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論佛家的看法:「自我是甚麼」

2017/10/25 — 18:03

在此命題中,普遍人認為,「自我」是實體 1 ,具有自性並能夠獨立而存在。然而,佛家的觀點認為:「我」是五蘊的集合連續體,但五蘊無我,並推論出,「我」只是人所加諸於自己身上的一個概念。

原始佛教的教義

佛教前的印度思想主要是由雅利安人所建立「婆羅門教」(即現今的印度教前身),「婆羅門教」從早期《吠陀經》所代表的自然祟拜發展到後來具有抽象思維的《奧義書 》2。後來出現各派思想包括正統派的數論,唯識,勝論和正理等;非正統派的順世外道,耆那教和佛教等,這些派別是對傳統的「婆羅門教」作出再發展及回應而出現。佛陀入滅後,僧團自覺需要提出一套判別一學說說是否佛法的判準,這就是「三法印」。三法印中的「法 (Dharma)」指是真理;「印」是指印證的意思,即是指透過實踐去印證真理。而三法印包括了「諸行無常」,「諸法無我」和「涅槃寂靜」。

佛教的世界觀 — 三科

對於宇宙間一切事物的存在,佛教是怎樣分類呢?根據原始佛教的思想,佛教把所有事物的存在分為蘊,處和界,統稱為三科。蘊是有聚集之意,即類聚一切有為法的五種類別;處是有領垣之意,指六根加六境;而界是有要素之意,指在人身中,能依之識,所依之根和所緣之境等十八種類之法,即六識加十二處。

廣告

佛陀認為「實體我」不存在

根據一般人,包括說一切有部 的信徒都認為「我」是實體我,因為我會佔有空間,其本質是擁有進行經驗,記憶,想像,渴望,決定和行動等能力,並且不會被其他實體所擁有,我可以隨時間而改變而仍然保持同一個我(自己跟自己是量上同一)。

然而,根據第一法印「諸行無常」中的緣起論和刹那論,佛陀認為實體我並不存在。緣起論類似西方的決定論 4 ,是指每件事物的存在都有其原因,依賴於某些原因。在《中論.觀四諦品》5 亦有提及緣起的意義-因緣所生法,我說即是空,亦為是假名,亦是中道義。空的意思是指暫時的概念,即是指「我」只是暫借的概念而已。例如,我們會指著眼前的電腦說:這是一部電腦。我們會以為真的有一部稱為電腦的實物存在,但其實這根本就不存在,「電腦」只是一個暫借的概念。而刹那論則是指任何事物都只存在於一個不能再分的瞬間。換言之,我不能靠自力獨立存在,因為我的存在是依賴另一個因而存在。我不能隨時間改變而仍然保持同一個我,因為我不能存在多於一個刹那,我在上一秒和下一秒「量上同一」6 是基於概念上的依存,因此,我的存在是一堆過程,並無實體我。

廣告

人不等於五蘊

而《廣林奧義書》和《歌者義書》亦指出的人(自我)是有幾種特性,包括:

1. 內在的絕對控制者

2. 不穩定經驗底下的不變常法

3. 「支撐物」

古代印度人認為人是一個永久恆常,是五蘊的主人,能夠不依賴任何其他事物而成就願望,亦即是奧義書所提出的「內在的絕對控制者」。例如我腦海中生起想站起來的念頭,然後我的大腦便指揮著自己的身體站起來,不需要依賴任何外在事物。這樣一來,似乎「我」(人)是一個不變的本體,是不可分割的整體,能夠自給自足,獨立存在,不仰賴因緣,一切在人(我)控制之中,並且掌控五蘊。達賴喇嘛則認為,如果人是五蘊的主人(內在的絕對控制者),那麼人應該能夠控制自己身體外形(高矮肥瘦)和老化速度等,但是人皆沒有此等能力。因此,五蘊雖然構成了人,但人並不等於五蘊,亦不是五蘊的控制者。

根據佛陀的觀點,「不穩定經驗底下的不變常法」是不存在的,因為五蘊是無常的。如果人是不仰賴因緣的,那麼五蘊的出現也是不需要其他的事物便能獨立存在。而事實上,五蘊是依靠其他因而存在,可以寫成以下的論證形式:

1.「我」必須是不穩定經驗下的不變常法。

2.  個人/個體乃由五蘊所構成。

3. 五蘊皆無常。

4.  因此「我」不存在。

對於「我」是「支撐物」的說法,佛陀認為這個觀點是站不住腳的。根據奧義書,支撐物 (bare particulars) 的意思是指擁有種種性質,但本身並無任何性質,有支持其他性質的性質並且不會隨時間而改變。例如手機外殼,它本身並無任何性質,唯一的性質就是保護手機。而奧義書有意識經驗存在必定是有實體(支撐物)承載著這些意識經驗──我,否則便會失去統合性經驗的功能。但是,佛陀認為不需要有實體支撐著這些意識經驗,純粹只有一些主觀感受不停轉變。

