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17 年我讀的十本好書,與一本買錯的書

2018/1/3 — 14:57

一年又到,響應朋友,同時權作個人記錄。列完十本書後,竟發現各書之間主題暗為互相呼應,又彷彿暗示今年我看書的潛在線索,亦為一樂︰

1. Matthew Kramer, Liberalism with Excellenc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7)

政府應否保持中立?這一直是自由主義討論中的大課題。Neutralism (John Rawls, Gerald Gaus 等) 主張政府應保持中立,法律和政策的證成都不應以善 (good) 為基礎; Perfectionism (Joseph Raz 等)則主張政府應更進取,助人民活出一個更美好的人生。 Matthew Kramer 此書匠心獨運,在自由主義陣營中殺出第三條路。一方面批評 perfectionist 忽視自己主張的政策如何影響公民的自由,一方面批評 neutralism 矯枉過正,排拒所有 perfectionist policies 。 Kramer 以 Rawls 的 self-respect 為中心,建構一套 Aspirational Perfectionism ,認為自由主義的政府應以 perfectionist policies 保障每一個人都能享有 a solid sense of self-respect 這種善。以 neutralism 的概念建構 perfectionism 的理論,可謂巧思。

廣告

2. Cecile Laborde, Liberalism’s Religion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17)

廣告

自 John Locke 以降,如何處理宗教便成為自由主義的核心難題。當代的自由主義政府一直難以處理各種宗教訴求。有時政府尊重宗教自由,對某些宗教人士的訴求予以特別待遇( exemptions ,例如 2014 年美國最高法院的 Hobby Lobby case );有時政府堅持政教分離,法律和政策皆不可以宗教理由證成。 Religious exemptions  和 Religious nonestablishment 似乎自相矛盾。 Cecile Laborde 此書以分析哲學進路拆解這個問題。她認為自由主義許多討論都把宗教訴求看成鐵板一塊的東西,其實宗教訴求有很多種︰有些和自由主義不相容,因此政府可予以駁斥(例如政教合一、侵害他人宗教自由的激進主張);有些卻和自由主義並無衝突。,例如法庭賦予某些宗教團體特別待遇,或在公共討論中引用宗教論據。正如某些非宗教團體,都可以因為某些原因而給予特別待遇(例如 secular pacifist 都可以免於軍役)。端視乎自由和尊重等抽象價值如何在個別情況體現。一言以蔽之,政教分離是自由主義的大原則,但不代表宗教就成為禁忌。相反,政策和法律的制訂中宗教仍是舉足輕重的考慮。

3. William A. Edmundson, John Rawls: Reticent Socialist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7)

Rawls 的 A Theory of Justice一直以來都被認為是為北歐式或羅斯福式的 welfare state 張目。 Edmundson 這本書正是痛擊這誤解。他以 Rawls 晚年出版的 Justice as Fairness: A Restatement 為基礎,指出 Brian Barry、Robert Paul Wolff 等人如何誤讀 Rawls , Rawls 明顯認為 welfare state 不足以實踐自己心中的 justice。Edmundson 更進一步論證,即使 Rawls 在 Justice as Fairness: A Restatement 一書中主張唯有 property-owning democracy 和 liberal socialism 才能體現 justice ,但如果我們進一步發展 Rawls 的理論,就會明白即使是 property-owning democracy 仍是不足,不能體現 stability 和 reciprocity 等價值。唯有 socialism 才是 Rawls 心目中的烏托邦。 Edmundson 甚至詳細考證 Rawls 的理論發展,指出 Rawls 在undergraduate 時期已經同情 socialist ideal ,只是後來因為冷戰原因,明確表態支持社會主義的學者都會引起不少是非纏身(例如高調成為毛派的 Hilary Putnam ),所以 Rawls 才成為一個緘默的社會主義者 (reticent socialist) 。

4. Elizabeth Anderson, Private Government: How employers rule our lives (and why we don’t talk about it)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17)

