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舉手之勞

2018/7/12 — 18:44

西藏拉薩的手機店,到底左邊是山寨,還是右邊是山寨呢?答案是 — 兩邊都山寨。

西藏拉薩的手機店,到底左邊是山寨,還是右邊是山寨呢?答案是 — 兩邊都山寨。

學會說不,是人生必經階段及必需技能。有朋友忽然拿著一篇手寫文件給我,說:「你打字打得快,可以幫我輸入電腦嗎?」又有一個朋友拿了電腦、iPad、手機給我說:「你幫我維修一下,安幾個軟件吧。」還有一個朋友,把一份中文檔案拿來,叫我幫忙翻譯成英文。

他們見我遲疑片刻,便說:「你打字這麼快,應該不會花很多時間吧!」「你這麼熟電腦,應該不會太麻煩你吧!」「你英文那麼好,應該不會有甚麼困難吧!」我看那份手寫文件,有幾千字,怎麼也會花一個多小時。用個電腦,無論是我熟悉或不熟悉的系統,隨時可以花上半天。至於翻譯文件,是個菜單,兩百多項,又要花多少時間?

開咖啡館後,遇到的人流越來越多,如果每個人都因為你的一點才能而叫你做這做那,你又能滿足多少人的要求?早幾年我身邊有些好友也買了 iPhone 或 iPad,他們問我如何使用,我便幫忙開立 Apple ID 的戶口,設定密碼,下載一堆應用,這個過程當然不算困難,而且朋友之間平時互相幫忙,我也樂意。朋友見我花了不少時間和精力,不好意思地說抱歉,我謙說:「這只是舉手之勞。」

廣告

幫朋友當然沒問題,但過了一會,有些人(又或是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似乎發現我會操作電子產品,居然就拿著一堆手機來叫我幫忙安裝或維修。我較熟悉的系統是 iOS,但對方卻覺得反正都是手機,完全一樣,Android 的也拿來問我這問我那,而且問得越來越不客氣。我在工作之時,不熟的人忽然就拿個電腦過來,叫我幫忙看看。我在寫文之時,素未謀面的人居然把手機遞到我面前,問我如何操作。有些客人來喝咖啡,乾脆把 iPad 放在店裡,說:「你幫我安幾個 app,我四、五天以後來取。」還試過有後生仔抱著 iPad 進來,劈頭便問:「聽說你們這裡可以修手機,幫我看看吧。」

然後,我就學會拒絕了。

廣告

很多人可能不相信,但我以前對於這種情況,真的不知如何說「不」。事情越來越忙,也越來越感到不勝應付,我不怕浪費時間,但總覺得如果要虛度光陰,也應該花在值得花的人身上,又或是用在自己喜歡或覺得有意義的事情之上。明明自己也覺得煩,但又不好意思拒絕,硬著頭皮去做自己不願意幹的事情,浪費數小時,實屬無謂。

我開始學會拒絕,學會說「不」。轉捩點大概是,有人要我幫忙,我略為遲疑,對方卻跟我說:「你就幫我弄一下,反正是舉手之勞嘛!」舉手之勞是甚麼意思呢?按我的理解,「舉手之勞」屬自謙之詞,雖然對我來說沒有甚麼難道,但也得花上一兩個小時。我幫了朋友,朋友答謝我,我當然可以自謙說是「舉手之勞」,但怎麼別人有求於我,卻先替我說這是「舉手之勞」呢?

就像稱呼別人的孩子為「犬子」,把人家老婆叫「賤妻」,叫阿婆做「老奴」,稱道士為「貧道」,這些明明是當事人用在自己身上的自謙之詞,怎麼會由別人用上呢?我發覺社會上,有不少人把自謙之詞搞錯了,而用錯配最頻密的謙詞,肯定就是把別人努力或不努力的付出,都當作是「舉手之勞」。

學會說「不」,肯定是最重要或必要的技能之一。說「不」並非拒絕一切幫忙的請求,但會看是誰人開口,對方動機,別人態度等。身邊總有一些朋友,你會更願意為對方花上時間及心機,而這些人都有一個特點,就是你幫他們付出,不問回報,也絕對不會後悔。

不過,現在如果有人問我:「明明只是舉手之勞,只是用你一點時間,為甚麼你也不願意幫我呢?」我就會直接回答:「正是因為你覺得這只是舉手之勞,我才不願意幫忙。」

題外話,以前收過不少寫序言的邀請,我也答應過很多次。只是有一次對方這樣寫:「出版社和我都認為,如果我的書有你寫的代序,肯定可以錦上添花。以你樂於助人的性格,我相信你會幫我這個忙。」

就是因為最後這句,我便毫不猶豫,一口拒絕。

 

更多文章,請看薯伯伯的博客:http://pazu.me
更多照片,請看薯伯伯的 Instagram:http://instagram.com/pazu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