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長跑的延禧

2018/9/29 — 17:00

茉莉剛上新工,為了渣馬代表公司出賽,她除了公司的星期五路跑外,也參加了長跑會。她相信,除了工作表現,憑跑步突出自己不屈不撓的性格,升職加薪肯定有望。她選長跑男神君年這個跑會的原因,也是因為外貌協會成員的膚淺。鋼條型長跑教練很多,但日曬雨淋後仍然一身白晳肌膚的只有他一個。他笑起來瞇成一線的眼的可愛,肯定迷倒不少女仕。加上有街頭健身習慣,君年有的是鄭智薰式的童顏巨乳。他每次帶跑,他就是眾驢子前面的甘筍,眾女生都想自己的心跳和他的步伐一致。

第一次進運動場和其他人一起跑,她沒有想過,跑會同一個晚上有幾班課在不同地方同時進行,君年會現真身帶跑,還主動和新學員撘訕。

「第一次來?」對呀「上班不累嗎?」晚上跑完,睡得特別好,還十分精神呢!

廣告

*  *  *

那晚練跑,運動量根本不夠,因為強度太大,就會阻礙君年和茉莉在跑道上聊天。由跑步到音樂,由沙頭角到赤柱,他們無所不談,除了各自的戀愛狀況。是他們沒興趣知,還是就算知道都繼續讓這師徒關係發酵下去?

廣告

茉莉上任男朋友其實對她千依百順,就是不肯跟她去跑步。當茉莉對跑步愈認真,將所有的假期都奉獻到世界不同地方跑馬拉松的時侯,才發現,身邊有無他,已經不再重要;分手,也是不辭而別。

某一晚,當茉莉加班之後拖著疲倦的身軀, 一個人回到寂靜的家中,把累人的高跟鞋一甩,慵懶地倒在梳化上的時候,電話叮咚一聲,傳來君年的訊息。

「嗨!天文台說早上天氣不錯,要一起跑到龍脊看日出嗎?」茉莉愣住了,心臟良久未有響過這種脈搏,但和老師看日出的話,配速剛剛好。她整晚睡不著,換上全衣櫃最貴,平時都不捨得穿的 lululemon 戰衣,奪門而出。

龍脊山路不算崎嶇,碎石樹枝卻多,茉莉沒有帶頭燈,體能也追不上教練,教練索性拖著她的手上山。茉莉心想:你這是甚麼意思?

「茉莉,你知道嗎?在香港這地方做運動生意,真的很難⋯⋯」言談間,是君年轉字頭的困惑,拼事業的壯志未酬,和年紀漸長體能驟降的失落。她聽著聽著,發現男神原來都要找個逃避現實的避風港。

到太陽提醒上班時間那刻,雖然只在夾縫中見到日出,茉莉也矢志要只被君年泊岸的避風港。她知道君年沒有駕車,來往不同訓練地盤叫車也不方便,她就駕著自已的本田為他管接管送。茉莉也認為街外的宵夜都不大健康,她更會為君年親手準備晚餐帶到運動場。同樣的藜麥和雞胸,她可以變出一整個月不同款式的愛心便當。不論當晚練跑的強度多高,君年一手接過便當盒的瞬間,茉莉的指頭就通過了暖流。但她忘記了自己仍然是付費學員,也忘記了她額外付出的種種。

「茉莉,下星期你跟我去另一個運動場的跑班,好嗎?」君年要她向東,她當然不會向西。眾學員開始識趣,叫她嫂子。

到了運動場,有位新報到的女學員。她紮起馬尾,只穿了相襯的內衣和貼身褲,熱身的時侯還會拉開一字馬。

君年向新學員打招呼。似曾相識,啊,應該是一式一樣的開場白和撘訕用的特低配速,教練也順勢駕著新買的Tesla帶著新學員到24小時班㦸店宵夜,還用楓糖漿浸沒了整整三塊班㦸。練完跑那刻,新學員的濃妝也沒有化掉。

茉莉那晚吃了兩個藜麥便當。淚水混進洗潔精,將油醋和仰慕都一併沖走了。她傷透心,因為君年永遠都不知道,其實她極討厭藜麥。

茉莉決定轉跑會。

君年的跑會沒有茉莉依然運作正常,茉莉仍然會為自己練跑準備便當。

「又是藜麥加雞胸肉?」有天練習過後,茉莉聽到一把熟悉的聲音,是舊跑會那輕佻浮躁的浩然。當眾人以為他對跑步只是玩票,這刻的他已經拿到波士頓馬拉松資格了。「我戒了藜麥很久了。」「「我以為你像平時多做一份,我可以慳回宵夜錢呢,最近只是看去波士頓的機票和住宿,已經覺得自己很窮了⋯⋯」講到浩然轉會的原因「在君年的跑會當男學員,其實只是在強逼自己看著教練在上演何謂拈花惹草⋯⋯」導火線是,有天晚上,濃妝女和新學員爭風呷醋,要教練只吃其中一位的便當,大打出手鬧上警署,浩然就知道這樣的跑會也待不下去了。

「我真的想試試你的手勢。」
「為甚麼?」
「因為看起來質素比現在的小學飯盒來得高吧!」話沒說完,浩然已一手拿掉飯盒裏的茶葉蛋往嘴裏塞。然後,浩然面色一轉。
「我可否有個請求?」「?」
「可否從今天起到波馬日,你為我每天烚一隻茶葉蛋嗎?」

延伸閱讀:《前度

原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