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著名電影理論家 André Bazin  他真正的電影本體論觀念是怎樣?

2018/4/11 — 14:54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近日讀到網媒映畫手民 (Cinezen) 中的《【電影本體論系列之一】電影是甚麼? — 重温巴贊的重要論文》,感覺終於有人認真介紹 André Bazin 。該文確實提及 Bazin 電影理論的基本論旨,也提出很多有趣的想法,可見作者非常認真細讀 Bazin 。然而,其實該文並沒有真正處理到電影的本體論問題,甚至,有時候把不屬於本體論的問題納入其中來討論。就我所見,其中主因,是把「電影是甚麼?」跟本體論劃上等號。又或許,其實文章的作者無意要關心本體論,只是單純用上了「本體論」這個術語。

(又:剛讀了作者的《【電影本體論系列之三】電影本體論入門篇:六個基本概念》,他大概真的把「本體論」這個概念搞錯了。)

「電影是甚麼?」:一點小意見

廣告

首先,「電影是甚麼?」可以只是定義上的問題,定義往往涉及本體論,但不一定需要以一整套本體論支持。畢竟,定義的要旨在於讓人理解一個概念。在這方面,映畫手民的文章並無錯誤。然而,「電影是甚麼?」可以只是現象學、或知識論的問題,也就是說,它不一定是本體論問題。

我比較多不同意該文章的是 < (A) 作者論 >那一段落。作者把 François Truffaut 的作者論視為對「電影是甚麼?」的一種解答方式,或許是不著邊際。事實上,當 Truffaut 說:「導演即電影」時,他並非在作一個本體論的宣稱,他只是想要說,導演就是電影的作者,假如硬要說他作了一個本體論上的宣稱,就等同是說:「作者就是電影的本質」 — 即是這可能是真的,也是非常空洞地真,就像是說「作家就是文學的本質」。

廣告

當然,不是說 Truffaut 的作者論全無本體論的意涵。事實上, Truffaut 提出單一作者,是因為他反對所謂「文學人從事電影」,同時反對心理學現實主義 (psychological realism) 的本體論 。心理現實主義主張一種以表達作者的心理現實為主軸的電影美學觀,譬如作者有某種心理狀態 X (不論 X 是否符合客觀真實或只是作者的主觀幻想也好),奉行心理現實主義的作品主要的任務便是表達作者的心理狀態 X 。另外,心理現實主義者在本體論上通常是否定有獨立於心理意識的客觀事實存在,所以在這意義上,他們的美學觀側重點便放在作者的心理事實上。

有論者認為,電影該像小說一樣,能作為描述內心世界的工具,而當一齣電影作為文學著作的改篇時,必須忠於作品的精神面貌。這些文學人認為:「改篇中存在可拍攝跟不可拍攝的情境,因此有必要創造相等於文字的場景,以及一個小說作者會為電影編寫的場景,而不是刪除它們。」背後其中一個意涵,是電影的本質在於展現某種精神世界。 Truffaut 的作者論反對以上立場,也說明了他認為電影的本質不在於精神世界的展現 [1]

再看該文的 < (B) 場面調動 vs. 蒙太奇 > ,從小標題似乎就能看到一點小錯誤。首先,場面調動和蒙太奇,在表面看來是關於電影這個媒介的本質問題,這看來是電影的本體論問題了吧?但細心一看,兩種拍攝手法的目的其實都是想要把握世界的實貌,都是假設了一種客觀現實主義的思想:一種認為電影媒介能作為把握客觀世界的工具,繼而認為電影亦應當為了展示客觀世界的思想 [2]

