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浩恩

梁浩恩

政治系畢業,輕度 Asperger 患者,喜歡下國際象棋,讀書和寫作,健身和游泳。

2019/1/6 - 11:26

買豬柳蛋漢堡餐的人

圖片來源:澳洲麥當勞網頁

圖片來源:澳洲麥當勞網頁

黃絲藍絲填海填地本土大中華南亞左中右,依我說都不是社會的出路,只有當香港社會上再沒有會購買豬柳蛋漢堡餐的人,這個社會才真的有希望。

星期五晚上在 IFC 健完身之後,走到環球大廈旁的吉野家買了個牛雞雙併,外加凍烏龍溫泉玉子。五分鐘之後還是覺得很肚餓,低頭看一看 Fitbit 還是九點五十三分,於是出門口向左走到一百米外的麥當勞,打算買個雞翼餐醫肚。

走進門口就看見前面的女生和兩個朋友一同排隊,女生則排在兩個朋友的後面,我就在女生之後。還沒有輪到我的時候,我的目光停留在天花的價錢牌,心裡想著脆味拼盤加龍蝦湯要多少錢。到了只剩下我和那女生的時候,我看了看收銀機的畫面,她點的餐是豬柳蛋漢堡餐。

廣告

非常難以理解這年頭為什麼還有人點豬柳蛋漢堡餐。

以今天在中環的豬柳蛋漢堡餐來說,買一個豬柳蛋漢堡餐要三十六個半,但是以一個剛加價的麥樂雞餐來說也只是二十五元,而因為豬柳蛋一直以來都是十元,加了 10% 也只是十一元,兩者相加還只是三十六,比豬柳蛋漢堡餐還便宜五毛,而且還多送一盒麥樂雞。要是你真的不吃麥樂雞跟店員說就可以,能省五毛得五毛,也足以在 Yahoo 新聞買到一條不錯的評論。

「買個餐再單買會平少少。」提點前面的女生這樣買會比較便宜,但是女生也沒有回頭望我一眼,也一言不發,這時候的氣氛比 Etihad 場內利迷更冷。店員在過了五六秒之後問了一句「那你要不要改單」,女生搖頭之下拿了食物就走。到我也買了食物之後坐下來,一路吃時和那女生對到兩次眼,但是我也沒在怕,就給她盯回直到她視線游走離開。

輔導我的心理學家都已經說過 Asperger 的人很喜歡 police 別人,老是喜歡在別人沒有要求你的幫忙的時候加嘴,我猜有很多人就是了解不要在別人沒開口時多嘴,所以才默不作聲怕多事。她接受意見是一種反應,沒反應也是一種反應;但依我來看開口是錯,不開口也是錯。我猛然發覺社會上種種問題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讓麥當勞的顧客不要再買豬柳蛋漢堡餐。

因為雖然一種包養百樣人,但胸不平何以平天下。連在設身處地人人都會買的麥當勞也無法說清楚為什麼不應該買豬柳蛋漢堡餐,你就知道這世界真的什麼人都有。

「你改變不了特朗普,你連你媽都改變不了,」馬雲的霸氣確有其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