾手淨腳,不需坦克亂撞,不需血肉模糊,文件往來,就能取你身家性命。逃犯法很好用,一可以拿下眼中釘,二可以攬海外資產充實彈藥,三可以震懾恐嚇,令人人自危。尚方寶劍在手,架在每一個人頭上,猶如核武,就算存而不用,手上有多一件大殺傷力武器,威武、美妙。

本來,一眾特區高官擦鞋仔,應是最大得益者之一,他們乖乖聽命,將奉迎之伎昇華,阿爺含笑不語,你就自動識做,並且義無反顧攬上身自焚民望,謂之忠烈,本應重重獎賞,但自視過高,錯估民情,亦無力為內地的法治黑暗解咒,陷阿爺於污名,傀儡末路,利用價值已趨近零。

據聞中聯辦主任召集歸隊的動員大會上,質問為何還有「法治租界」,更對輿論謂中國司法制度「不配」引渡罪犯,甚為憤慨。

有這樣的掌權者,明言法律是武器,司法體系為一黨所用,堅拒不要司法獨立並自鳴得意;憲法所載的自由皆有限制,憲法給予黨的權力則毫無制衡,連「憲政」都是敏感詞。這樣一個體系,不可能輕易送你多一套法律武器,不配就是不配。

香港回歸多年,六四集會燭光反而愈加明亮,上街人數一浪多於一浪;強國盛世,得不到全世界尊重,要求引渡逃犯,全世界都不相信你,有因必有果,不能怨人。

這年初夏,讓我們再一次告訴權貴,香港人不可欺;讓我們再一次告訴全世界,香港不一樣,Hong Kong is not just another Chinese city。

作者網站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