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通識與哲學】何謂生活素質(下):價值教育不只是認知,更是實踐

2017/4/22 — 10:44

上一篇文提到生活素質有行動面向,並非只有認知角度。學習「生活素質」這概念,不是只說不做,知而不行。道理很簡單,如果生活素質是一個規範性的觀念,即有價值的,那我們就有以它為方向,追求和努力的理由。如果做不到,那會是缺失,至少是遺憾。

在《課程及評估指引》,也有觸及這種「追求」︰

不同人士或機構能為維持或改善生活素質作出甚麼貢獻?有甚麼障礙?在沒有清除障礙的情況下,哪些群體最受影響?

廣告

「貢獻」當然沒有「行動」那麼「嚇人」,但是卻失諸抽象。《資源套》寫得較明白︰

追求生活素質的行動:建議教師引用具體例子,從不同方面與學生探究香港居民追求生活素質的行動,並衡量這些行動有沒有遇到障礙、甚麼人可以作出決定,以及其成效如何。以下為建議的探究例子:

在社會方面,現時香港已實施了最低工資,勞工團體認為應進一步訂立標準工時。此外,社會亦有輿論建議制訂貧窮線,令扶貧工作更有針對性。教師可與學生探究若要落實這些建議需要平衡哪些持份者的利益、克服甚麼障礙、在多大程度上可以改善基層市民的生活素質等。而除了立法外,還可以透過甚麼方法協助社會上有需要的人士改善生活素質。

在環境方面,有環保團體認為現時市區興建了眾多屏風樓,它們遮擋光線及妨礙空氣流通,影響居民健康。教師可考慮利用這個例子,與學生探究建築物、以至城市發展規畫對於香港居民的生活素質有何影響,而居民又可以採取哪些行動表達訴求。

在政治方面,教師可考慮引用學術機構關於市民對特區政府滿意程度的調查報告,與學生分析政府的施政成效對於香港居民的生活素質有甚麼影響(例如保障大眾利益、促進各界福祉)。香港居民又可以從哪些途徑監察政府施政,促使其提升管治效能,改善居民的生活素質(教師可考慮結合本單元第2 項學與教重點一併處理)。

廣告

有什麼行動呢?制訂標準工時、制訂貧窮線,這是政府可以做的事。表達訴求,監察政府,則是市民可以做的事。學術機構發表報告,當然是學術機構的事。大家各施其職,看來井井有條。但是,如果學生問,我作為青少年可以做什麼,老師該怎樣回答呢?

要指出的是,我們要培養青少年會在追求生活素質上採取行動,就不能不點出青少年本身是參與者的身份,而不僅作為旁觀者,看人家如何如何。所以,在政治參與的部份,以香港青少年作為例子是有道理的。但是,在其他範疇,例如能源科技與環境、全球化和現代中國,香港青少年好像全無位置,正因為這種「好像」,令他們更有無力感,對這些課題更沒興趣。

由近到遠,如果學生對自己身處的香港和社區的生活素質提升,只抱「食花生」的心態,相信誰也都不會認為這種教育成功了。很有趣,在2013年的練習卷正是探討這個問題︰

「高中通識教育課程的開展會提升青年人對香港社區事務的參與程度。」你在多大程度上同意這看法?解釋你的答案 1

評卷參考其中一句很精警︰

不同意論點︰社會參與只是通識課程的一小部分,課程也較著重分析,未必有助學生實踐。

只重分析,不重實踐,不是完整的教育,特別是價值教育。正如我在前文已提到生活素質是一個價值概念,討論生活素質,不可能不是價值教育。然而,當學生用他們的方式,去實踐所學時,社會有些人仕卻並不理解,也不同情。僅僅因為那是罷課這種與規範不符的手段,就忘記了教育更深層的意義。學民思潮發言人劉貳龍在《罷課是抗議當權者的政策矛盾》這樣說 2

學界罷課就是要撕開當權者虛偽的面具,展示教育政策及管治政策之間的自相矛盾,藉此凝聚大專中學生的主流民意,表達我們對當權者言行不一的強烈抗議,以及強調學生誓要將從通識教育裏學習到並經獨立思考後堅信的普世價值(民主自由人權平等),轉化為社會制度的堅韌意志。因此我們的罷課行動就是對通識教育的實踐和尊重,期望通識教育不是純粹的紙上談兵,而是達到學校教育的最終目標,即是將學習到的知識理論轉化為現實應用,將從教育裏培出的公民意識轉化為直接行動,這樣才是反映出通識教育的真正成果,讓學生成為直接參與和主宰公共事務的學生公民,而不是只懂在文憑試裏奪星的天之驕子。

通識教育的真正成果是什麼?生活素質是什麼?教育是什麼?我們在新一年一起好好地想這些問題吧!

參考資料

[1] 香港考試及評核局︰ 2013 年香港中學文憑考試練習卷通識教育試卷一
[2] 評台:劉貳龍《罷課是抗議當權者的政策矛盾》(2014-09-17)

文/曾瑞明;編審/阿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