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本體論論證能否證明上帝存在?

2017/9/25 — 10:20

上一篇文提到證明上帝存在的著名論證 — 本體論論證。在此,讓我們先重溫這個論證(還記得的可以跳過這部分):

上帝被認為是最完美的存在物,祂具有所有最完美的性質。所謂「最完美」的性質,就是「最美麗的」、「最厲害的」、「最大力的」等等的性質,只要我們想像到的最完美性質,最完美的東西都擁有這些性質。那麼,我們不禁會問:在這些最完美性質之中,包不包括「存在」這性質呢?似乎包括,試想像有兩個東西都具有同樣的完美性質,但一個東西是不具有「存在」這性質,而另一個東西則具有「存在」這性質,我們都會認為後者比前者更完美,因為後者是存在。所以,最完美的東西必定包括「存在」這性質。而上帝是最完美的東西,所以上帝必定具有最完美的性質 — 「存在」,所以,上帝是存在的。

上述的論證可以重整成以下的論證架構:

廣告

1. 上帝是最完美的東西。

2. 最完美的東西擁有最完美的性質。

3. 「存在」是最完美的性質之一。

∴ 4. 上帝擁有「存在」這性質。∵ (1,2,3)

∴ 5. 上帝存在。∵ (4)

反駁(1):「最完美」這概念不清晰

對於這個論證,有些人可能會立即想到:「最完美」這個概念似乎不太清晰。到底怎樣的東西才算是最完美?如何界定「完美」呢?如果我們不能說清楚「最完美」是什麼意思,那麼「上帝是最完美的東西」也是語意不明的。

廣告

但我認為這不是好的反駁。事實上,很多詞彙都難以被界定,例如「道德」、「時間」,但我們都會使用這些概念。我們總可以透過進一步釐清、例釋、界定「完美」的詞意,從而消解這個問題。以下,我就嘗試界定「最完美」這個概念的意思。

首先,性質通常是可比較的、有程度之分,例如聰明、勇氣。顯然地,如果一個東西是最完美的,則它一定是最聰明、最厲害的,因此,我們可以暫且界定:

(P1). 對於任何一個最高比較級別的性質 p ,當而僅當一個東西 x 是最完美的,則 x 都擁有 p 。

例如,最完美的東西是最有勇氣的、最聰明的。當然,你可以問怎樣才算是最高比較級別的性質,例如一個東西怎樣才為之最聰明。我們可以這樣理解最高比較級別的性質:

對於任何可能擁有比較級性質 P 的東西,沒有一個東西可以在性質 P 的比較層面上比 X 更高。

例如,「 X 是最聰明」是指,對於任何可能聰明的東西,沒有一個東西比 X 更聰明。

然而,這還是會面臨一個問題,就是有些最高級別的性質明顯是負面價值的,例如愚蠢、懦弱。我們不會認為最完美的東西擁有這些性質。那麼,我們可以如何把這些性質與「最聰明」、「最有勇氣」這類具正面價值的性質區別出來?一個可能的方法就是進行以下的思想實驗 E :

思想實驗 E

設想一個完美的東西,在其他條件都是相同的情況下,擁有性質 x 是否比沒有擁有更好?如果答案是正面的,則最完美的東西擁有性質 x 。如果答案是否定的,則我們不需要假定最完美的東西擁有性質 x (或者說,最完美的東西並不必然擁有這 P 性質 x )。

例如,設想有兩個東西在性質上都很完美,除了一個擁有最大勇氣,另一個沒有。那麼,哪一個東西比較好呢?如果答案是前者,則最完美的東西擁有「最大勇氣」這性質。又例如,設想有兩個東西在性質上都很完美,除了一個擁有「最愚蠢」這性質,另一個則沒有,那麼,前者比後者較好嗎?如果答案是否定,則最完美的東西並不(必然)擁有「最愚蠢」這性質。

不過,有些性質是沒有比較級的,例如「無父的」、「沒有生命的」、「唯一的」等等。雖然如此,我們仍然可以使用思想實驗 E 來判斷哪個性質才是較好。如果答案是正面的,那麼最完美的東西就擁有這個非比較級性質,反之則無。至於中性的、沒所謂價值的性質,亦可以通過思想實驗 E 來排除,例如「正方形的」這性質,在思想實驗E裡,似乎擁有這性質不比沒擁有為好(沒什麼好不好),因此,答案是否定,最完美的東西不必然擁有「正方形的」這性質。

