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帶一路」投資的種種疑問 — 致陳茂波公開信

2018/9/12 — 16:16

思言財雋製圖

思言財雋製圖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先生敬啟:

近日從司長閣下之網誌,得悉金管局正跟部分央企探討合作,考慮動用外匯儲備以股本投資方式,入股一些回報穩定並具有吸引力的「一帶一路」海外項目。此消息引起不少金融人士的關注,但因司長並未對此牽涉外匯基金 — 亦即本港聯匯制度及金融穩定之基石 — 投資運用加以具體、詳細的說明,引發金融業界內一連串疑問及憂慮。我們集合了以下一些問題,冀望司長回覆。

一、選擇投資項目要乎合投資目標。根據 2017 年報「儲備管理」一章,金管局外匯基金的管理投資目標為:(1) 保障資本;(2) 確保流通性;(3) 確保流動資金足以維持貨幣及金融穩定;(4) 在符合 (1) 至 (3) 項的前提下盡量爭取投資回報;想請教司長,「一帶一路」項目多為中、長期綠地項目(greenfield projects),與外匯基金之投資、管理目標有否抵觸?

廣告

二、以部分外匯儲備投資一帶一路,和投放相同金額在興建住屋、教育經費、公共醫療、安老服務等,司長會怎樣比較兩者對香港市民真正裨益?為何司長不優先投資香港人所需?

三、衡量投資風險要看資産分佈。根據上述金管局年報,一些較長期投資會由「長期增長組合」(「長期組合」)持有,此長期組合現有私募股權及房地產,而長期組合的市值上限為外匯基金累計盈餘的三分之一。那投資一帶一路項目金額,到底會有多大及佔「長期組合」多少呢?

廣告

四、司長在網誌透露,金管局考慮以股本投資方式入股。從財資角度看,直接入股比貸款更高風險,因為股本在項目的資金結構中排最底層。請問司長,怎樣考慮此投資方式的風險呢?為何選擇這種最沒有保障的入股方式?

五、一帶一路覆蓋不少地緣政治風險較高、司法制度及法規不成熟之國家;請問司長,運用對香港金融體系穩定有絕對重要性的外匯基金,且更是以股本入股方式,去投資該等國家基建項目,是否合適的投資選擇?

六、司長表示金管局會與央企合作入股。請問司長,在目前構思中金管局對項目資金安排、投資營運策略、董事高管任命會否有絶對控股權或否決權?抑或只會是央企作大股東而港府作為沒有絕對否決權的小股東?

七、根據《外匯基金條例》,財政司司長對外匯基金掌有控制權,而其行使此控制權時,只需諮詢成員全為行政長官委任的外匯基金委員會(「委員會」)。假如就投資一帶一路項目委員會與司長持不同意見,司長會如何處理?過往有委員會與司長對外匯基金運用持不同意見嗎?司長會否考慮增加管理外匯基金透明度,以釋除公眾疑慮?能否増加政治中立並擁有專業投資經驗的委員數目?

八、外匯基金投資的資產從無以風險程度分類,透明度低;如果投資一帶一路項目,司長會否責成金管局向市民作詳細說明?

外匯基金是穩定香港金融及貨幣制度最堅實之基石,一分一毫都屬於香港市民過去數十年來辛苦累積之財富。因此每項投資決定必須經過審慎研究。「一帶一路」的各個項目,絕非單純的商業投資項目,而是關乎國與國之間的外交關係,大量政治及各國經濟因素牽涉其中。盼望司長在作出任何「一帶一路」之投資決策時,能向市民清楚解釋當中理據。我們懇請司長能以認真及專業的態度來回答以上問題,真誠地向香港市民問責。敬候示覆。

祝 安康

 

思言財雋 上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二日

附錄:供傳媒參考資料
香港金融管理局二零一七年年報
綠地項目定義(英文)
外匯基金委員會成員名單
股權投資與債權投資比較:(英文) / (中文)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