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立場新聞哲學版的目標只是推廣哲普嗎?

2018/3/19 — 19:24

(按:這是立場新聞幾位科、哲版編輯的聯合回應。)

最近,聲音哲學的文章引發了相干討論,其中一個焦點集中在「大眾媒體應該怎樣推廣哲普」的問題上。有些論者的立場是:

1. 太難的哲學題目、非哲普文章不該出在大眾媒體;
2. 立場新聞哲學版是大眾媒體,目標是哲學普及;
3. 因此,立場新聞哲學版不應該刊出太難的哲學題目或非哲普文章。

廣告

我們想就此澄清一下。

第一,此論點提到「大眾媒體」,但大眾媒體是什麼?上網查了一下 Mass media 的相關定義,大概就是指大眾會接觸的公共媒體。《立場新聞》無疑是大眾媒體。但「大眾」在此只不過是個籠統的概念。不同大眾媒體可以有不同讀者群目標,不是說愈接觸到大眾就是愈好的大眾媒體。大眾媒體的讀者群目標也會因應自身的營運策略而決定。因此,沒有說大眾媒體一定要把「大眾」設為讀者群目標,也沒有說某個特定大眾媒體應該怎樣設讀者群目標,一切都由自身訂立的目標與營運策略決定。所以,「太難的哲學題目、非哲普文章不該出在大眾媒體」這個主張是怪怪的,它斷言大眾媒體應該(必須)怎樣做。

廣告

第二、哲學版的定位沒有特別去設定特定的某類讀者群為目標,也沒有只設定「哲學普及」為版區目標。哲學版當然(應該)有哲學的文章,但哲學版從不把文章硬性分為「哲普/非哲普」、「哲學/非哲學」,然後再去篩選文章。哲學版主編彭捷認為沒有這個需要;而如果有這個需要,也完全是基於商業性的考量。但哲學版沒有特別商業性的考量,我們甚至沒有特別追求 like 數或點撃率。

那麼,哲學版的目標是什麼?一言敝之,就是給予愛智慧愛知識的人一個發表的公共平台,寫他們喜歡寫的文章,分享知識。這些文章可以是哲普文章,給予大眾瞭解哲學的志趣;也可以是專業的哲學文章,給予行內人看,瞭解其他哲學領域的課題與知識(我們與其他博客也從不同作者的文章中學到許多);也可以包括非傳統學院哲學的文章,甚至是非關哲學的文章,譬如我們就有文學藝術、歷史學與人類學等不同領域的知識人,參與哲學版的討論。在「亂倫」的課題裡,我們就曾從人類學、哲學、科學等不同角度作跨學科的深入探討。

*  *  *

大家可能會問,非哲普文章出在大眾媒體的意義是什麼?這是道好問題。

正如上述所言,我們的讀者不只有非哲學專業的一般大眾,還包括從事哲學專業的研究生甚至教授。在外國,有大量「大眾媒體」都會刊登專業級的學術(知識)文章,相比起香港就少得多。在香港,假如要進行學術討論、瞭解其他學術的知識,往往都要走入研究學院才可以接觸到,而學院內的「學術交流」也有很多限制。如果我們有一個公共平台,可以給予純知識發表在上面,何樂而不為?我們為何要劃地為牢,一定要比「哲普」、「大眾媒體」框著自己,必須只刊出什麼文章?跨學科、跨領域的知識需求,不論在學術界或公共知識界都愈來愈高,如果我們能做到這目標,也是有意義的。

誠然,哲學版有些文章是很專技的。但假如讀者看到似懂非懂卻有興趣,他們可以追查我們的參考資料作進一步理解,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堅持文章要有參考資料的原因之一。事實上,我們不應該先預設讀者/一般大眾一定對艱澀的知識沒興趣,譬如哲學版主編自己寫的文章也很艱澀難讀而且很長,如果他先把目標讀者設定做「一般大眾」,他可能就不會這樣寫了,譬如像亂倫、反疫苗陰謀論的題目,他應該學某媒體出些快餐文章,又易賺點撃率又易討 like ,何樂而不為?但他沒有這樣做,而幸好的是,還是有不少讀者眼晴是雪亮的。

當然,哲學版不是說完全不需要顧及一般讀者,只發專業的知識文章。但事實上,立場哲學版也有很多哲普文章,以及把一些哲學概念應用在公共議題上(有興趣的可以在立場新聞搜尋「動物傳心術」、「陰謀論」、「公民抗命」、「亂倫」、「法理學」等字眼),我們絕沒有放棄與一般大眾交流。今次部分論者的最大誤區是把「大眾媒體」與「專業知識」對立起來,沒想過兩者可以並行而不悖。

因此,「大眾媒體應該怎樣推廣哲普?」這道問題對立場哲學版既沒有意義,也不相干。立場哲學版不只是做哲普,我們也有一些文章是來自教授級博客的論文,這既是我們的榮幸,也是我們的目標 — 香港有一個能夠發表純知識的公共平台。

*  *  *

而是次討論亦有科普博客質疑哲學與科學之間的界線,是否能以自己的觀感,就能抹殺過去的科學證據?我們認為,這並非原作者的意思,但我們也同意引發討論的文章用字上可再稍作修潤,又或與其他學者先溝通下再與作者跟進稿件,令博客、作者以及讀者都有所得著。不過,有些時候我們確實人手短缺,未能每事都量善盡美;我們也一直學習做個好網媒,為讀者帶來更多易懂、高質素的科哲普以及環保科學文章,令大家可以「有錢入袋」。

*  *  *

從商業策略上來看,設立「發表純知識的公共平台」這定位完全是愚蠢的,因為現實就是「專業知識」往往是比較沒有市場。對啊,從第一天我們就知道這是愚蠢的,但我們卻想為知識人在公共領域上出一分力,幸好立場新聞提供了這個機會與平台。如果有一天失去這個平台,不敢說是讀者的損失,但至少是愛分享知識的人的損失吧,少了一個公共平台空間。

我們就是這麼愚蠢與純粹。謝謝大家支持。

文/Alan Chiu 、 Edward Ho 、彭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