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唔係只得成龍! 讓港漫推到日本

2017/12/5 — 12:16

從 JR 秋葉原站走十分鐘便可以看見一座三層高、灰白色外牆的老校舍。它原是名為「練成」的中學,2010 年改建成藝文空間 3331 Arts Chiyoda(アーツ千代田3331)。包括日比野克彦與 Tokyo Art Research Lab 在內的藝術工作室進駐其中,從畢業新進到大友克洋的個展接連舉行。而在我到訪的十一月中,地下大堂正在舉行的是名為「PLAY!」的香港漫畫展。這是日本首個香港漫畫專題展。展出的一批港漫中,有阿塗的《鵰娜猩﹗頂硬上》和《圖解廣東話》。阿塗從香港帶來三十本《圖解廣東話》在展覽販賣。他估計自己帶得太多。畢竟在日本,誰會知道「鵰娜猩」是何種生物,誰又會對廣東話感興趣呢?

廣告

可是,展覽還未結束,著作已全部賣完。一個定居日本的台灣女生說,鍾意香港文化,因為周星馳。好幾個日本人則自我介紹說,他們來自一個學廣東話的團體,那團體曾經在網路分享過阿塗的作品,所以認識他。日本人說,他們學廣東話,也是因為港產片。阿塗問,比如說,甚麼港產片?

他們答,成龍。

廣告

「啊 ... 哈哈,原來係咁。」阿塗心情複雜。

*   *   *

「PLAY!」由香港藝術中心和動漫基地主辦。兩者其實是同一回事﹕動漫基地是 2013 年香港藝術中心和市區重建局合辦的項目。藝術中心總幹事 Connie Lam 喜歡漫畫,2006 年開始就在全球最重要的漫畫展之一法國安古蘭國際漫畫節 (Festival International de la Bande Dessinée d'Angoulême) 紮根,自 2011 年起陸續將歐陽應霽、小克、門小雷、利志達等香港漫畫家帶往參展。儘管如此,在最為香港人熟悉的漫畫大國—日本,卻一直未有辦大型主題展覽。「要有資金,要有合適的地方和時機,很不容易。」Connie 說。直至今年,她才得以在十一月八日到十五日,在千代田 3331 找到空檔,以黎達達榮、司徒劍橋和阿塗為主角,將香港漫畫帶到日本。

黎達達榮

黎達達榮

「PLAY!」其實是個巡迴展,此前已經去過布魯塞爾和赫爾辛基,東京是第三站。然後展覽會返回香港作結。展覽契幾是香港「回歸」20 周年。展廳中,供拍照的佈景板上有 CREATE HK 和那條 HONG KONG 彩龍標誌。話雖如此,但展覽沒有政治審查。比如阿塗的《進擊的巨蟲》描繪的就是一眾「小學雞」被手執鐮刀與鐵鎚的巨蟲追打,危急關頭「鵰娜猩」出現,擊敗巨蟲,威風八面說﹕「殘暴不過係偽裝咗嘅懦弱,驚佢條毛﹗」

「好明顯那是我的回應。」阿塗說。「你要講回歸 20 年,很多事情不得不提。我選擇講雨傘運動,因為它比較有國際性,日本人會知。」

當然,政治也不是展覽的主題。策展人將觀看港漫的角度設定在它與香港文化的關係。有別於一般漫畫展以原稿為重心的展示方式,Connie 特別著重談港漫在形式與題材上的多元,與及這生態與香港社會的關係。同場備有的一系列展板,就以日英雙語,向日本觀眾解釋香港漫畫文化。與展覽同期舉行的兩場講座中,亦有一場專門講述香港漫畫發展史。

「要講到香港漫畫的本土身份,這是十分重要的。」 Connie 說。「我們的目標不僅是吸引漫畫愛好者,更是對香港文化有興趣的日本人。日本人對九龍城寨很感興趣—不要問我為甚麼—又有很多人看過八十年代的港產片後,十分喜愛香港文化。這個展覽對他們來說是 relevant 的。」

只是,九龍城寨已經在 1993 年拆除,而港產片紅遍亞洲以至全球的輝煌時代亦已過去。對很多外國人而言,十分喜愛的那個「香港文化」,似乎一直停留在某個時代。你懂的,身在外地的時候,談起自己是香港人,無論歐美日,對方的反應十有八九是「Hong Kong? Jacky Chan!」在再擺出一個令人哭笑不得的功夫架勢。客觀事實是成龍可能是全世界最知名的香港人,儘管對很多香港人而言,他只會動 L 和犯全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

這就是阿塗的矛盾。日本人喜歡他的《圖解廣東話》很好,學習廣東話更好,但如果一切都是因為成龍,那就多少讓人有點難受。

阿塗說:「聽到佢哋咁講,我會更加想 promote 返,香港真係有好多新創作。雖然我的漫畫都是給香港人看的,但我也知道真要將這些創作帶出去,才能夠讓人覺得廣東文化都有它優越的地方,而不是比普通話或者其他文化次一等。」