自由主義素來預設 public / private 的分野。 Public 的政府擁有的是公共權力,因此必須民主決策;  Private 的個人則有自由決定自己的生活,政府和其他人不能干預。此分野令自由主義常被詬病為縱容資本主義市場的大公司,令它們可以以自由之名剝削公司內的員工。 Anderson 此書以自由主義的角度出發,主張自由主義應打破這個 public / private 的分野。Anderson 追溯 John Locke、 Thomas Paine 等早期自由主義者,指出他們為何高舉商業社會的 private property right,是為了對抗王權和教權。當時的商業世界,沒有跨國大公司,反而多是個體小商戶。相比階級森嚴的教會和貴族政府,市場更能體現他們心中的 free society of equals。只是後來工業革命出現,公司規模發展一日千里,跨國大公司逐漸出現,小商戶不斷消失。 Anderson 指出,今日公司已經成為 private government,對工人尤如獨裁者 (dictatorship) 般予取予求,工人自僱 (self-employment) 的機會快速消失, bargaining power 懸殊的情況下,只能俯首接受公司種種不合理安排。 Anderson 認為自由主義一直以來的核心關懷就是對抗 domination 和 dictatorship,既然當年 Locke 高舉 private property right 對抗王權的 domination 和 dictatorship,今日自由主義也應正視 private company 內的 domination 和 dictatorship。

5. 林茵著、陳曉蕾編,《教育不止一條路》(繼續報導, 2017 )

敘述兆基創意書院的故事。既有諷刺香港現在的教育制度,也指出創意書院的限制。書中一方面點出創意書院追求理想的一面,另一方面也不諱言很多追求在懶惰和因循中破滅。當中涉及很多教育理想和現實的掙扎(尤其喜歡師生共治的一章),值得從事教育的朋友細讀。

6. 周保松,《在乎》(牛津出版社, 2017 )

此書可說是一本「中大學者十年史」。十多年來,中大發生了許多事,例如保樹立人行動 (2006) 、新亞建校一甲子 (2009) 、民主女神像爭議 (2010) 、新亞水塔爭議 (2013) 。閱讀周生一系列有關中大的文字,就是看一個中大人在這十年以各種理據努力參與校園討論,同時也反思大學的價值和使命。另外,也很喜歡〈抗命者言〉一章。這既是一篇對雨傘運動的個人見證,同時也以認受性 (legitimacy) 等政治哲學概念分析香港政局和公民抗命的意義,甚有可讀性。

7. 梁啟智,《獨立路上 — 從前蘇聯省思香港未來》(新銳文創, 2017 ) + 方志恒編,《香港革新論II — 從世界思考香港前途》(出一點文創, 2017 )

選了兩本書,是因為兩本書都是以參考外國例子去拓寬政治想像。「港獨vs.大中華」、「暴力vs. 和理非」的二分,令很多民主運動的討論進入死胡同。梁啟智考察蘇聯治下東歐各國如何走上獨立之路,而在獨立前後又面對什麼問題。方志恒一書,以「中心 — 邊陲框架 (center-periphery framework) 」,分析邊陲地區爭取自治的策略。閱讀《獨立路上》的白俄羅斯,似乎見到香港的影子;閱讀《香港革新論II》的南提洛爾,也似乎見到香港應走的未來。

8. 余杰,《1927民國之死》(八旗文化, 2017 )

談及中國近代史,常看到的史觀都是國民黨或共產黨。前者歌頌國民黨北伐和統一,而惋惜偉業因共產黨背刺而功敗垂成;後者批評國民黨貪污腐敗,而歌頌共產黨建立的新中國。余杰則認為國共兩黨都是一丘之貉,而為長年被兩黨史觀污名化的北洋政府抱不平。余杰以 1927 年為時間點,描述二十五人在當時的故事,當中有軍閥(吳佩孚、孫傳芳),有學者(梁啟超、王國維),有漢奸(汪精衛、川島芳子),有外國人(鮑羅廷、金文泰),展現出立體的敘事。余杰指出,北洋政府雖然政局紛亂、軍閥割據,但軍閥普遍仍尊重公民自由,方有五四運動出現。中央政局混亂亦不礙地方自治,張作霖的東北、孫傳芳的東南五省都治理得成績斐然。西藏和新疆在英國和土耳其的影響下亦開始現代化。北洋時代的中國可說是百花齊放。然而 1927 年國民黨北伐,高唱革命,顛覆憲法,以蘇聯為師,黨軍國一體化,令中國踏入列寧式一黨專政的時代。此書似有美化北洋時代之嫌,但足以令人反思,當年那個「積弱」、「分裂」的中國,是否真的如此不可取?

