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譯後記 :《這一切究竟是為什麼: 20 個哲學大哉問》

2017/6/14 — 13:40

(編按:作者賽門‧布雷克本 (Simon Blackburn),譯者邱振訓:《這一切究竟是為什麼: 20 個哲學大哉問》,聯經出版公司, 2017 年)

《這一切究竟是為什麼: 20 個哲學大哉問》

《這一切究竟是為什麼: 20 個哲學大哉問》

廣告

市面上的中文哲學書籍大概可分為三種類型。第一種所採取的形式近似百科全書辭條類,書裡頭會告訴讀者哲學家提出了什麼理論、想解決或真的解決了什麼問題;第二種則是深入介紹某位哲學家的生平與思想,或是介紹哲學家的一些小趣聞,從歷史的脈絡中掌握哲學家的洞見。這兩類哲學書有個共同特色,就是要說服讀者相信「哲學真的有用」。

第三種哲學書比較少見,或許也比較難寫,這一種書也通常比較難賣。這種書主要的寫作目的不是要讓讀者覺得「哲學很有用」,而是因為作者自己覺得「這問題好有趣」,所以想要看看在這問題裡頭可以玩出些什麼意思來。如果說前兩種哲學書採取的是比較客觀的介紹方式,第三種毋寧說是作者主觀的哲學立場闡述。

廣告

依照這樣的分類方式,布雷克本教授這本書顯然是屬於第三種。無論是這本書裡頭所談論的問題、進行的順序,或是對於這些問題的解答以及暫時的指引,都充滿了布雷克本教授自己的風格。如果讀者細心彙整,可以發現布雷克本教授在這本書裡採取的是一套準實在論 (quasi-realism) 立場,主要回拒的對象是來自懷疑主義 (scepticism) 、相對主義 (relativism) 與虛無主義 (nihilism) 等反對我們能有任何真知識的主張。

然而,這本書卻又兼含了前兩種書的優點。布雷克本教授旁徵博引了許多哲學家對於這一主題中相關議題的想法,在文中深入淺出地娓娓道來。一方面指出了過去哲學家所關切的某些問題和他們的回答,另一方面也從歷史的眼光中揭露出哲學家之間承先啟後的對話辯證。這種作法確實能讓從未接觸過哲學思考的讀者朋友從中領略:原來哲學家的工作是這樣啊!既不是只單純去分析一個問題的邏輯結構,也不是含糊籠統地訴諸某種神祕權威,而是在一連串彼此相關的問題與論證中推敲,從前人的思路中借鏡,探索能讓自己安心接受的一套一貫立場。

這種方式其實並非布雷克本教授獨創。歷史上赫赫有名的哲學家大多都是如此。例如,雖然柏拉圖的對話錄卷帙浩繁,但各部對話錄之間卻並非毫不相干,我們後人反而能從中掌握柏拉圖所採取的思路與立場;亞里斯多德的著作主題包羅萬象,真可說上通天文,下知物理的第一人,儘管他師從柏拉圖多年,卻並非照單全收,反而另闢蹊徑,終成一家之言;康德以《純粹理性批判》、《實踐理性批判》、《判斷力批判》等三大批判聞名於世,但他也說他這些著作分別探討的「我們能知道什麼」、「我們應該做什麼」和「我們能期待什麼」三大問題,合起來其實就是要回答究竟「人是什麼」的這個根本問題。

但是若綜觀整個歷史,我們卻又會在這一脈絡中發現荒謬的一面:愈是想打倒懷疑主義的,往往也就愈容易採納懷疑主義的論證;愈是想回絕相對主義的,就愈容易「一人一把號,各吹各的調」;愈是想消除虛無主義的,就愈容易感嘆世間悲歡的無常。既然如此,那麼哲學思考還能夠說有用嗎?前兩種書的作者大多會說「有用,只是並不是一般我們平常賴以維生的用處」。的確,思考哲學不能拿來賺錢活口,不能管你穿衣吃飯,但是透過這樣的思辨過程,卻能讓人深刻探究生命的意義,或是發覺自我的本來面目、養成良好的思維方式及溝通習慣、形塑出現代社會公民德行等種種好處。

這些說法固然不錯,但我認為正是在這一點上,我們才更需要像這本書一樣的哲學書:這些哲學家之所以會成為大哲學家,不是因為哲學對他們而言有這些用處,事實上,情況往往還恰恰相反。這些大哲學家之所以會在旁人眼裡顯得特立獨行,是因為他們都全神貫注在他們感興趣的事物上,願意深刻投入他們的精力與思維去回答這一連串問題,而不顧其他的好處。光是思考問題本身的趣味,就足以驅使他們願意將這些想法拿出來與人分享,與人爭辯討論,甚至著手實驗操作。從這一方面看,哲學思考實在不是為了什麼額外好處才要進行的活動,就像是「美」、「健康」、「正義」一樣,本身就是具有獨立內在價值的事。亞里斯多德說哲學起源於驚嘆,想來約是此意。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回過頭來看近幾年國內推廣哲學教育的風潮,雖然為許多過去未曾接觸哲學的朋友廣開了歡迎之門,可是推動者經常訴諸的是「這樣做可以厚植國力」、「學這個有助於認識自己」、「這是成為現代良好公民的必要條件」等理由,甚至連每年法國的高中哲學會考都成了「我們千萬不能輸給人家」的道理。長此以往,縱使學生對於哲學思考活動本身原來興致勃勃,也難免背負著重重壓力,深怕一不小心就壞了國家大計、丟了民族臉面。但是哲學不需要是這種面貌,這個遊戲有它獨特的醍醐滋味。聯經出版能在此時推出布雷克本教授這本著作,藉此重新提醒大家不必用功利的眼光看待哲學,其用心與努力實在是值得肯定推崇。

儘管我自己是哲學系科班出身,但在翻譯這本書的過程中仍有不少地方需要細細推敲作者的用意;尤其是當作者引述一些英國作家或是當代科學理論時,由於在下學力有限,無法盡悉全貌,只能斟酌再三,勉力譯出,如有錯謬,還請方家不吝指正。

邱振訓民國一〇六年一月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