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需要刻意追求健康飲食嗎? — 讀《吃的美德:餐桌上的哲學思想》

2017/11/1 — 9:43

最富盛名的英國哲學普及作家朱立安.巴吉尼 (Julian Baggini) 有本有趣的哲普書,名為《吃的美德:餐桌上的哲學》,談飲食哲學。

飲食,是人的本性(「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禮記》)。在這物質富裕的時代,人類的飲食文化更到達新頂峰,人們不僅僅只是追求好吃,更講究吃得健康、環保、道德、創新。於是,有機農業、永續發展、公平貿易、科技料理、營養建議、動物倫理等等不同範疇的議題紛紛進入飲食文化之中。

Julian Baggini 從這些大雜繪議題中梳理出三條主線:

廣告
  1. 飲食倫理的熱門議題。譬如,吃素是否一定比吃肉更人道或道德、有機食品是否一定比較環保與健康、跨國家企業是否一定等同萬惡資本家?
  2. 飲食如何建立我們的好壞及對錯判斷。譬如傳統食品真的如我們想像中那麼傳統嗎,還是這些傳統食品早就受外地文化影響?人手料理又一定比科技料理好嗎?
  3. 反省我們如何透過「吃」這最基本的生活方式,培養出更聰明的判斷、提升生活、自我品格與習慣,譬如飲食喜好是否純粹主觀,還是具有客觀標準?

舉一個明顯例子。近幾年時髦的健康飲食風潮,我自己也是追隨者,像低鈉、少膽固醇,向來都是我的飲食指標。譬如我以前會規限自己每星期最多只能吃五隻雞蛋,因為不論是以前的醫學報告還是坊間的流行說法,都認為雞蛋會提高膽固醇,不能多吃。但近年已有愈來愈多研究指出雞蛋的膽固醇是有益的,對血管閉塞的影響微不足道。

廣告

Jlian Baggini 指出這些健康單位或專家在飲食建議上出錯已不是第一次。譬如數十年前,專家告訴我們植物性奶油比動物性奶油健康,因為後者的飽和脂肪是引致心藏病的主因。但後來證明植物性奶油是經過氫化油加工,會產生反式脂肪,對人體的傷害更大(用來製作麵包或餅乾的植物性酥油也是經過氫化油加工)。

倘若如此,我們是否不應該相信健康單位或專家的健康飲食建議? Julian Baggini 認為解決方案來自於溫和的懷疑論與勇於求知的態度。

首先是對媒體的懷疑。很多關於健康飲食的專家之說或科學研究,其實都是通過媒體進入我們的認知之中。但這些媒體往往斷章取義、「腦補」研究成果。假如某個科學研究發現主流說法可能有錯的成果時,科學家很少會斷言「某某食物對人體有害或有益。」他們通常會說:「這結果令人訝異,需要進一步研究才能證實。」但有些媒體卻喜歡嘩眾取寵,非要起個驚人的標題不可,有時更在內文扭曲科學家的報告內容。

Julian Baggini 提醒我們需要小心媒體。在這方面,我與他的想法不謀而合。不少人都那麼輕信媒體報道的科學研究,我認為這源於大眾普遍相信科學,同時又不瞭解科學的真正運作。科學界是非常嚴謹的社群,假如出現新的科學發現,或者與主流不同的研究發現,都會謹慎地宣稱需要再進一步研究。這是因為科學研究重視實驗與同行審查。任何研究都必須通過其他科學家反覆測試、確認可靠,才會成為科學界的普遍共識。我們應該相信的是這些普遍共識,但有些媒體往往為了賺取點閱率,報道一些根本不是科學界普遍共識的科學成果,卻言之鑿鑿是最新的研究「成果」。

關於媒體報道科學新聞,我在《失控的科研新聞:食早餐成績好?》一文提到以下準則判斷其可信度:

第一個準則:可信的、公認的、科學家宣稱已證實的科學研究都必定經過同僚評核。今次侯傑泰教授負責的研究報告就從未刊登於期刊之中,也沒有經過任何同僚評核,卻先在媒體公佈結果。不論傳媒的訪問,還是研究報告的簡報裡,也有不斷引導讀者相信這份研究的結論已正確無疑,做法並不妥當。

