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萬有獎(六)

2017/6/17 — 10:28

資料圖片 l brevity isn't funny@flickr(CC BY-NC 2.0)

資料圖片 l brevity isn't [email protected](CC BY-NC 2.0)

(六)

周五午後,Jenny 上班,Rex 獨自在家。Hi-fi 正播放馬勒第五交響曲。輕快的弦樂氤氳靉靆,瀰漫客廳,除卻 Rex 一米範圍以內。端坐喇叭前的 Rex 正手肘拄膝蓋,托腮沉思。他沒在聽,也聽不到──五秒鐘後,他衝入廁所嘔吐。

那已經不是他第一次嘔吐。徵狀從他對嘉嘉說謊後開始出現。那天他離開藝術研究中心,走在銅鑼灣街頭,腦海重覆的只有一句話:「這是個錯誤。」他對自己說,謊言之所以衝口而出,只是因為心煩意亂,一時讓魔鬼有機可乘。換句話說,騙嘉嘉的是魔鬼而不是他。然而他很快便又否定這說法,認定自己只是在逃避責任。「總之,你就是個騙子。你就是為錢背叛自己,背叛學生。你不配做老師,遑論教授文化藝術。」他對自己說。回家後,Rex 想聽點音樂調整心情,但聽不到一句,異樣的反胃感便出現,直至他將音量扭滅,這感覺才能消失。

廣告

此後每當他聽古典音樂,這種反胃感都會纏繞他,像不散的陰魂。他試過「強行闖關」,勉強自己聽下去,果然吐,最高紀錄只有連續聽十二秒。

沒有古典音樂的日子是難熬的,Rex 感到自己變得煩躁。煩躁在周五晚上達到頂峰。那夜 Jenny 問他獎項的事,Rex 喝道:「妳就這麼想要錢?」Jenny 吃一驚,Rex 自己也吃一驚。被喝的 Jenny 一言不發返回房間。根據以往默契,Rex 須要進去哄她,然而他卻沒這樣做,因為他自己也在氣。他好想念古典音樂。把唱片放進 Hi-fi,按下 play 鍵,三秒,五秒,七秒,吐了。Jenny 聽見老公嘔吐,連忙奔出,搓揉 Rex 的背,問他是不是覺得不舒服。

廣告

Rex 吐得眼淚直流。「我也不知道。」他說。

Jenny 倒水給他嗽口,再倒一杯給他喝,然後把 Rex 拖上床。「今天就甚麼都不要說,先睡。」她關燈。Rex 睡不著,心裡想:「這也許是古典音樂之神給我的懲罰,因為我對嘉嘉說謊,所以古典音樂神要我受罪。」連他自己也出乎意料的是,想到這裡自己竟覺舒服些。「如果神會懲罰我,那就表示祂還沒離棄我。」Rex 猜想那些他罵過的虛偽的人是否同樣會受神的懲治,答案很可能是 no。「若那些人得到萬有獎,一定會臉不紅耳不熱地收下,像兌六合彩彩票那樣理所當然。」只有他會自尋煩惱,一個人受罪,他如此認為。

他想起吳教授。吳教授曾經在大學教過他班雅明理論,他的課總是坐滿整個演講廳,因為這位老教授,堪稱香港班雅明權威,然而他上課卻常這樣說:「I am not sure.」解釋班雅明對時間的觀念時他說「I am sure, but...」談班雅明看翻譯,他講:「Perhaps he means… I am not sure.」即便是簡單篇章如 The Storyteller,他也會講「May be I am wrong.」Rex 聽課時對這些「頭盔」甚煩厭,心想「你唔 sure,唔該搞到 sure 先來教書」,不料他的同學卻對吳教授讚譽有加,認為他之所以戴「頭盔」不是因為他不懂,而是因為他太懂。他們說,唯有當你真正熟悉一套理論,你才會了然這套理論的局限性。

Rex 聽罷,一笑置之。

如今在自家床上,撫摸自己的胃袋,Rex 想起這件事。他又想:吳教授是否知道,當他說 not sure 時,他在談論甚麼?Rex 後悔當初沒有足夠智慧問他這事。不過這也是無所謂的,誰在乎這個呢?連 Rex 自己也不在乎。睡醒後,他已經連自己想過這一點都不記得。他記得的只有第一時間奔到 Hi-fi 處,放馬勒交響曲來聽。

他捱不過十二秒,還是吐,其實是吐得更厲害。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