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零

陳零

新媒體《一點》作者。Medium:https://medium.com/@zzzerochan;歡迎聯絡:[email protected]

2019/2/11 - 14:59

雖然今日係個茄喱啡 我唔信要等到宇宙毀滅

《新喜劇之王》女主角鄂靖文畢業於中央戲劇學院(《新喜劇之王》截圖)

《新喜劇之王》女主角鄂靖文畢業於中央戲劇學院(《新喜劇之王》截圖)

如夢又如何

「她很努力,她會成功的。」
步出戲院,回到現實世界,多希望身邊有個馬可,跟自己和父母說這樣的一句話。
然後,他還會跟自己說:「只要不投降,便是成功。」
當然更美好是沿路有位李洋遮風擋雨,還說喜歡自己;但遇上查理的機會率卻高達 90%。
電影中,女主角如夢最終在父母見證下,踏上頒獎台,飛奔跟馬可擁抱;
平行時空,李洋為她激動,查理呆嘆走寶。
這是電影定義的 — 逐夢成功。
Take it or leave it.
我是幾乎流出涙來,很感動。
因為,路,實在很漫長,很難熬。
沒有這種經歷,是不會感慨、感傷的。

所謂的追夢,最難過,大概就是父母那關口。(《新喜劇之王》截圖)

所謂的追夢,最難過,大概就是父母那關口。(《新喜劇之王》截圖)

廣告

要保住條命

從來,就覺得自己生來是做記者。
畢業後,見過三間傳媒,不請,其中一間說我讀英文。
第四間,寫自薦信,終於獲聘。
然後,你以為記者使命大過天,但人是要食飯的,人工卻少得可憐;難得做到故仔上要聞,隔不多久,線被當紅版主踩了,新聞做了,要聞他們上。
又然後,老細覺得你同個版無貢獻。經濟一逆轉,減薪裁員先揀你個版。
又又然後,10 點收版,10 點半收工,老細會不經意行過來拋下一句:「走喇?」
原來,貢獻見於「扮工」到凌晨,還要加點「做得很辛苦」的演技。
再然後,人工依然少得可憐,重要新聞有重要同事跟,周日都要上班,男朋友拖著第二個還跟你說自己也在公司忙得很……
不過,就算是個茄喱啡,我都從未 hea 做過一隻故仔,未 hea 過一位同事。
只是,我不再久留,要保住條命啊。

王寶強飾演過氣演員馬可(《新喜劇之王》截圖)

王寶強飾演過氣演員馬可(《新喜劇之王》截圖)

你不是久石讓

第一次替短片寫配樂,還夠膽問能否先看片,然後導演會說你寫五六七條咁咁和咁咁咁,打算用你音樂剪;通常都不敢再多問,畢竟自己又不是久石讓,導演沒說也明白用罐頭音樂一條幾十元都有,是導演給自己的機會。
當然,那些配樂最終就如鬼片中的鬼,飄來飄去,時有時無。
每次放映會,多盼望會有個馬可跟大家說:「她很努力,她會成功的。」
不會的,買一條罐頭音樂,只不過幾十元。
不過,我還是有寫曲的,只是要工作賺錢吃飯,作品寥寥可數。

只是茄喱啡

賣文為生的日子,客戶皮笑肉不笑,原本是要寫水杯,第二稿原來是想寫茶杯,到最後,真相大白,其實是寫茶煲。
搞錯了水杯跟茶煲,是你的錯,你沒鑽進客戶的腦袋,弄清真相;
也曾經客戶激動時,說一句:「我知你忙,都唔好是但寫吖。」
最常遇到的,就是:「好趕。你可以星期一朝俾我嗎?」當時是星期五下午 5 時半。
亦試過中秋日交片,改了十九幾次,已經中午了,還是改,午飯後改好;午飯後看完,再要改,收工前交片,5 分鐘來電還要改,剪片都走了,急 call 折返,在改期間打了 9 萬個電話來,最後接了,劈頭一輪粗口,然後說自己坐著等,不能回家做節。
其實,剪片不是用擦膠擦走便完事。
不過,因為你是茄喱啡。

只要真心想做這件事

前兩年,開始為無名無人氣平台寫香港人的故事。
約訪問的成功率低過 5 成,朋友說:「有人寫,有人宣傳,都會唔做㗎咩?」
首先,訪問跟宣傳是兩件事;其次,有人寫,但這個人並不是來自蘋果、100 毛、TVB……這個人只是茄喱啡。
沒有人會驚喜或高興的。
還記得,當日終於約到人氣新星做訪問,出街日,滿心歡喜地告訴經理人。
回覆是:「OK」
然後,先後兩個平台,有半數受訪者在收到出街的消息後,都會寫:「OK」,又或者,根本無回覆。

誰說一直努力就會有回報?
更多是,無論你怎樣努力,你依然是茄喱啡。
曾有朋友批評一位流行小說作者不配有今天的地位,然後掉下一句:「你都寫到啦!」我的理解是:「你個二打六都係寫啲咁嘅嘢啫。」

無論以往經歷過甚麼,
就算今天仍然是茄喱啡,
只要那件事是自己真心想做,
我不信要等到宇宙毀滅才見成果。
就算真的要等到宇宙毀滅,
我還是會做,還是會等。

這篇並不是影評。
金成先生寫過這篇後,那敢再寫。
只不過,看完這電影,覺得周導演太明白茄喱啡的心情了;
而且,電影中每一位演員都非常優秀。
我沒有看過《喜劇之王》,所以不知道周導演這作品有否超越前作;
但聽到《疾風》和《分分鐘需要你》的出現,我很感動,尤其這是一齣內地合拍片。

我依然天真地相信,在香港長大的你我他與她,還是很愛香港;
還會用自己的方式,去呈現這份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