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練字足跡(五十六至五十七)

2018/4/30 — 12:18

(五十六)
四月八日

杜甫這首《觀公孫大娘弟子舞劍器行並序》為其經典之作,詩人憶述幼年親睹公孫大娘之劍舞,起首八句描繪了那一幕:

「昔有佳人公孫氏,一舞劍器動四方。觀者如山色沮喪,天地為之久低昂。霍如羿射九日落,矯如群帝驂龍翔。來如雷霆收震怒,罷如江海凝清光。」

廣告

舞劍之際,天地變色,有若雷電轟炸; 揮動之時,如后羿射落九日,如天帝御騎巨龍翱翔天空; 收劍止舞一刻,則如江海止息時透出的亮光。

天啊,這哪裡是舞蹈,縱是還珠樓主筆下仙俠發動紫青雙劍斬魔的場景也不能過。難怪後世對公孫大娘這位「佳人」多有暇想,甚至有想像她的劍舞為絕世武功的故事出現。實在不得不佩服杜甫的想像力和筆力。

廣告

不過,公孫大娘的劍舞確是絕非凡品,此詩序末載有一逸事,足為佐證:以草書閒名的張旭,正是因常觀此劍舞,令其草書功力大進!可見不同藝術、技藝之間,實有相通之處,端看你悟性足否了。

不知現世有否甚麼是小子觀摩後,能令楷書大進呢?嗯......悟性這樣低,應該是沒有的了,還是乖乖努力練字吧。

***************
(五十七)
四月十三日

李商隱之《韓碑》,指的是韓愈所作的平淮西碑,道出了唐憲宗在位其間的一回紛爭,呈現了文人間的一份惺惺相惜。

事緣唐憲宗在位之時,曾命宰相裴度率軍平淮西藩鎮亂事,果凱旋而歸。憲宗特命韓愈撰寫《平淮西碑》紀念此功。原本一件美事,怎料在戰事中立有大功的將軍李愬及其部下不滿碑文中未足彰其功,兼之李將軍之妻為憲宗姑母之女,也因此事入宮向憲宗進言。皇帝為平息爭議,故命人磨去石碑上韓愈之文,令另一翰林學士重寫碑文,事件亦以此為定局。

暖男李商隱登場了。為著韓愈的遭遇,他憤而寫下這首《韓碑》,為其抱不平。詩中對韓愈之碑文讚美之句不絕,「公子斯文若元氣,先時已入人肝脾」,指其文章有若天地元氣,發表後已讓深入觀者之肝脾,刻骨銘心了;「湯盤孔鼎有述作,今無其器存其辭」,湯盤相傳為商湯沐浴之具,孔鼎則是孔子祖先之鼎,二者已不存,但內刻之銘文卻能傳於後世,李商隱是以此二器比之韓愈碑文,物不存,文章仍能長存,流芳後世。詩人於尾聲更說「願書萬本誦萬遍」,願為這樣的美文抄寫一萬回,誦讀一萬遍。
所謂「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韓愈若非遭逢此厄,哪能獲得這樣的惺惺相惜?小子想,足夠補償韓愈被磨去碑文的打擊了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