9. 王汎森,《思想是生活的一種方式 》(聯經, 2017 )

王汎森的師父余英時的成名作是《歷史與思想》。此書反對馬列主義的唯物史觀,主張人(尤其是士人)的思想在歷史的影響。王汎森此書可說就是他的《歷史與思想》,敘述他的歷史觀及其應用。許多在其前作《執拗的低音》的想法,在此書更加成熟。王汎森和其師一樣重視思想的影響,但他認為不能只看士人的著作就以為能了解該時代的思想,更要大量閱讀日記、報章、小刊物等材料,才能了解當時平民的生活,進而了解甚麼思想當時只在小圈子流行、甚麼思想成為日後某些主義流行的伏筆。例如共產主義在三、四十年代瘋魔中國,吸引許多年青人。王汎森考察當時的民間刊物,發現當時年青人普遍有一種煩悶的感覺,愛情、工作等都茫然不知方向,政局又混亂不堪。共產主義於此提供一個極具吸引力的宏大論述,一方面能全面解釋為何年青人會面對愛情、工作等問題(因為帝國主義侵略導致失業問題等。當時許多專欄解答來信者的愛情問題,最後都可以扯到「沒有革命就沒有真愛情」),一方面提供清晰方向予人追求(徹底革命,改變社會,建立新中國)。這個「煩悶」的土壤,令萬千年青人對共產主義趨之若鶩。

閱讀此書時,不時竟想起香港的本土派。本土派為何如此快速成長,難道不是因為年青人的煩悶?本土派能把年青人的煩悶(政治前途暗淡、失業、無樓等)簡單地用「中港矛盾」的框架解釋(中國殖民香港、蝗蟲下來搶工搶福利、又推高樓價),再把「港獨」描述成萬靈丹。這重宏大論述和貼身經驗的配合,似乎能解釋為什麼許多人突然對本土派趨之若鶩。王汎森此書,當然完全沒有提到香港本土派。但我竟覺得,要了解本土派興起,此書不可或缺。

10. Michael Cox, The Mixer (Harper Collins, 2017)

無得傾, Football book of the year 。整個英超 25 年戰術發展史豁然開朗。 Michael Cox 一直都是寫散文和比賽分析,就是缺乏這樣的一本代表作。已另寫文介紹,不贅。

我覺得和之前幾年相比, 2017 年似乎有更多好書,今年有好多本雖沒列入書單,但也是一流之作,例如 Cass Sunstein 的 #Republic--Divided Democracy in the Age of Social Media 、 Stein Ringen 的《完美的獨裁》、劉仲敬的《遠東的線索》、陳健民、鐘華編的《艱難的轉型︰現代化與中國社會》、黎婉姍的《公義的顏色 — 王惠芬與少數族裔的平權路 》、葛兆光的《中國歷史的內與外》、 David Papineau 的 Knowing the Score: How Sport teaches us about Philosophy 。許倬雲的《中國人的精神生活》和序言的《十年一隅》太遲出,沒時間看,但甚可能是下年的十本書。如此盛況,印象中之前幾年都沒有。

2017年買錯的書

我很有衝動選 Jonathan Wilson 的The Anatomy of Manchester United..... 但畢竟是偶像,還是選 Duncan Alexander 的 Outside the Box: A Statistical Journey through the History of Football 了。此書同樣是湊英超 25 周年而出,但和 The Mixer 相比完全不可以道里計,是大伏。後悔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