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螞蟻搬家 — 江戶東京建物園

2018/11/16 — 14:50

東京小金井公園內的「江戶東京建物園」

東京小金井公園內的「江戶東京建物園」

動畫大師宮崎駿經常流連的「圖書館」是怎樣的?

那地方叫作「江戶東京建物園」:一個沒有書本的世界,可供參考的,是一幢幢珍貴的歷史建築。

1993 年落成的建物園,位在東京小金井公園內,佔地七公頃,是日本極少數戶外博物館之一。

廣告

那些散落東京各地,難以保育但文化價值極高的歷史建築,二十年來逐一被遷移至此,開園之初有十三座,至今數量增至三十,包括農舍、住宅、澡堂、照相館、居酒屋等,橫跨江戶至昭和初年。

給拆下來的建築,連帶本來放在裡頭的每一件家具貨品裝飾陳設,統統遷到園內重組修復,然後展出。

廣告

宮崎駿的吉卜力工作室於 1985 年成立,位置剛巧在建物園附近,見證博物館誕生;而他不時往該處散步,沿路建築都成靈感,孕育為《千與千尋》的場景:電影中大大小小的建築,顯然參考園內樓房而繪製,比如文具店「武居三省堂」,一整排高於牆壁、擺放文具的抽屜,就是湯屋爺爺中藥櫃的原型。

兩者有來有往,後來園方的吉祥物「江戶丸」,由宮崎駿負責設計,靈感來自園內時有出沒的毛毛蟲;2014 年園方舉辦過「吉卜力的立體建築展」,特別展出動畫中經典建築的模型、製作過程等,方便戲迷實地比對,親密關係不言而喻。

建物園的出現,除了為研究日本建築打開一面窗口,供應創作養份,尚有更重要的社會意義:每一幢展品都屬歷史真跡,空間運用及佈局均與遷拆前一模一樣,絕非仿製或模型,說得上文化財產,透過建築呈現某段時空的民生風貌。

譬如大正時期(1912-1926),日本受歐洲浪漫主義影響,西洋現代式建築冒起,當中表表者,要數到前川國男的故居:日本近代建築師,曾經留學法國,是日本現代主義建築的重要推手。

二次大戰期間,他在建材嚴重短缺下建造大屋,放棄鋼筋混凝土設計,以磚瓦作頂,佐以大量木材,意外地保留傳統和式韻味,內部結構可是異常摩登,強調工整對稱、採光度與空間感,並且加設書房、傭人房及西式衛浴等,既古亦今,和洋共融,在當時來說非常破格,是劃時代作品。

園內還有一條昭和年代的商店街,雲集花店、五金行、醬油店、旅館、料理亭等,街道經過堆砌,然而所有店舖都屬真有其戶,如實展示那些年的平民日常。

像已成拍照熱點、1929 年啟用的「子寶湯」,男湯以神聖的富士山壁畫作背景,女湯則是鄰近山腰景致,唯有隔著高牆去遠眺(或想望)聖山,反映出某個年頭性別待遇的迥異。

站在古蹟保育角度,這麼一種原地拆卸、覓地重組的手法,或許少不免惹來爭議:當建築離開所在地,跟地區歷史(以及曾拉上關係的使用者)脫勾,是否還能完整無誤地留得住人文涵義?

但無可否認,這些大宅、花店、五金行、醬油店……因為一場螞蟻搬家式的壯舉,具體地封存著當代建築美學,並將繼續為後人帶來啟發。

而日本人巨細無遺的精神,既得以讓年代印記絲絲入扣地呈現,也為經常面臨古蹟保衛戰役的香港,提供了值得思考的示範:敬重一座精彩建築,等於敬重一個城市的過去。

最後留住的不獨樓房,還有身份的憑證,以及一份對美麗該有的堅持。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