對 Connie 來說,這就是今次「Play!」展覽的理由。看過世界各地不同地方的漫畫,她認為港漫從作品到文化生態均有其獨特之處。 其一是異常普遍的跨界創作風氣。今回展覽之所以由黎達達榮、司徒劍橋和阿塗做主打,其中一個原因就是三人事業路線迥殊﹕黎達達榮自資出版(經常蝕本但繼續做)、司徒劍橋商業導向與自我表達兩線並行(兩類型工作他都喜歡)、阿塗則是社交媒體起家(Connie 語:「網絡宣傳已經成為他生命一部份」)。殊途卻同歸的是,三人都沒有選擇(或者說,不能夠選擇)只畫漫畫,而涉足到各方面﹕動畫、遊戲、作詞 ... 以黎達達榮為例,他就曾為黃耀明、何韻詩的 MV 做動畫,也活躍於劇場創作。

Connie 說:「你可以見到香港漫畫家那種那種強悍的生命力,我認為這是他們的特性。」

另一特色是風格多變。阿塗以外,司徒劍橋展出的名作《九龍寨城》,風格深受 GUNDAM 作畫監督安彥良和影響,具濃厚日本風;而無對白、線條主導的黎達達榮作品則更靠近歐美風格。Connie 認為,港漫風格多樣化,而不似其他地方單一(或一味學日本),主因還是與香港文化發展背景緊扣:地小人多令資訊流通快速,來自各地的畫風在香港得以共冶一爐。

此外特色還有尤其強烈的電影感,這當然與香港人吃港產片奶水大不無關係。「其實好多漫畫家的另一副業,就是為電影畫 storyboard。」Connie 說。

「所以我會說,香港漫畫並不是只有日本元素。香港總是集百家大成,然後把它消化、調節成自己的風格。」

「我想告訴日本觀眾,一方面我們很尊敬這個地方的漫畫,但我們也有屬於自己的東西,也有自己想要表達的訊息。」

作為藝術中心總幹事,從表演藝術到視覺藝術都是她的工作範疇,但她坦言認為漫畫是特別應該推廣的項目。「也許在香港,大家會覺得它沒市場或者很小眾,但我認為它是有質素的。如果我們確實為這種藝術形式出力,還是會能影響環境、影響香港在國際的位置。」

根據主辦方提供數字, 八日展期間,參觀人數每日過千。就我個人所見,因為展覽是在藝術空間大堂舉辦,出出入入的途人少不免都會望兩眼。不過觀展人當中似乎也有不少是來參觀的業界人士,比如編輯和出版商。

看完展覽之後,我就坐在展廳邊上的咖啡店寫稿,一位日本編輯將一張安彥良和的親筆畫作交給司徒劍橋。透過翻譯,那編輯對司徒說,有新作請寄給他,他會嘗試探討有無出版可能。

在 Connie 介紹下,阿塗也結交到一些日本漫畫工作者。阿塗不認為結交了就等於可以打入日本市場,但雙方交流想法,始終是一件好事。

「有些事情是要政府去做,才能推動到業界交流。」他說。「這是一次好經驗。」

*   *   *

我跟 Connie 也有談到「成龍 paradox」。她的答覆是﹕「我是讀藝術史的,會明白所有事情都有循環。你睇台灣電影、日本電影,都有插過水,之後又有反彈。我覺得與其懷緬從前,不如把目光放在新世代。這年代的人沒那麼多老包袱,難道不是更容易創造新東西嗎?」

玩慣 facebook 的阿塗在外參展也不忘更新。在自己的專頁上,他圖文並茂再加上 facebook live 動畫,介紹自己如何在「PLAY!」展覽的即場繪畫環節,示範從玩廣東話發展至玩埋其他語言。

四種語言;四句諺語;意思相近,炒埋一碟啦喂 ⋯

【粵語】扮豬食老虎(呢句我畫政治漫畫成日用)

【英語】a wolf in sheep’s clothing(原本出自聖經嘅諺語,所以正確嚟講係希臘文,不過希臘文我識條蔥咩)

【閩語】惦惦呷三碗公(即係靜靜雞食咗你三大碗,解釋又係差唔多。因為我老豆係潮州人,識講少少咁啦)

【日語】貓をかぶる(一場嚟到東京,呢句新學嘅,戴隻貓上頭,古古惑惑扮晒嘢。)

圖﹕阿塗 FACEBOOK

圖﹕阿塗 FACEBOOK

(轉載自阿塗 facebook 專頁)

也許有一天你會在日本看到「蠍摩蜘」和「中出鯽鯡」。誰知道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