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還是情迷波爾圖…!

2018/11/7 — 13:44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早前再往里斯本一行,沒有特別遊興,只是一心一意出席朋友葬禮,而因為恐怕事情未必如意暢順,便在市內酒店一連訂住十個晚上。豈料正經事出乎意料之外的順利辦妥,可以騰出餘下的幾天空檔來。記得行前一位朋友曾經千叮萬囑必須抽空到波爾圖走走,於是心念一轉,那天一覺醒來匆匆致電居住在波爾圖的朋友協助即時訂房,撇下已付款住宿的里斯本酒店,直奔火車站去,急躁心情有點像前赴一位心儀已久女士臨時邀約的短聚……。

波爾圖位於葡萄牙沿海北部,是葡萄牙第二大城市。相對於首都里斯本的重要政經地位來說,不少人指出波爾圖的文化氣息濃烈,人文素養較佳,更著意保留古樸拙巧的建築特色,與里斯本過度繁榮和趨慕浮誇有別。這也是筆者從狹窄的葡萄牙朋友圈子中所得的感覺和印象:里斯本和波爾圖本地人往往各自吹噓,互不相讓的以暗勁較力,前者揚言經濟成就和現代化發展,後者標榜傳統文化的守護和傳承。在過去三數次與葡籍人士的聚會中,兩個城市的葡人雖然並不明顯的針鋒相對,筆者還是聽得出他們言詞間的齟齬不合,相信或者正如上海人和北京人意見相左的並不咬弦。

廣告

筆者參閱過有關旅遊地圖,以粗淺分析和了解,里斯本的地鐵系統基本上四通八達,覆蓋全市,現代建築物沿線平均分佈 ; 波爾圖的主要幾條地鐵幹線在商業區並排而行,現代化發展匯集其中,而其餘市內各區多是古老舊區,由公共巴士分流貫穿。在波爾圖逗留期間,筆者刻意坐上不同線路公共巴士「放任自流」,穿街過巷的飽覽古舊城區風貌。一位住在波爾圖的葡籍友人兒子從事地產業務表示舊建築物重建翻新的條例格外嚴苛,如非涉及樓宇過分殘破的安全問題,古舊樓房不能輕易推倒拆卸,必須在設計上保留外觀牆壁的原來面貌,而內部裝修則可自由發揮的適隨尊便,。就筆者在波爾圖整整三天所見所聞,的確感到所言非虛,市政府對於保育舊建築的工作不遺餘力。

波爾圖的舊城區和周邊的杜羅河(Rio Douro)葡萄酒區在 1996 年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2017 年更被選為歐洲最佳旅遊城市,實在名不虛傳。筆者從橫跨杜羅河的路易一世鐵橋(Ponte de Dom Luis I)往下走到橋底岸邊,經過窄街小巷,沿石階樓梯拾級而下,兩旁盡是民房小宅、餐館和傳統雜貨店,有點倒退三五十年的懷舊感覺。杜羅河岸邊停泊著不少船隻,最矚目的那好幾艘運酒的桅船,甲板上堆放著酒桶,甚有特色。更吸引的景緻其實在於兩岸沿山坡以磚石建造的民居,層層疊疊,錯落卻沒有雜亂感,紅屋頂和白牆壁顏色相襯,陽光映照下是一幅一幅有待裝置上框架的繪本圖畫,隔岸遠眺,但見週遭遊人旅客的手機開麥拉禁不住地展瞼眨眼。

廣告

那天晚上皎月當空,筆者在杜羅河畔一間小餐館晚膳,海鮮是必然之選,佐餐佳餚當然絕對少不了一樽美酒。筆者不是酒徒,分不出酒質醇香濃淡,對「見/聞/嚐/吞/吐(look/smell/taste/swallow/spit)」的基本品酒知識更一竅不通,可是,身在波爾圖豈能不沾點波特酒(Porto/Port Wine),因為波爾圖正是以此具名,而葡萄院和酒莊數百年前已遍佈河岸,如今空氣中似乎也能嗅出酒滓殘留的餘香,味蕾也感到甜美。筆者和葡籍友人等四人共酌,三巡過後,筆者深深感受到生活中保持絕對清醒實在並不好受,酩酊大醉又似乎太過胡塗,淺斟微醺的感覺應該最稱心寫意,在看得清晰和略感模糊之間逍遙遊走,不必執著便能寬懷舒暢。也許做人如是,看世情也該如是!

如此的美景和這樣的友伴,杜羅河畔的一夜令筆者反芻回味良久,也讓筆者從今以後情迷波爾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