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選拔

2019/3/25 — 9:46

《星夢動物園》劇照

《星夢動物園》劇照

任教一年級的其中一項任務,是要在百多人裏,推薦十幾個聲音合適的孩子加入合唱團。

「孩子, Ms Yu 自開學起,便跟你們一起尋找自己的歌聲,你們大夥兒一起唱時十分動聽,老師相信你們當中有不少人已經找到了!所以今天,我想邀請你們每一位在大家面前唱一段旋律,如果聲音適合,我會推薦你們參加學校合唱團。現在我給大家三分鐘準備一下。」

一瞬間,課室的氣氛變得十分熱鬧,有孩子因為有選拔的機會而緊張得用力吸了一大口氣,有的更尖叫起來,當然我也留意到有孩子因害怕選拔而顯得很不安。這時有人會舉手問:「Ms Yu,如果我根本不想參加合唱團,需要唱嗎?」

廣告

孩子們靜下來聽我回答:「不需要的。但你也可以找個朋友練習一會兒,說不定練習完你會覺得試試也好!」主動權都是還給孩子好。

我啟動計時器,課室轉眼化成練習場,每個孩子 — 包括那個剛才說不想參加的那位 — 都開始張開嘴巴唱起來。有孩子跑去找幾個朋友圍了個小圓圈一起唱、有孩子拉著最好的朋友到課室角落對唱、有的坐在原位一臉認真地邊做動作邊唱;當然也有幾位調皮的男孩子,放聲高唱一次後便無故追逐起來,要我提醒兩句後才勉強再唱一兩次。我很喜歡在這時觀察每個孩子的選擇:縱使目標一致,準備的方法卻各有不同,他們就是這麼不一樣啊!

廣告

嗶嗶嗶…計時器響起,三分鐘完了。孩子嘩一聲走回自己的座位。此時,有孩子不悅地來到我跟前投訴說:「XXX 說我唱得很差。」我請他先回座位,因為我將說的一番話正可以回應他。

「孩子,你們見過指紋辨識系統嗎?」

聽到我無端說起些題外話,孩子隨即安靜下來。

「我指的是那種需要靠指紋開鎖的工具,譬如我的電話需要用指紋解鎖,也有些人開啟家裏大門時,用的不是鎖匙,而是指紋,當你將手指放在門鎖上,大門便會自動打開。」

在我比劃之際,有位同學大叫:「噢!我知道!我家的門鎖也是這種!」

既然有用家,我便問他:「那如果小偷來了怎辦?他也可以將指頭放在門鎖上啊!」

「不行,門不會開的,因為他的指紋不一樣。」他一句說出重點。

我也開始入正題了:「原來如此,其實全世界的人指紋都不一樣呢!所以指紋辨識系統只會為已儲存的指紋開鎖。孩子,你們知道嗎,除了指紋辨識系統外,也有聲音辨識系統。在這世界上,你不會找到一把跟自己的聲音一模一樣的聲音呢!所以說,聲音跟指紋一樣,是獨一無二的。」

有孩子腦筋轉得快,問到:「即是可以用聲音開門嗎?」我答:「技術上應該可以,但這並未普及。」

我繼續說:「我即將邀請你們當中有興趣參加合唱團的同學,為大家演唱。你以為我在選『最好』的聲音嗎?才不是! Ms Yu 只希望選出『最合適』的聲音,不被選上不代表你唱得不好,明白了嗎?」他們點頭,我感覺到一些疑慮似乎消除了。

我繼續說:「能夠一次過聽到多把不同的聲音,是我們的幸運。既然聲音獨一無二,所以沒有好壞之分。正因如此,取笑別人的聲音是愚蠢。」

一說道理,有孩子便開始分心了,於是我轉個問題:「如果 Ms Yu 告訴你,我覺得長黑色頭髮的人比長啡色頭髮的人優秀,你會認同我嗎?」

聽到我說傻話,全班便哈哈大笑:「才不會!這樣說真笨!他們不過是不一樣而已!」

我立刻說:「沒錯!既然不一樣,拿兩者比較是多餘的!正如有些孩子會取笑別人的歌聲,除了沒禮貌之外,其實更凸顯自己很笨呢!孩子,讓我們來做個有腦袋、會思考的聽眾,現在一起聽聽每位同學的歌聲如何不一樣,好嗎?」

孩子們似乎都忘記了老師其實正在選拔,專心一致期待聆聽大家的演出。最後,我喜見每班的大多數的學生都願意站起來試唱,當中有大聲的、有輕聲的、有聲音清脆的、有的聲音沙啞、有唱低了八度的、有音準有待改善的……同學用心唱,其他孩子細心傾聽著,時而微笑、時而皺眉,沒有人認為哪位的聲音是可笑的。他們正在用有限的音樂認知去分析聽來的聲音 — 選拔是其次,我希望他們學的是聆聽的一課。

表演藝術是種表演者與觀眾之間的互動,換言之,表演的時候兩者缺一不可。沒有表演者會希望對牛彈琴,所以培養一群有質素的聽眾其實跟培養一群優秀的音樂家同等重要呢!

老實說,我一向不太熱衷選拔或比賽,因為我覺得成王敗寇那滋味,不應該是太小的孩子需要面對的感受。多少孩子因為贏了而驕傲得不可一世;也有不少孩子因為輸了而挫敗得一蹶不振,有時需要善後的比準備的功夫更多。但當避免不了時,我們別忘記在每次選拔的前後,替孩子好好梳理情緒。

相信我,這時間不會白花,因為如果他們日後選擇繼續深造,選拔是表演藝術裏必經的關口。而能夠在選拔中脫穎而出的,往往不是那種只擁有超高技巧的參賽者,而是那些越戰越強、擁有極佳心理質素的演奏家。

原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