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非凡

2018/11/6 — 16:22

圖片來源:《非同凡響》Facebook

圖片來源:《非同凡響》Facebook

五年前開始留意屋苑裏一對爺孫,剛搬進去就留意。孫兒是智障童,第一次看他約十一、二歲,還是個孩童狀態。整天都是爺爺陪著他待在公園。他平常肢體動作不算大,沒到處亂跑,只偶然放盡喉嚨吵嚷,也會使用些暴力,用腳踢或用樹枝拍打叢林,爺爺會施展輕微體罰來制止。孩子是有父母的,但五年來只看過一次他爸媽親自帶他,明顯爸媽在保持距離,明顯爸媽在親近另一位智力健全的妹妹,明顯爸媽都不願抵受旁人目光,那怕只是好奇凝視的三數秒。由始至終,只有爺爺在公園伴他愛他。

然後沒隔多久,看到孩子一直長大成為青年,比已經高大的爺爺還高大。很容易想像,要照顧軀體日漸壯大的他,體能和情緒愈來愈消耗,也看到爺爺蒼老不少。當孩子又亂掃林木時,爺爺會制止,他也會動手還擊,拍打爺爺的頭,兩爺孫偶然會小規模動起手來,老人家愈來愈搖搖欲墜,他們在打打鬧鬧,旁人更戒備。爺孫之間,不知道積聚了多少愛和恨。每次看到需要照顧智障孩童的家人,心都沉重,明白他們都在承受無止境的心力交瘁。不知道社會如何伸出援手,有人選擇為他們拍電影。

不少評說,《非同凡響》拍得有如港台劇。我會想,如果能夠拍到像從前《獅子山下之野孩子》水平,何妨神似。凡拍這類型題材的電影,最重要是你立下甚麼的本意,安一個怎樣的心腸。《非同凡響》之前得到好評如潮,所以也怕入場後會失望。只可說,探討社會弱勢尤其智障社群的議題,總需要有個時機,太濫拍和太濫情都可以致命。拍過《十年:方言》及《樹大招風》的歐文傑很會收歛,他懂得人世間的真實和殘酷。雖然在電影下半部免不了為大眾燃點些微希望:想轉工想了八年的谷祖琳,忽然決志立地成佛;本來只懂走水貨的哥哥岑珈其,又忽然醉心為孩童拍片,但如果沒有這幾分戲劇性的逆轉,這世界將更無望。現實世界本來已給我們足夠的絕望。我們何妨對孩子寬容,對用心拍這類型電影的人也寬容。而且拍尋常小孩已經難,導演能指導非凡孩子把喜樂哀怨流暢表露出來,相當可貴。

廣告

電影能夠保留余香凝的真實歷程已經很不錯。她先發呆過怕骯髒過,跟其他涼薄女同學一樣,碰過輕度弱智小朋友的手怕被傳染,要趕快勤洗手。然後她萌生愛念,主動幫忙小朋友排劇。後來母親葉童干涉,要為自己前途呀,唸好大學才比較有選擇自己人生的自由呀,沒有野蠻句句都是出自肺腑的苦口婆心,於是余香凝中途離場,把愛透她的小孩遺棄。但這就是人性根本,沒有人應該脫衣跳井來救活別人,面對母親的勸勉,也真實考慮自己的前途,有關幫助別人的事情,能做到一半,已經比完全沒做強。有看過《逆流大叔》,這位可以惹來大叔遐想的長腿美少女,可以一下子演準了大部分女中生,為了掩飾開始發育的乳房而努力陀背,近乎沒化妝的臉容要五分鐘才把她徹底認出來,那稚氣那天然呆亦是入木三分,一下子就搶盡幾位前輩的鏡頭。

電影《非同凡響》劇照

電影《非同凡響》劇照

廣告

還有個女同學角色有趣,那個準備入讀英國聖馬田唸大學的女孩岑樂怡,她最無求,最沒需要顧慮。所以她整天都在甜笑,整天都在輕輕地關心別人,輕輕向智障小孩問好,輕輕地保持距離,輕輕地離去。她從來沒有做錯甚麼,也沒有承諾過甚麼,然後她只是在別人面前曾經出現過,如此沒破壞過,也沒貢獻過,就像我們大部分人獨善其身的寫照。林嘉華也演得好看,至少沒懷疑他會駕駛貨櫃車,至少他活脫脫就是位介懷別人目光的智障孩父親。特別要說電影的主題曲好聽,歌詞簡樸動人。

替老人抹屁股,每一記都是不願多提的骯髒和糾結;替小朋友抹,每一記黃金都是對未來的期盼和溫暖。但如果要抹的是非同凡響小朋友,每一記又變成對將來的絕望和擔憂。如果有機會撫愛養育小朋友,你會渴望就算到他們十六歲也緊緊擁你入懷,但你總想有天,孩子們能昂然挺拔站起來,可以自己振翅高飛。所以不奇怪,看過許多有照顧弱智小朋友的家長,她們都衷心期盼,孩子最好比自己短命,好讓在父母還有氣力之時,完滿把他們照顧妥善,好相送他們永遠不懂為自己打點的最後一程。那份要咀咒深愛的人早死的心情,既矛盾也撕裂,只九十分鐘的電影,還未足以明白他們的悲痛。

電影《非同凡響》劇照

電影《非同凡響》劇照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