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於《玩轉極樂園》,我說的其實是……

2018/1/12 — 17:44

《CoCo》一幕

《CoCo》一幕

相信不少睇完《Coco》(港譯:玩轉極樂園)的觀眾和我一樣,當Miquel對Mamá Coco唱起Remember me……之時,場面之動人,不免淚流滿面。淚水洶湧的程度,就如網上廣泛流傳的一張Gif圖,取材自《 Interstellar》(港譯:星際啟示錄)男主角馬修‧麥康納希痛哭的一幕,並無二致。

觀影後去搜尋電影的評論,有指Miquel在死後世界必須得到祖先的祝福,是暗示家族權力不可動搖。而Miquel為了避免高祖父煙消雲散,竟然答應以後不再碰音樂,則已承認必要時可以放棄自己的夢想。因此,主角在整個歷險之旅只是逃避雖可恥但有用,不但未曾深入了解死亡的意義,而且人格並無在過程中成長。

我不是如此悲觀。首先,Miquel已經成功爭取階段性成果,自此家族傳統可以說已經不再一樣。那個自古以來不准碰音樂的迷思,終於不攻自破。君不見Mamá Coco一生想念著父親,而她的想念正是由《Remember Me》一曲所連繫。就算是死硬派Mamá Imelda也只是口硬心軟,關鍵時刻竟然開金口高歌一曲,為的是拯救令自己遺憾一生的丈夫。即使Miquel最終未必成為超級巨星,但已為高祖父在樂壇上的貢獻平反,並贏得家族的認同:音樂與造鞋可以並存。

廣告

此外,Miquel為了實現音樂夢想不惜離家出走,甚至鋌而走險偷走曲臣的結他,深陷極樂園的險境,可見他忠於自己,對夢想一片至誠。若要指責他背棄了理想,誰人都可以,我認為是太過苛刻,與事實不符。試問他如此喜愛音樂,而竟然可以為了高祖父而割愛,自我犧牲,不是更顯得這個抉擇的可貴嗎?別忘記,Miquel本來就已經得到Mamá Imelda的祝福,可以一走了之,但他沒有這樣做。

還有,穿越的奇遇使得Miquel了解到亡靈節和死亡的意義。這方面香港人特別有共鳴,因為與本土民間信仰有不少共通之處。Miquel家中供奉祖先的至聖所,就如舊家族的家祠或祠堂。極樂園規定家中放置先人的遺照方可出境,就如舊時家中神樓的神主牌或牌位-傳統一般相信死後沒有後人供奉牌位,就會變成無主孤魂、遊魂野鬼。而亡靈節點滿燭光,鋪滿萬壽菊花瓣,就如長明燈,撒豆撤米撤溪錢,為先人引路。若然Miquel沒有親眼見過萬壽菊的橋,經歷亡靈靠著後人的記憶而續存,只會繼續誤將亡靈節當成行禮如儀,又怎會真正明白死亡的意義?

廣告

最後,Miquel的人格事實上亦經歷了成長的過程。他誤打誤撞,拆穿了兒時偶像曲臣的假面具,覺悟到即使為了理想也不可以去得太盡,追夢並不是毫無底線,犧牲親人和出賣朋友去成就音樂夢是太自私和不道德的。同時,Miquel也得知高祖父當時並非存心拋妻棄女,只不過被朋友出賣毒殺而客死異鄉,可見夢想與家庭亦未必一定衝突。

電影給我的啟發是,人生有時存在著一些虛假的兩難情況,表面看來好像是非此即彼,就如音樂與造鞋,夢想與家庭,似乎都是魚與熊掌不可兼得。這時我們必須堅定意志,忠於原則,用心機和努力發揮智慧以化解矛盾,修補撕裂。因為這就是我們的人生,這裡就是我們的極樂園-我們沒理由悲觀,我們非如此不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