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萬有獎(四)

2017/6/15 — 10:28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四)

「有件靈異事件想同妳商量。」晚飯時 Jenny 聽 Rex 這樣說。

其時他們在吃飯,Jenny 正盯螢幕看 NOW 新聞報道英國脫歐的消息。其實她一直在等他開口,畢竟已經結婚十年。任職銀行的她每日六點準時下班,七點鐘到家,七點半吃老公做的飯,開電視看新聞聽老公發表觀點,日復日年復年。Jenny 對此沒有一點不滿。她有個同事常埋怨說家中男人口水太多,以為自己甚麼都懂,Jenny 卻從不這樣說 Rex。一來她真的覺得 Rex 甚麼都懂,二來,她甚麼都不懂──因此她很樂意每日一小時,聆聽老公演說。她把這當做自己的專屬清談節目。

廣告

然而今日丈夫卻幾乎沒說話,這令她多少意識到丈夫有心事,只是她不多問。她從不多問。

「甚麼事?」Jenny 說。

廣告

「我得到一個獎。」

「你還能得獎。」Jenny 笑道。

「而且獎金有一千萬。」

「一千萬港元。」

Rex 點頭。

「你意思是,你得獎還是中獎?」

Rex 便說今天早上那通電話的事。

「聽起來像≪警訊≫。」她說。

「所以我才問,是不是玩電話。」

「為甚麼要頒給你?」

「可能想用錢塞住我把口。」他說。「而且我不知道要不要接受這個獎。」

「為甚麼不接受?」

「我不想接受那些人的恩惠。」

「鬥氣?」

「就是做人要有原則。」

Jenny 放下筷子。

「我們不缺錢用,你怎樣選擇我都支持。」她說。

然而 Rex 想的不是她所想的那個意思。「但我有個願望,曾經告訴過妳。這獎不僅給錢,還給行政支援,它可以幫我實現這個願望......」

「我不知道你有甚麼願望。」她說。

Rex 伸手抓他後腦勺上的凌亂頭髮。Jenny 等他說。他仍不說,她便知道要自己想。

「指揮那個甚麼甚麼?」她說。

「就是那個。」

已經是結婚前的事。一個晚上兩個人在酒吧喝酒,喝得興奮的 Rex 對 Jenny 說,他有一個夢,就是指揮一個管弦樂團,按他的詮釋將全套共九首馬勒交響曲演繹一遍。當然夢只是夢,指揮技術他一竅不通,不可能有樂團願意將指揮棒交到他手裡。是已一直以來 Rex 把這個想法收進內心最深處,頂多在聆聽別人演奏馬勒的時候自言自語「如果是我就不會這樣做」、「這裡的表現完全做錯效果」、「垃圾,一點都不懂馬勒」。

他做夢也沒想到,如此遙不可及的夢也有實現的可能。

Jenny 問:「拿了這個獎,接下來會怎樣?」

Rex 說:「也許我會與某個樂團擬定合作計劃。此外也要學習指揮技巧,也許是自學,再聘老師指導。而在這一切發生之前,我不得不先接受一大堆傳媒訪問。那些我罵過的人可樂了,他們會說我是五十步笑百步,見錢開眼。」

「要是你跟這些人解釋清楚?」

「我是見錢開眼,又能解釋甚麼呢?」

「你都算見錢開眼,我這些做銀行的就是金錢傀儡。」

「不,我是想要這一千萬。畢竟它可以幫我完夢,但同時間恐怕我也不可以接受自己。我大概不會再教書了。」

「而若你不要,你可以一直教下去,而且教得很開心。」

「會更開心,因為會對自己更有信心:看,我以身作則。我叫你們不要成為金錢遊戲的奴隸,我也這樣做了。」

Jenny 起身,將一隻寫上 Gustav Mahler 的唱片放進 hi-fi,銅管樂聲響起,她閱讀封面的文字,又翻到背後看。她聽到 Rex 說:「Mahler 1,Klaus Tennstedt 與 London Phil 的版本。」準確無誤。幾乎是平生第一次,她認真聽這個叫做馬勒的人的作品。

「到底有甚麼好聽?」聽到一半,她問。

「那是一種感覺。他的旋律帶動你情緒起伏,像個嚮導,引領你看某幅油畫裡面的世界。不過這也可能只是我的想像,也許它不過是很純粹的情緒反應,或者腎上腺素反應,或者神經反應,像吸毒的人看見幻象。」

「這麼負面?」

「我不能證明它是正面。」

「所以這一千萬就像是送給你買毒品?」

「是這麼回事。」

「不太健康哪。」Jenny 說。

「是不太健康。」

第一樂章終結後,第二樂章上演。Jenny 把音量調小,但看到 Rex 的食指有意無意隨音樂揮動,她又把音量調大。

二人一起把四個樂章全部聽完。Jenny 確認唱機的跳字顯示播放完畢,執起 Rex 的手說:「老公,我擔心。」

「我也擔心。」

她嘆氣。「誰叫我嫁給一個藝術家。」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