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德國文化巨人如馬克思與黑格爾 愛引用莎士比亞的名著

2017/11/3 — 13:07

前一陣子曾與一位朋友聊起歌德,說我讀歌德發現很多莎士比亞的痕跡,覺得這兩位作家很值得比較,兩位都是奠定了一個國家民族認同的文人,沒有這兩個文化巨人,不能想像今日的英國與德國之面貌。可是他們卻又都超出了國家的疆界,成為世界的作者。

今日又想到此事,其實不只歌德,黑格爾、馬克思都喜愛在著作中引用莎士比亞,例如馬克思《資本論》第一卷談商品的價值的對象性 (Gegenständlichkeit) 時,就引用了莎士比亞的《亨利四世》,說我們對待商品的價值的對象性,可不像對 Wittib Hurtig 一樣那麼知道如何把握—這個名字是該劇中一位妓女,馬克思這樣信手拈來的雙關語典故,除了顯示他的機鋒,也意味著當時德國人讀莎翁、引用莎翁的喜好。某種意義上來說,莎士比亞雖是英國作家,也算是德國文化巨人養成的教養財 (Bildungsgut) 。

翻出了書架上的黑格爾書信、著作等資料讀讀,真有一些黑格爾與莎士比亞的連結。黑格爾很年輕時,被他的大學同學介紹來法蘭克福擔任貴族的家庭教師,在這段期間他寫了一篇文章,叫〈愛 (Die Liebe) 〉,便引用了莎翁最知名的愛情劇。黑格爾這麼說愛情中的付出與接受:

廣告

愛情是雙方面的取與捨......那接受的人,不會因為接受就比另一個人更富有;他雖得到更多了,但只與對方一樣多。而那付出的人也不會因而更貧困;他向對方付出,卻能使自己的珍寶增加;那就是茱麗葉與羅密歐;我付出的更多,我便擁有的更多 — 黑格爾 1797 年手寫稿,收於《 Hegel in Berlin 》一書

黑格爾於 1831 年 11 月病逝於柏林。隔年 1 月,也病重的黑格爾的妹妹 Christiane ,寫給黑格爾遺孀,信裡這樣懷念她的哥哥:

廣告

八歲時,非常喜歡他、對他後來的教育起了很大影響的老師 Löffler ,送了 Eschenburg 所翻譯的莎士比亞劇作給他,在書上提了詞:你現在還不能理解莎士比亞,但是你很快將學會讀懂莎士比亞。

後來,黑格爾不只理解了,也非常熱愛莎士比亞。他在《精神現象學》裡也引用了《馬克白》與《哈姆雷特》,我們讀這本哲學家的名作,看那最單純素樸的意識如何一步步成為理性、精神、世界精神,不也覺得彷彿一齣用哲學語言寫成的、主角經歷重重試煉、最後完美其人生的戲劇嗎?

最後,補個八卦好了,黑格爾的妹妹說,她與哥哥從前最愛讀的一齣莎翁劇作,是 The Merry Wives of Windsor 。這部戲裡不斷出現的整人橋段讓兄妹倆看得樂不可支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