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等待交給我們 陪伴留給孩子

2017/6/8 — 15:27

最近,在國內看到一個新的麥記廣告,講述一個媽媽跟她的兒子的故事。Working mom今天在大陸也很普遍,要趕這樣、趕那樣,懶床、打扮、化妝、傾電話......孩子想要得到她的一刻專注也不容易,每每都要「等一下」、再「等一下」、又再「等一下」。

兒子忍不住稚氣的問媽媽:「媽媽,等一下是多少下?」最後來到麥記,點完餐,媽媽終於可以跟兒子共聚一刻,因為麥記全新推出送餐到桌服務,坐着等,餐食就會為你送到。香港人喜歡這個服務與否,不重要,起碼個廣告的信息是清晰的,故事是有共鳴的。

另一個多年前的香港麥記廣告,描述一個typical虎媽,在一個平常不過的weekend,拖住兒子趕這趕那,跑去學圍棋、練小提琴、學游水,快要喘不過氣來,中途跑入麥記吃個quick lunch,兒子還未吃完,卻生性的問媽媽:「媽咪,要走啦?」媽媽回答道:「唔使急,慢慢食。」

廣告

兩個麥記廣告,不同年代,不同城市,媽媽和兒子,一個追趕,一個等待。其實,時光荏苒,我們到底在趕甚麼、等甚麼?

不知大家有沒有看過龍應台的《給美君的信》?龍應台才華洋溢,一生之中,有過不少情人。與情人吃飯、散步、喝咖啡、在清晨五點摸黑到寒冷的擎天崗看日出,點亮滿山芒草、去台東海邊看星斗到凌晨三點、也到過沙漠裏看檸檬黃的月亮華麗升起。

廣告

唯獨是她背後有一個人,比她的任何一位情人更加默默的、日復日、年復年的緊緊的跟着她,追着她,從青春去到年華盡洗,一直守在她的身旁,今天已患上老人痴呆,連最痛愛的女兒也不再認識。這位名叫美君的女人,其實就是龍應台的媽媽。

這些年來,她從來就沒有把媽媽當作一個情人,沒有說過一句情話,沒有寫過一封信、一首詩,沒有看過一齣戲、一個音樂會,更沒有一起看過日出時的魚肚白和日落間的幻變霞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