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分手的情書

2018/8/10 — 15:06

電影《情書》劇照

電影《情書》劇照

許多做創作的,大概也比普通人多愁善感和勇於以真性情去表達真我,浪漫總是多一點。

兩年前,由於我們上海分公司失掉了一個大客戶,亦因種種人事因素,要辭退當時的 ECD(執行創意總監)。在雙方同意之下,給予「辭職通知」兩個月的期限。記得到了正式「被分手」的那一天,剛剛好是平安夜,那天晚上,我收到那位 ECD 的一封長達兩頁紙的電郵。那封電郵,仿如分手的情書,不但真摰,亦覺深刻,教人不期然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信中最後一段寫道:「有人說,分手亦是朋友,我想這要麼是沒愛過,要麼是分手不痛。今天,是我被分手的第 61 天,事到如今,也該有個結局。我還是好好走吧。12 月 24 日,平安夜,讓我們好好說聲再見。這一次離開,應該是再也不會回來了。祝,好。」

又有一次,有一位在公司工作了三年的文青女孩要辭職,原因是她突然發現心中有一扇從不察覺的窗,一旦打開了,就怎也無法再把它關上。無論我如何輓留及游說,似乎去意已決,唯有好讓她去「看看窗外的世界」。最後,她也是離開了。可能大家就是比較感性、也大膽率直、敢愛敢恨,所以在廣告行,同性戀人或雙性戀人的對外公開,都總比其他行業為多。就是因為比較包容、容易被人接受,見怪不怪吧。

廣告

事隔兩年,事過境遷。那位打開了心窗的文青女孩離開後也轉了幾份工,兜兜轉轉,最後,在一個月前終於決定回來了。另一邊廂,上星期,碰巧我們剛剛又掉了另一個大客戶,那天,我突然收到那位兩年前被分手的 ECD 的短訊,內容是:「我剛聽說客戶 D 掉了。一下子,心一沉。你還好吧……」我忽然忐忑了一陣子,不是因為掉了那客戶,而是因為這位「舊情人」傳來的問候,有點不知所措。

 

廣告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