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複雜與徒然

2018/6/20 — 12:03

資料圖片,來源:pixabay.com

資料圖片,來源:pixabay.com

這個年頭,教會的運作愈來愈複雜。

當然,複雜不一定是錯誤。有計劃、有策略、有部署的教會牧養,總比沒有的好。複雜可以是教會用心精密的成果。不過,當這複雜性沒有帶來應有的牧養成效,甚至阻礙了信徒生命,這複雜性就需要被認真檢討。

這是教會複雜化的起點:複雜化源於單純的初心。為了福音、為了牧養、為了耶穌。基於單純的初心,有人開始計劃。有了計劃,就有事工要推動。有了要推動的事工,就有各式各樣的聚會。有了各式各樣的聚會,就有林林總總的會議。以此類推,教會的事情就愈來愈多。單純的初心,結果卻帶來一大串不太單純的聚會、事工與會議。我再強調,這些聚會、事工、會議都是基於純全的動機、愛主的目的、為著眾人與福音的好處。

廣告

不過,日子久了,事工愈來愈多,真正的得著卻愈來愈少。無論是傳道人或信徒,他們都在這複雜的教會運作下賣命。後果卻是徒然。

這些年來,不少教會都進入這「徒然」狀態。諷刺的是,情況雖然徒然,每個人卻往往是盡心、盡性、盡意的。不過,這不正就是「徒然」的定義嗎?不是教會內有誰懶散不務正業,不是教會有窮兇極惡之。不,教會仍然竭力作主工、忠心事主、盡心盡力。不是傳道人懶惰,也不是信徒不愛主。不過,教會卻在不知「為何」的情況下,忙碌地蹉跎著歲月。

廣告

傳道人這行業變得愈來愈繁瑣。傳道人的工作不再只是牧養與關懷,他們花掉大部份時間營運教會各式各樣的活動 — 開會、策劃、出席教會的「恆常」與「非恆常」的聚會。真的,教會聚會之多,導致傳道人根本無法正常地花心思與時間作真正有意義的牧養工作。別誤會,我從來沒有天真地認為傳道人只以「祈禱與傳道為念」。但是,在這繁瑣的事工文化下,傳道工作往往本末倒置。傳道淪為營運與維持教會聚會的員工,真正的牧養時間卻愈來愈少。

另一邊廂,信徒的教會生活也變得愈來愈複雜。在繁瑣的教會文化下,教會不單以聚會作為牧養信徒的手段,更以聚會的參與度來量度信徒的生命。所謂「理想」信徒,他們被期望參與星期三祈禱會、週末小組團契、星期日主日學,更被期望在教會某事奉部門熱心參與事奉(大概都是開會、搞活動、為教會舉辦更多聚會)。如此,「透過事奉來牧養」成為一個很弔詭的概念,信徒的生命與教會的命運被捆綁在一起,最後的結果卻是兩敗俱傷。

如此,教會的聚會愈來愈多,傳道人與信徒愈來愈忙,但聚會所產生出來的果效卻愈來愈低。這是我多次親耳從信徒口中道出的心聲:崇拜非常枯燥乏味。聚會完結後剩下只是一種虛無。不,他們不是要求教會的聚會娛樂性豐富,他們只是期望能夠在教會中經歷一點點信仰。不過,結果卻是:崇拜完結了,聚會參加了,他們卻問:「究竟我今日在教會做了甚麼?」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