第二個準則:任何真誠專業的科學研究者都不會妄下結斷。如果我們閱讀科學論文,必定會提到研究方法的限制、有什麼可能誤差。若結論涉及仍未有系統性文獻回顧的新研究,通常論文結尾也會有「此結論也許需要進一步研究」的字眼。這種尊業與謙慎的態度,正是科學社群值得社會尊重與信任的原因。

所以,第三個原則是:作為報道事實的傳媒,在報道科研新聞時,至少應該附上報道的來源,確保讀者能夠查證真偽。若追求更佳的新聞質素,則可以提到該研究方法的限制,與可能的誤差。至於讀者,也可以根據上述提到的元素,判斷一則科研新聞的可信程度。

不過, Julian Baggini 也提到,除了一些媒體的問題,專家或健康單位確實可能出錯,上面提到的植物性奶油就是一例。又譬如, BMI 值是公認的體重標準,它對理想體重的界定是二十至二十五之間。一般人會把 BMI 的理想體重與健康體重完全等同起來,假如自己符合 BMI 的理想體重,就會相信自己的體重符合健康標準。但不少大型綜合分析機構的統計結果指出, BMI 屬輕微過重的人最有可能長命百歲。

那麼,聽到這種統計結果後,我們就應該把自己的體重調整至輕微過重嗎?錯,因為這統計結果背後可能隱藏各種變數。 Julian Baggini 便繼續指出,很多專家的健康建議都是根據有限且各自獨立的已知因素,提出健康飲食的主張。但這做法是錯誤的。譬如,假如某個研究的統計數字顯示過重的人比體重理想的人較多中風,我們因而斷言體重過重是引致中風的原因,這便是錯誤的判斷。因為,也許研究之中過重的人碰巧是年齡較高的長者、不愛運動的人。我們應該更謹慎地考慮相關的變數,但我們與一些媒體往往把相關性當成因果關係,忽略了這些健康建議是否充分掌握了其他變數。

又譬如「減鹽低鈉」這個全球共通的飲食趨勢, Julian Baggini 就引用《美國高血壓期刊》的醫師指出,鈉減半隨時會提高心血管病變的其他因素,譬如啟動腎素、血管擴張素系統,所以「減鹽對健康的幫助」是指排除以上所有影響得出的淨值。 Julian Baggini 又指出,鈉對人體的正常運作舉足輕重,如果不弄清楚減少它的食用會否造成其他意外的不好效果,那麼大幅調整自己的飲食習慣,並非明智的做法。

那麼,我們應該怎樣做才算是適合呢? Julian Baggini 認為,除非我們屬於高危社群,否則不要大幅改變自己的飲食習慣。我認為這建議合理,因為一般人的身體總會適應自己的飲食,只要不是屬於高危社群,大幅改變自己的飲食習慣反而可能令身體適應不了,也不知道這些所謂建議是否真的有效。

Julian Baggini 同時也訂立出三個準則,供大家參考:

  1. 飲食要適度。只要不是過量攝取或嚴重缺乏,一般不會對身體有明顯壞處。
  2. 找出相關性。在社會存在已久的食物,很少會對人體造成極大幫助或傷害。有害於身體的往往不是食物,而是飲食方式。我們要看不同食物如何互補,不能只看某種特定食物是好或不好。
  3. 實證。不要看到健康建議,就照單全收,嘗試自己去求證,不要聽信八掛小報的說法,也要小心網絡社群的消息,因為裡頭總是聚著一班人,把缺乏根據的說法渲染成可公認的意見。

最後,我們可以看到 Julian Baggini 在此的推論分析與建議,背後承載的是深厚的科學方法與謹慎溫和的懷疑論,無疑把飲食思考提升至哲學層次。我誠意推薦這本書給大家。這本書非常生活化,易讀有趣,又不失哲學追求的嚴謹與開放態度,有別於坊間一些打著「哲學」名號卻與哲學思辨毫無關係的書。讀此書如同吃了一頓美食佳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