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自由意志的相容論(一):法蘭克福(自由需要內在融貫)和沃爾夫(自由是依正確的理由而行)

2017/12/20 — 11:23

自由意志 (free will) 戰場的一大部分關注人在決定論 (determinism) 為真的情況下能不能有自由意志:假設世界上發生的一切,包括我們的行為和決定,都是這個世界過去的狀態加上自然定律所決定的,那麼,我還能說我有自由意志,或者說我的行為是出於自由意志嗎? [1]

哲學上的不相容論者 (incompatibilist) 認為,若決定論為真,那麼人就沒有自由意志。形上學家應韋根 (Peter van Inwagen) 的結果論證 (the consequence argument) 很好地呈現了這個直覺:若決定論為真,那麼對於我們實際上做出來的任何行為,我們其實都別無選擇 (could not have done otherwise) 。

如果你是一個相容論者 (compatibilist) ,認為就算決定論為真,人依然可以有自由意志,那麼,面對結果論證,你只有兩個選擇:

廣告

1. 主張我們並非總是別無選擇。

2. 主張即使總是別無選擇,我們還是有自由意志。

這兩個選擇帶來不同的後續任務。選 (1) 的人必須證明結果論證是錯的。選 (2) 的人必須說明:如果自由意志並不是仰賴人「別有選擇」的空間,那是仰賴什麼。結果論證的邏輯結構很嚴密,不太容易反駁。或許是因為如此,大部分相容論者選擇 (2) 。

廣告

對於一些不相容論者來說,他們之所以站在目前的立場上,是因為他們認為,要有自由意志,人必須別有選擇 (could have done otherwise) :給定我的過去和自然律,如果我事實上不可能做出有別於我事實上做出來的那些選擇,那我怎麼能算是有自由意志?要說服這些人,相容論者必須證明自由意志的核心並不是別有選擇,而是其他東西。

你可以這樣理解相容論者的任務,他們必須提供一組「相容條件」使得:

(1). 當這些條件都滿足,一個人就有自由意志。

(2). 這些條件跟決定論相容:即使決定論為真,這些條件依然有可能滿足。

哲學家麥肯那把這樣一組條件稱為「相容的行為者架構 (Compatibilist-friendly Agential Structure,CAS) 」[2] 。這種觀看方式有助於你理解相容論者陣營,因為當兩個相容論者意見不同,這多半是因為他們支持的「相容條件」不一樣,而這也代表他們對於自由意志的核心精神有不同理解。

法蘭克福:自由需要內在融貫

相容論者法蘭克福 (Harry Frankfurt) 把「相容條件」建立在他對人類慾望系統的分析上。參考這個例子:

毒癮

志雄有毒癮,他拿起針頭想要再來一發,但又希望自己不要再碰毒。他認為戒毒才是對自己來說最合理的選擇,但是癮頭發作之下,他還是很掙扎。

我們該怎麼描述志雄的心理狀態,顯而易見他有兩個互相衝突的慾望:

A. 想要繼續吸毒。

B. 想要停止吸毒。

然而,光靠這兩個慾望,我們看不出來為什麼他「認為戒毒才是對自己來說最合理的選擇」。法蘭克福會說,這是因為我們漏了志雄的第三個慾望:

C. 想要自己跟隨 (B) 去行動。

志雄之所以認為不吸毒才是合理的選擇,是因為他心裡有一個「關於慾望的慾望」,而這個慾望支持的是不吸毒的慾望,而不是吸毒的慾望。法蘭克福把這種「想要人跟隨某慾望行動」的慾望,稱為二階意志 (second-order volition) ,並主張說,一個人自由意志的展現,就在於他的貫徹自己的二階意志。[3]

考慮眼前案例,法蘭克福的說法有直覺上的優勢:若志雄明明認為戒毒是合理的選擇,卻因為毒癮帶來的強烈慾望而無法靠自己的力量戒毒,我們應該會判斷說,即便他繼續吸毒,這也不是他出於自由意志做的選擇。

根據法蘭克福的說法,當一個人出於自由意志去做一件事,代表:

這個人心裡有一個二階意志,而他做的事情跟此二階意志一致。[4]

我們可以說,這就是法蘭克福提出的相容條件。其他相容論者提出的相容條件不見得跟法蘭克福相容,我們再看一個例子。

沃爾夫:自由是依正確的理由而行

某種意義上你可以說法蘭克福的自由意志理論是一種內在論:要看一個人的行為是否出於自由意志,我們只需要檢查他心靈裡的東西。有些人認為內在論註定不會成功,因為妨害自由意志的因素也可能存在於心靈之外。哲學家沃爾夫 (Susan Wolf) 舉了一個例子:

獨裁者之子

身為暴君的兒子, JoJo 從小對老爸的殘暴耳濡目染,繼承王位之後,JoJo自然地做了許多他老爸會做的事情,例如對無辜人民施以暴行。 JoJo 並不是出於逼迫才做那些事,他覺得自己做的事情是對的,對自己的行事完全認同。

若你檢查 JoJo 的內心,大概找不到任何線索,顯示他的決策和自我認同有所衝突: JoJo 想對人民施暴,而且認為這樣做是對的。以法蘭克福的話來說, JoJo 不但有「想要施暴」的慾望,也有「想要自己依照『想要施暴』的慾望而行」的二階意志。法蘭克福的內在論以內在融貫作為自由意志判準,因此似乎必須主張: JoJo 成年之後的那些暴行,確實是出於他自由意志而行。

不過真是這樣嗎?如果自由意志是正常人會有的能力, JoJo 在某種意義上似乎不算正常:基於特殊的教育背景,他沒有明辨是非的能力。

因此,沃爾夫認為,行為是否出於自由意志,不只取決於人的內在狀態,也取決於人是否能夠依據正確的理由去行動:如果一個人的內在狀態使得他沒有機會依據正確的理由行事,那麼,這個人做出來的行為,就不算出於自由意志。 然而,若自由意志的有無不純粹取決於人的內在狀態,也取決於某些外在的東西,例如既定的「正確理由」,你可以想像,相容論者得提供更多說明,才能鞏固自己的立場。

結論

以法蘭克福和沃爾夫為代表,我簡略介紹了兩種自由意志的相容論。以上並沒有交代這些理論的精緻細節,而這兩個理論也無法代表其他出於不同考量的相容論,不過可以作為參考,來理解相容論者的理論初衷,以及他們容易遇上的問題。

註腳

[1] 如同此領域的一些學術論文,這篇文章以「自由意志和決定論是否相容」為主題。為了方便,我也以如此用詞貫穿文章。不過事實上大部分的學者在討論此主題的時候,會強調自己是在討論「道德責任和決定論是否相容」,對他們來說,證成決定論和道德責任相容,並不代表證成決定論和自由意志相容。想要進一步研究的讀者,應該特別注意這一點。

[2] McKenna, Michael. 2008. “A Hard-line Reply to Pereboomʼs Four-Case Manipulation Argument.” Philosophy and Phenomenological Research Vol. LXXVII No.1.

[3] Frankfurt, Harry. 1971. “Freedom of the Will and the Concept of a Person.” Journal of Philosophy Vol.68, pp.5~20.

[4] 這並不是法蘭克福在這個主題底下的最終理論版本,有興趣的讀者可以繼續參考他 1987 年或之後的著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