從緣起論和(所有事物都是依存物)和剎那論(任何事物都不能存在多過一個瞬間)可推論出任何類形的實體都不存在,因此,實體我自然是不存在。那麼究竟有甚麼是存在呢? — 過程 (Processes) 。 佛陀認為由頭至尾都只是一堆「過程」建構出這個世界圖像,過程的性質是其能夠包含著過程,過程與過程之間不能被明確區分;每一分每一刻都是相互影響的網絡,就如旋渦一樣,既受先前的網絡影響,又同時影響未來的網絡。按照以上所述,沒有實體只有過程存在,那麼「過程我 (Process selves) 」是不是就是唯一的存在物?過程我的我是由經驗,記憶和決定等等過程所構成出來。這些過程會受之前的過程影響,同時亦影響之後的過程。根據佛教哲學,答案是否定的,過程我是必須依靠心智才能存在,但過程我是基於認為「我們是實體我」的錯誤信念而存在。當我們有朝一天修行得道完全摒棄了這個錯誤的信念的話,「過程我」亦將不復存在,進入涅槃7

以時空圖解釋我是甚麼

圖一:圖中代表一般人理解「我」持續存在的時空圖(由 1989 年出生至現今)

圖一:圖中代表一般人理解「我」持續存在的時空圖(由 1989 年出生至現今)

圖二:佛學所理解的人的世界線;圖三:虛線的構成,為圖二再作深入補充

圖二:佛學所理解的人的世界線;圖三:虛線的構成,為圖二再作深入補充

 

如果以時空圖 8 解釋佛學對我是甚麼的觀點,人的世界線是一條虛線(圖二),而組成這條虛線是由五蘊所構成,五蘊能夠以特定的條件和方式構成另一個人的世界線,因此五蘊並沒有屬於任何一個人的說法,而根據這張時空圖(圖三),下一刻的自己並不是因為上一刻的自己而存在,而是每一刻的自己都是由五蘊所構成。根據佛法,五蘊是苦諦中的行苦,而五蘊構成了人的存在是因為渴愛(即十二因緣),因此,如果我希望從生死輪迴中解脫,便是透過修行,奉行八正道成佛,進入涅槃,亦即是進入時空圖以外的空間。

如何分辨個人同一性和差異性?

佛家中的哲學觀點有著極高的評價,有系統地解釋了心智和身體的關係,事情怎樣存在和輪迴的概念,但是,如果人真的是如佛家所云;「我」只是概念上的依存物,不能與其他事物分開,那麼人怎樣把自己區分開?更進一步說,進入涅槃的我仍然有意識存在,如果無我論是成立,那麼佛家怎樣解釋涅槃的人感受到自己心智上是統一?

總結而言,筆者認為佛家對於「我」是甚麼的看法非常通透,並指出我只是自己用來區分自己而出現,是形而上的假定。實體我並不存在的觀點顛覆了正常人一般的看法,惟在個人同一性的方面,並沒有具體地解釋「我」如何感受到心智上的統合。雖然京都學派在上文亦有相似的觀點,但這形而上的觀點對於如何能生起立體( i.e. 有形之物)的事物未有具體地解釋,因此仍未能完全解釋以上問題。

註腳

[1] 實體 (Substances)  : 實體是有本質,不能被其他實體擁有;實體和實體之間可以互相獨立,但可以存在因果關係;實體可以隨時間改變但仍然保持並同一性
[2] 奧義書:是由吠陀發展而來。奧義書是一種哲學論文或對話錄,討論哲學、冥想以及世界的本質。從多神信仰走到以「梵 (Brahman)」為宇宙本源及最高運作原則。而在人生指導上,提出「梵我合一」的思想。
[3] 說一切有部:是從佛教上座部中流出的大部派,當時擁有最大勢力,是從說「一切有 (sarva^sti) 」得名的。
[4] 決定論:任何事件的發生都是先發條件 (initial conditions) 和自然定律 (laws of nature) 的唯一必然結果。
[5] 《中論》:龍樹最重要的著作之一,為中觀派的根本論書之一。《中論》為大乘佛教重要理論著作,漢傳佛教中的三論宗也以此書為根本典籍。
[6] 量上同一:如果 A 和 B (在 t 時刻)是量上相同的 (numerically identical); A 和 B (在 t )擁有相同的性質(包括其所佔的空間)。
[7] 涅槃:是脫離輪廻、業律的終極實在 (ultimate reality) 。
[8] 時空圖,又稱閔可夫斯基圖,用以表示閔可夫斯基時空的事件的坐標。它是一種理解狹義相對論現象的工具。在四維的坐標系,其中一軸稱之為時間軸;其他的 x 軸、 y 軸、 z 軸,稱之為空間軸。在這四維時空上的每一點,都代表一個事件 E 。對應特定的慣性參考系, E 發生的時間和地點(時間 x , y , z )。每個質點在時空的活動都可以在時空圖上以連續的曲線表示,稱為世界線。

參考資料

Dr. Pei Kong Ngai ,《CCN2013 lecture 11-12佛教的人性論》
Dr. Pei Kong Ngai ,《CCN2020 lecture 8-9 Philosophy of Time》
Mr. Shun-man LAW 《CCN2016 lecture 9-11 印度佛教》
吳汝鈞《絕對無詮釋學--京都學派的批判性研究》<
達賴喇嘛、圖丹.卻准《達賴喇嘛說佛教:探索南傳、漢傳、藏傳的佛陀教義》
M.Heidegger, Einführung in die Metaphysik. Tübingen :Max Niemeyer Verlag,4. Auflagem 1976, S.108.
龍樹《中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