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那些年,我在齋校的一些小日常

2018/9/29 — 14:02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齋校,一個神秘的群體、一個與世隔絕的星球,我卻在這裡待了十二年 — 沒錯是十二年,因為由小學到中學嘛。有不少人對於女校有些幻想,今天興之所至,純粹想回顧一下關於我讀齋(女)校的一些小日常。

思想篇

1. 古怪的想法:小時候大家有過一些很古怪的想法嗎?我想,我小時候最古怪的想法,大概是我會認為這個世界女很多、男很少 — 我意思是指,那種程度和比例就和我在學校見的一樣。皆因由小學開始,我已存活在一個很多很多女生的地方,包括老師。所以,男性在我而言,簡直如稀有動物般、是一種神奇的存在(甚至還會想,為什麼那麼多人成功結婚呢?男生那麼少……之類)。我想,大概真的在高中,開始會出去補習,參加聯男校活動時,這種古怪的想法才漸漸逝去……

廣告

行為篇

1. 大家都是女漢子:在女校,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大概就是女漢子之育成。在男女比例正常的地方,男孩子幫女孩子是應分的、亦是應該,所以搬 PE 用品、搭台疊椅,都由男性做居多;但在女校,大家一早就去幫手,反正根本不會有其他人幫你了。

廣告

如是者,大家即使穿著端裝的校裙,擘大脾坐、甚至把衣領 fak 開哂均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本人的校服是打呔的,大家還會很「型」地把領呔鬆開(根本就像男生穿裇衫、覺得很焗促而鬆開的原因一模一樣);本人也是在預科生涯中,才暗暗發現「唏?!旁人都坐得很斯文喔」,還過了好一陣子、才不得不在坐下時好好把腿合上去坐。

2. 大聲問有無 M 巾:小息時,如果踫巧姨媽到訪而無 M 巾,大家就會大刺刺走向另一班房,大聲呼叫「喂邊個有 M 巾啊~」,感覺就如小息到另一班房,問「喂邊個有 History 書啊~」一樣咁自然。

3. 班房內換衫:PE 堂完,一般男女校的同學仔必定去更衣室換衫,唯獨女校女生可以肆無忌憚在班房換衫,老師亦司空見慣、見怪不怪(但其實某些班房是窗正對街上/山邊,如有咸濕佬專登「gup 野」,這還可真不妙……)。但,我校某些班房向走廊的上半部分均是透明玻璃,故當時當有阿 Sir 經過時,「睇水者」一早通報,大家必定手忙腳亂的換好、未換好者則「捐」檯底避一避風頭,十分團結。

4. 周圍揭裙底同彈人 Bra 帶:呢啲只有在女校才會玩的無聊遊戲,在男女校就絕跡了。

異性篇

1. 當時本校的聯校活動不算多,故此每當有男生到校時,定必發生不大不小的騷亂。尤記得有一次,學生會不知怎地竟然請到男校的男生過來打 band。雖然 band 的質素如何已完全忘記,但一眾初中生見到高中男生表演,竟如「餓狼」般的姿態叫囂,好似前世未見過佬咁,確是蔚為奇觀。

2. 最後,也許是生態平衡的關係,在齋校之中,其實是極多 TB 與 TBG。小息或午飯時,一對對佳人卿卿我我,十分正常,而老師屢傳喜歡學生等等,亦時有發生。聽聞某些同學亦會因自己是 TB 的身份而特別受到老師的寵愛。

怎麼啦?不知道有沒有打破你對齋校的幻想呢?也許就是這些小日常,造就出我直率的個性,而齋校的獨特感,也在我的身影中揮之不去。這些齋校之中的小情小趣,也是身處過的人,才能體會明白吧!!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