因此,我們可以這樣界定「最完美」:

(P2). 對於任何一個最高級別的性質 P ,以及對於任何一個非比較級的性質 Q ,當(且僅當) P 和 Q 通過思想實驗 E 後的答案是正面的,則最完美的東西擁有 P 和 Q 。

或許, (P2) 的界定並不完善,但我認為 (P2) 至少可以捕捉到人們對「最完美」這概念的日常理解,這同時也說明「最完美」並非完全語意不明,只要慢慢修正,我們總可以更清晰地刻劃出「最完美」的意涵。而且,本體論論證的關鍵在於「存在」是否最完美的性質,而 (P2) 足以令論證者能夠清楚說明「存在」為何是最完美的性質,這就已經足夠。

反駁(2):「存在」並不一定是最完美的性質

對於一些人來說,「最完美」的意思算是清晰,但他們卻不同意「存在」是最完美的性質。他們的看法是:「存在」並不一定比「不存在」較好,例如惡魔不存在就比惡魔存在更好、希特拉不存在就比希特拉存在為好。

但這反駁其實是忽略了「最完美的東西」是不包含負面價值的性質。按照上述對「最完美的東西」的界定,最完美的東西當然是最好的、不會擁有負面價值的性質。這不同於惡魔與希特拉,他們都明顯地具有負面價值的性質。

因此,在這個論證裡,我們判斷「存在」是否比「不存在」較好時,變相是要考慮最好的、完全沒有負面價值的「最完美者」,到底是存在較好,還是不存在較好。顯然地,對於這個問題的答案是前者而非後者,因此這反駁並不成功。

反駁(3):為何上帝是最完美的?

對本體論論證的另外一個常見反駁是:為何上帝是最完美的?最完美的東西不一定是某個宗教(例如基督教)所言的上帝,可能是其他東西。對於這個反駁,一個常見的回應是:「上帝」的定義就是「最完美的東西」,也就是說,論證者是使用「上帝」這個詞語去指涉那個最完美的東西。

不過反駁者可能仍然會說:但在不少情況下,當一個人說「最完美的東西」時,他並不一定是在說會救世的、有意志、基督教意義下的上帝,也不認為這意義下的上帝是最完美的東西。因此,使用「上帝」界定為「最完美的東西」,這是不恰當的,因為有可能(這個督教意義下)上帝不是最完美的東西。

這樣的爭論或許會令不少人感到困惑,好像兩者在雞同鴨講。

在此,讓我嘗試把它說明清楚。讓我們考慮以下的情況 A :

X 說:書是會吃東西。因為,書是貓,而貓是會吃東西,因此,書是會吃東西。

Y 說:我同意貓是會吃東西,但書明顯不是貓吧!

X 說:我從來都是這樣理解「書」這個字的,當我說「書」,就是在說貓。

Y 說:但沒有人會這樣使用「書」這個字。

X 說:但我從來都是使用「書」這個字去界定「貓」的啊!

對此,我們應該如何理解情況 A 的爭論呢?其實, X 和 Y 沒發現他們的爭論只是言辭之爭,並無真正分歧。我們可以這樣理解:當 X 每次使用「書」時,其實他是在指涉貓這個生物。因此,當 X 說「書是會吃東西」時,其實他就是在說,貓這個生物會吃東西,只不過 X 對「書」這個字的用法,與一般人對「書」這個字的用法完全不同。

同理,如果一個人使用本體論論證證明上帝存在,同時把「上帝」界定為「最完美的東西」的時候,其實他實際上是在論證最完美的東西是存在,只不過他使用了「上帝」這個詞去命名「最完美的東西」,這就像 X 用「書」這個字指涉著貓這個生物一樣。當然,在一些人心目中,「上帝」這個詞本身並沒有「最完美的東西」的意思。這就像情況 A 裡,一般人心目中,「書」這個字並不用來指涉貓這個生物一樣,但這只不過是言辭之爭,我們不妨就讓論證者使用「上帝」這個詞去命名「最完美的東西」,那麼即使這個論證能成立,也只能證明最完美的東西存在,而不能證明基督教意義下的上帝是存在的。