試想想,電影這個媒介其實也很有用於製造幻象的潛質,為何 Bazin 沒有因此而提出一種「電影幻象主義」?Bazin 本人的答案是:電影的目的是要捕捉和展現客觀世界,引用映畫手民作者的一段:「巴贊 [(Bazin)] 玩弄法文『 Objectif 』— 法語的客觀性『  (Objectivté) 』與『 透鏡 (Objecif) 』是同根詞 — 語帶雙關的含糊性,認為攝影機的透鏡是『 Objectif 』,它作為客觀的眼睛替代了任何人的主觀眼睛,老調一再重提:攝影機把一切被攝的客體都還原成本來的面目。」客觀性是 Bazin 本體論的核心思想,場面調動比較合常理[3],而所謂「合常理」,本身就是一種世界觀的表態。

有趣的是, Bazin 並非從一開始就持有這種現實主義式的世界觀,他就像當時其他的文化人般,受 Henri Bergson 和 Maurice Merleau-Ponty 的哲學影響。對於這些早期的思想, Bazin 視之為電影的現象學問題,而非本體論問題。以 Bazin 的話語來說,現象學能夠被定義為「人類的主觀意識與客體之關係的研究」[4]

事實上,Bazin 從來都不反對其他鏡頭運用的方式,他只是宣稱,其他方式是一種個人意見表達,或是以電影作為,並無客觀性[5]。由此說明,對 Bazin 而言,電影的本體論並非全由電影媒介的特質所推演的,還包括對世界的理解(以下將會補充 Bazin 的世界觀)。除了對世界的根本理解外,對於 Bazin 和大部分電影論者而言,電影的本體論問題有一部分是美學問題,他們先把電影歸類為藝術,再一層層的追問它的本質(對於電影作為藝術,本文暫不能處理)。

但我必須再強調,文章的作者確實為讀者帶來了一些電影理論上的知識。事實上,同情地理解的話,文章的概念不清,正是古典電影理論家(包括 Bazin )忽略了的問題,正如美學家 Noël Carroll 三十年前的著作《 Philosophical Problems of Classical Film Theory 》所說,古典電影理論家如把電影的本質跟電影風格混為一談,以至於把一些根本問題搞錯了[6]。所以嚴格來說,錯誤是從傳統下達、傳承至今的。

攝影本體論:一段小歷史的補充

Bazin 的電影本體論應該由攝影說起,我們必須一讀他 1945 年的論文 〈The Ontology of the Photographic Image〉 。但更有趣的是,更能幫助我們了解他的本體論思想,不只有該論文,還包括他整套思想的發展,和寫作時的思緒。除了受 Bergson 和 Merleau-Ponty 的早期影響, 他對攝影本體論的思想其實是直接受 Jean-Paul Sartre 啟發。

1940 年, Sartre 出版了《 The Imaginary 》,是一本論想像的著作。表面看來,這似乎跟攝影毫無關係,但實非如此,後來 Roland Barthes 完成他論攝影的著作《 Camera Lucida 》,便在致敬的一頁寫上了 Sartre 的《 The Imaginary 》。有趣的是, Bazin 當時就擁有一本《 The Imaginary 》(在Bazin過世後,他的遺孀一直還好好保存著)。

從一些未開封的頁邊看, Bazin 並沒有把整本著作讀完,但讀了的部分卻是滿滿的,用鉛筆間下了重點,又在頁邊寫了一些見解[7]。當 Sartre 說到:「我從 Pierre的照片中構想 Pierre... 就像是 Pierre 的本人。我說:『這是Pierre 的肖像』,或更簡約地就:『這是 Pierre 』[8]。」 Bazin 把這段落都落了記號,後來我們所讀到的,當然就是 Bazin 論文所說的:「照片的誕生由其模型的本體論導引出來:它正是那個模型。 [9]

此外, Sartre 說:「蠟像被一針子刺穿,為了捕獵卓有成效,那負傷的野牛被畫到牆上[10]。」 Bazin 把這句間下,又把整段劃了括號,繼而又在自己的論文寫:「史前洞穴裡找到了被箭貫穿的粘土熊,作為被成功捕獵的活物的替代[11]。」但要注意, Bazin 並無意要繼承 Sartre 的哲學觀;他如此引用 Sartre,想要表達的是一種對前人和偶像的致敬。就像,他在論文的起首說到金字塔中的木乃伊,想要指出的並非古人製作木乃伊的意圖,而是攝影如何像製作木乃伊一樣,把一物的精神凝於一剎那,繼而永續。

