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場教大民主牆事件 將當權者的道德雙重標準表露無遺

2017/9/11 — 14:59

教大校董會主席馬時亨(資料圖片)

教大校董會主席馬時亨(資料圖片)

【文: Ellen Wong】

最近在教育大學民主牆上,前後有兩句極涼薄字句被人張貼出來,分別冒犯了蔡若蓮和劉曉波夫婦,在此我有些個人感受想說。

1. 教大處理手法失當,前後態度不一

廣告

民主牆事、本應就民主牆了。民主牆是屬學生會管轄範圍,兩次事件理應由教大學生會處理。但校方高調插手徹查蔡若蓮兒子事件,此舉有違民主牆的自主性,更令人懷疑校方有心趁機打壓校內言論自由。

兩次事件都是有人違規張貼出涼薄的字報,但校方卻高調強行插手蔡若蓮事件,又開記者招待會,高調評論涉事人不是人﹐更揚言打算要以言入罪。到後來冒犯劉曉波夫婦事件出現,校方卻只是低調地表示「強烈譴責」。教大在處理「蔡」、「劉」二事的前後態度不一,更顯得對事件對象不能一視同仁。

廣告

2.建制派、高官和一眾團體言論失當,言行前後茅盾

事件發生頭一兩日,很多建制派和團體紛紛衝出來鬧教大學生,當中有教大校長張仁良、校董馬時亨、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大埔區議會主席張學明、區議員鄧家彪、李世榮、新界校長會會長朱景玄;個個口口聲聲話「教大學生畢業後大部分都做教師,這樣怎教下一代?」「怎能將下一代的教育重任交託在這種老師手上」「若他們將來成為教師,令人擔心。」「如果你是家長,會否希望昨日在民主牆張貼冒犯蔡若蓮言論的人,做你子女的老師呢?」等說話。

但事實上,當時教大民主牆負責人還未證實涉事人屬教大學生,以上一眾人等的指責不其然正引導公眾將茅頭指向教大學生,此舉對教大學生公平、公正嗎? 此等妄下判斷的表現真好令我質疑﹐甚至擔心這班建制派高官議員,根本就沒有足夠能力去擔當現時的職務。

事到今日2017年9月9日,教大民主牆上又再出現冒犯劉曉波夫婦的字報時,除了只有教大校方發言人低調地「强烈譴責」之外,之前正義凜然的一眾高官、建制派議員就通通成為縮頭烏龜一樣,沒有人走出來就標語事件,為劉氏夫婦討回一個公道。原來在這班人眼中,同樣冷血凉薄的字句,只是對象一個是親中人士,另一個是中共的眼中釘而已,人命價值就會截然不同。如此雙重標準,他們又有何顏面去講教育呢?

3. 教大CCTV晝面外洩,責任誰屬?

當事件還在調查當中,為什麼原屬教大的產物-教大 CCTV 的畫面截圖,會落在傳媒手中?到底是誰轉交這些畫面給傳媒呢?目的何在?好明顯有人刻意想引發一場公審,讓公眾墮入一個不文明的「未審先判」新一代青年的情況。

作為一間教育文明知識的香港高等學府,本應就不當引發這場不文明的公審,所以教大好應該向學生和教職員交待清楚晝面外洩的原因。

4. 問題根源:政府一直忽視民意,種下今日惡果

蔡若蓮兒子事件,張貼字報的人行為的確幼稚涼薄而且不負責任,好應該向受影响的人道歉。

不過不得不承認,這是政府一直忽視出民意的惡果。回歸二十年,香港民怨屢創新高,政府一直不斷鋤弱扶強,上至老年,下至莘莘學子。學生在畸型的教育制度之下﹐接二連三地患上情緒病自殺,政府一直沒有正視問題根源,還有高官竟然賴學生沒有做好生涯規。如此涼薄不負責任的行徑,政府不單沒有好好反省,更周不時以高壓手段打壓學生、家長等言論及訴求,令市民對一眾高官恨之入骨。

最後一句是向抗爭者所說的;抗爭路上敬請還原基本步,對人命價值應一視同仁。對劉曉波夫婦如此﹐對蔡若蓮兒子事情也應如此。所以是次事件,除了要譴責高官的雙重標準、校方意圖已干涉學生會事務之外,更應將焦點放在支援香港情緒病患者身上。共勉之。

 

作者簡介:designthinker 一個,生活和生存之間游走。日做夜做希望有朝一日會達成理想,點知成為最低級嘅金錢奴隸,樓奴都不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