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神奇女俠的腋窩說起

2017/6/8 — 15:59

《神奇女俠 》劇照

《神奇女俠 》劇照

《神奇女俠 (Wonder Woman) 》票房大捷,原以《美麗女狼 (Monster,2003) 》揚名的柏蒂鎮堅斯 (Patty Jenkins) 榮登女性導演最高歷史票房紀錄,而一直由男性角色主導的超越英雄電影系列也終於有同等叫座力的女性同儕,頗為觀者鼓舞。不過盛譽過後,還是有不少論者提出批評,特別是女性主義者,其中一項指控挺有趣的,就是:神奇女俠為何以剃光腋毛的形象示人1

這又回到老話題了。西蒙波娃 (Simone de Beauvoir) 在《第二性 (The Second Sex) 》的描述言猶在耳: “At about the age of twelve or thirteen ... the crisis begins…This new growth in her armpits transforms her into a kind of animal or algae” 。女性受社會規範而生的莫名恐懼依然纏繞著現今女性,白人男性主導的審美觀和身體想像是許多女性主義者意欲打破的枷鎖。回復自然的身體、奪回對自己身體的主導權、重建對自身形象的信心,這都是主張保留腋毛(以及手臂、雙腿、唇上的汗毛)的人士的理念,同時這也是反消費主義的利器——別忘了女性剃光腋毛是上世紀二十年代才流行的習慣,而輕便鋒利的剃刀正是當年工業的新產物,刀片商人的推波助瀾加上其時開始逐漸解放/流行的短裙時裝潮流,都是慫恿人們付鈔票的無形之手,而現在「脫毛產業」更已成為龐大的賺錢機器,全球進賬達數以十億計2。以超人力量抵抗邪惡拯救萬民的神奇女俠,竟然屈服於資本主義和男性審美觀,難怪批評者認為她不可能為女性發聲、保持尊嚴並爭取合理權益了。

《神奇女俠》劇照

《神奇女俠》劇照

廣告

當然事情沒有這麼簡單,正如神奇女俠最初認為打敗戰神阿瑞斯就能世界和平,這樣想就太天真吧。有些人認為這些追求是合理且應該的,但女性也可自主選擇是否剃腋毛,選擇自己認同的美的標準,若剃腋毛就非真正的女性主義者,無疑未能尊重人的多樣性,也是對女性的無形壓逼(這兒當然不只限於生理女性),但反對者認為一日未能突破男性主導的社會規範和資本主義的控制,女性根本沒有真正的自主選擇可言。剃不剃,留不留,各人都有很複雜的理由(又或「不複雜」地對社會規範和想像不自覺,只是順流而行並無思索),也許純粹為了「美觀」(或是吸引對象/爭取認同),也許是一種政治行為(正如頭髮可長可短,可能她們對剃不剃本身並無所謂,重視的是背後的信息),可惜我們沒有神奇女俠的真言套索 (Lasso of Truth) ,難以察知那曲微的心思。

廣告

有趣的是這次《神奇女俠》的腋窩事件,引發的討論不限於女性主義。有讀者認為神奇女俠在漫畫原著中歷來的形象都多是光滑無毛的,改編時自得忠於原著,即使那是白人男性的審美觀,保留在改編作品中,未嘗不能視為歷史的忠實紀錄,這是從文學改編的角度看問題了。有批評指神奇女俠出身女兒島,既無男人,更不應受男性審美觀影響,其戰鬥民族的風尚更應保留原始面貌。不過有觀眾回應指神奇女俠是宙斯的女兒,取材自希臘神話的人物,有歷史證據顯示在公元 4000 年前已有女性除毛的記載,公元 500 年前的羅馬人民發明了元祖的石剃刀3,神奇女俠的光滑形象合符其神話宗親的時代背景,這是從歷史考究的角度討論了。至於今時今日不少男性也加入脫毛行列,較多機會在公眾面前袒胸露臂的如演員、模特兒、運動員也常以無毛形象示人,理據是男性也需要「乾淨」,要「除臭」(相關的止汗劑和脫毛工具已成一大產業),「光滑」的肌肉更有助吸引異性,這種由男性到女性復歸到不分性別的「美感/壓逼」,又可引申出另一題目了。

也許我們可回到原初的問題,為何姬嘉鐸 (Gal Gadot) 的腋窩比其他女性銀幕英雄更受關注,只因影片中一個短短的「霸王扛鼎」動作而揚腋,卻遭網民逐格檢視?去年揚威奧斯卡的動作片《末日先鋒:戰甲飛車 (Mad Max: Fury Road) 》中查理絲花朗 (Charlize Theron) 飾演的「獨臂神尼」式形象深入民心,英姿颯爽,作風強硬,廣被視為新一代女性英雄的典範,卻沒人批評她也剃光腋毛了。難道是大家對 arm 的關注蓋過 armpits ?原來上年是《神奇女俠》漫畫誕生 75 周年, DC Comics 與聯合國合作,神奇女俠獲邀為「聯合國女性與女孩賦權榮譽大使 (UN Honorary Ambassador for the Empowerment of Women and Girls) 」,這類榮譽大使過往也曾由虛構人物出任,望收宣傳之效,但聯合國安理會的保守作風向來為人詬病,直至現在也沒有女性獲選出任聯合國秘書長4;批評者認為神奇女俠半露酥胸穿緊身裝的打扮太過性感,旨在服務男性讀者,與「女性賦權」的信息不合,結果聯合國收回神奇女俠的任命5,沒想到又有新的批評。

那麼說,女性主義者關注神奇女俠的腋窩,似乎隱含的是對其搔首弄姿式性感的批評,影片中姬嘉鐸的各種裝扮,例如「眼鏡娘」的造型,皆被視為滿足男性凝視(male gaze)的設計,至於像「末日先鋒」般的陽剛性感,感覺上就不是為吸引男士而剃腋,就沒受到太多的抨擊了。倘若如此,則真正的題目是「性感」和「女性賦權」是否可以並存?怎樣的「性感」才是可以被接受的?「自主」和「解放」的平衡點在哪?尊重各人的身體差異和喜好,與追求時代美的標準,兩者存在著怎樣的衝突?姬嘉鐸接受《時代》雜誌訪問6,回應批評者說︰ “There are so many horrible things that are going on in the world, and this is what you’re protesting, seriously? When people argue that Wonder Woman should ‘cover up,’ I don’t quite get it. They say, ‘If she’s smart and strong, she can’t also be sexy.’ That’s not fair. Why can’t she be all of the above?” 這個問題只怕懂得數十種語言的神奇女俠也不易解答,留待大家討論了。

註腳

[1] 僅舉一例︰http://www.nationalreview.com/article/445941/people-are-upset-wonder-woman-does-not-have-armpit-hair-feminist-reasons
[2] https://www.inc.com/vanna-le/why-the-billion-dollar-hair-removal-industry-is-about-to-see-an-even-bigger-boom.html
[3] http://www.todayifoundout.com/index.php/2013/04/the-history-of-shaving/
[4] http://www.bbc.com/news/world-europe-37574307
[5]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6/dec/12/wonder-woman-un-ambassador-gender-equality
[6] http://time.com/4606107/wonder-woman-breaks-through/

作者:Horace Chan /編審:阿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