從字面看來, Bazin 和 Sartre 所得出的結論都有同一個指向:照片能如實反映一物的本質,攝影因此成了捕捉一物件本質的媒介。然而,兩人對世界的本貌、世界的本質具有不同的看法,兩人所走的路向迥然不同 — 這樣一看,攝影本體論成了世界本體論的結果。

畢竟,我們都知道 Sartre 是存在主義者,當他論及攝影的本質時,馬上把其意涵連繫到主觀的心靈意識上,將「想像」這種主體的心靈狀態與其結合。而 Bazin 卻是一個現實主義者(相信有客觀實物存在)。他認為,即使人的心靈不存在,照片中的模型仍具有真實性,這令他認為,照片的作用之一,是幫助我們看到之前忽略了的東西,能「教懂」我們世界的本質。

當然,我們談電影的本體論,不能只談攝影。但對 Bazin 而言,從攝影的本質,推論到電影的本質,是非常直覺性。以他的例子來說,超現實主義者之所以能夠以寫實的照片,拼湊出超乎現實的東西,是因為把照片本身從語境中抽離。但電影卻不同於照片,它同時具備捕捉語境的能力,可以說,在鏡頭之下,一切前因後果都一目了然。由此推論,我們不難想像 Bazin 對紀錄片推崇備至。

說到紀錄片,我們又連結到了本文中段說過,關於電影作為藝術的問題。在 Bazin 的本體論框架下,紀錄片是一種藝術,甚至可以說,所有支持電影與世界的真實性(包括心理真實性作為世界真實性的觀點)有所連繫的論者,都傾向認為紀錄片是一種藝術。然而,電影的本體論問題之所以複雜,不只是因各論者對世界的本貌有著不同的理解,以至於其後走的路也不同,還因對藝術的理解差異而又走向了不同的方向 ── 例如,Hugo Münsterberg 對電影藝術的看法是,藝術是像 Immanuel Kant 所說,是無目的 (disinterested) ﹑不為任何純藝術以外的用處的,因此紀錄片便不是藝術了。

註腳

[1] Truffaut 1954
[2] Bazin 對蒙太奇的看法受Bergson影響很深,他認為蒙太奇所捕獲的是一種個體的感知傾向。參考 Andrew 2013: ch. 1
[3] 參考 Andrew 2013: ch. 1
[4] Vaughan 2010: 101
[5] ibid.: ch 4
[6] 或參考 Carroll 1996: 375-356.
[7] Andrew 2011: 12
[8] Sartre 1940/2004: 21-22
[9] Bazin 1945/1960: 8
[10] Sartre 1940/2004: 24
[11] Bazin 1945/1960: 6

References

Andrew, D. (2011). What Cinema Is! Hoboken: John Wiley & Sons.
── (2013). André Bazin.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Bazin, A. (1960). The Ontology of the Photographic Image (H. Gray, Trans.). Film Quarterly, 13(4), 4-9.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1945)
── (2005). What is Cinema? (D. Andrew & H. Gray, Eds.).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1958)
Carroll, N. (1988). Philosophical Problems of Classical Film Theory. Princeton, NJ: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 (1996). Theorizing the Moving Image.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Sartre, J. (2004). The Imaginary: A phenomenological psychology of the imagination. New York: Routledge.
Truffaut, F. (1954). A Certain Tendency of the French Cinema. Cahiers du Cinéma, 31.
Vaughan, H. (2010). André Bazin In. F. Colman (Ed.), Film, Theory and Philosophy: The Key Thinkers. Montreal: McGill-Queens University Press.

(文:艾苦/編審:彭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