這就是說,假如一個基督徒企圖使用本體論論證證明基督教意義下的上帝是存在時,他不能單單把「上帝」界定為「最完美的東西」,還需要說明為什麼基督教意義下的上帝(那個全善、全知、全能、無處不在、有意志、創世的、會救世的、……的東西)是最完美的東西,否則他只能使用本體論論證證明最完美的東西存在,而不能證明基督教意義下的上帝是存在。

而如果讀者心目中認為「上帝」是那個全善、全知、全能、有意志、創世的、……的東西,而那個東西在概念上確實是最完美的,那麼,本體論論證(如果成立的話)確實能證明你們心目中的上帝是存在。

反駁(4):康德:「存在」不是一種性質

本體論論證在哲學史是一個很有名的論證,曾有不少哲學家嘗試論證它是錯的,其中一個大哲學家康德,則主張本體論論證錯在前提 (3) ,「存在」根本不是一種性質。

康德說,我們可以使用各種性質去製造一個概念,例如我們可以用「未婚的」、「中年」、「男性」製造「王老五」這個概念。當我們說「王老五是未婚的中年男性」,我們只是在陳述「王老五」這概念包含「未婚的」、「中年」、「男性」這三個性質,或者說,是在說明「王老五」的意思,並沒有陳述事實上是否有個東西是王老五。

但當我們說「王老五是存在的」,我們是在說,事實上有個東西擁有「未婚的」、「男性」這兩個性質,或者說,事實上有一個東西是「王老五」這概念的示例。因此,「存在」不是一種性質。

我認為康德的說法頗含混。事實上,我在不同的哲學堂上也聽過這個反駁的版本,也在網上跟人討論過。我的結論是,這個反駁是存疑的。要證明「存在」是否一種性質,必須要清晰地刻劃出「滿足什麼條件之下就不算是一種性質」。而上述的反駁似乎未能清晰地刻劃出這樣的條件。

而且「存在」是不是一種性質,還存在著不少爭議,本身「存在」這概念所引申的哲學議題也是形上學的大課題。因此,一個保險的做法是讓我們暫且保留康德的說法,不去論斷他的反駁成功與否。

反駁(5):兩難式

相比康德的論證,我認為接下來的反駁就清晰很多,而且我認為它能成功地反駁到本體論論證。這個反駁把問題集中在前提 (1) :當我們說「上帝是最完美的東西」,我們可以如何理解這句話?

對此有可能兩種解讀:

A. 存在一個東西 x , x 是上帝,而且 x 是最完美的。

B. 當(且僅當)某個東西是上帝,則那個東西是最完美的

讓我們先考慮「上帝是最完美的東西」是 B 的意思,本體論論證會變成如下:

(1*). 當(且僅當)某個東西是上帝,則那個東西是最完美的

(2). 最完美的東西擁有最完美的性質。

(3). 「存在」是最完美的性質之一。

所以,(4*). 當某個東西是上帝,則那個東西是存在的

(4*) 並沒有宣稱上帝是存在,而只是在說:如果某個東西是上帝,則這個東西存在。這如同說:如果某個存在的東西是上帝,則這個存在的東西是上帝。這是言辭空廢,並沒有信息內容,它沒有告訴我們否是存在一個東西,這個東西是上帝。因此,如果「上帝是最完美的東西」是 B 的意思,則本體論論證只能證明一句廢話而已,不能證明上帝是存在。

而如果「上帝是最完美的東西」是 A 的意思呢?那麼前提 (1) 會變成結論本身(存在一個東西是上帝),但這便會變成丐題 (begging the question) ,因為前提 (1) 早已承諾了上帝存在。我們不能用有待證明的結論放在前提去證明結論本身。

因此,這反駁可以構造成兩難式的結構:

1. 「上帝是最完美的東西」或是 A 的意思,或是 B 的意思。

2. 如果「上帝是最完美的東西」是 B 的意思,那麼本體論論證不能證明上帝是存在。

3. 如果「上帝是最完美的東西」是 A 的意思,則本體論論證是丐題。

4. 因此,本體論論證是不能證明上帝存在。

大家覺得這反駁如何,是否無懈可擊?如果你認為本體論論證真的能成立,那麼你認為這反駁錯在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