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穿越唐朝(二之二)

2018/5/15 — 9:00

日本畫家細田栄之所繪楊貴妃畫像
via Wikipedia

日本畫家細田栄之所繪楊貴妃畫像
via Wikipedia

要穿越唐朝,又怕身份敗露被拉入大理寺斬去手脚變成人棍,假扮胡人是最好辦法。為求連戲,須知道一點歴史及地理常識,改一個似樣的藝名。那時候的胡族,來自鲜卑、羌、吐蕃、突厥、哈密、回鶻等地,即是現在的蒙古、土耳其、藏、維吾爾族。自我介紹時說來自中亞,選一個小國,如屈霜你迦、弭秣賀,這些讀完之後,其他人也絕對記不到的地方,然後改姓康,應該非常穩妥。因為根據超武九姓記載,康姓是西域大姓,便如今天韓國人理所當然姓金一樣。

運輸工具沒問題,人身安全搞定,下一步便是訂酒店。沒有網上資料、 KOL 推介,胡亂投棧,很易中招。大家不用急,我提議,回到唐朝,找地方過夜,索性走入長安平康里便是。平康里是甚麼地方?是唐朝首都最繁華的紅燈區,是李白、杜甫、白居易等人的熱門浦點。裏面有高級青樓及酒家,皇帝微服出巡,達官貴人招呼朋友,高中科舉賀它一賀,才子寫了幾首好詩希望歌妓紅牌代為傳誦,「五陵年少金市東,銀鞍白馬度春風。落花踏盡游何處?笑入胡姬酒肆中」,一律去平康里。

這裏是穿越唐朝最為重要的景點,根本是中環鏞記交換情報加蘇豪區加食街加六本木加中國城的超級組合,在此吃飯遊玩,鄰檯隨時是書法家柳公權,詩人孟浩然,常勝將軍李靖,作為遊客,我們還有甚麼好說?唐代宵禁,晚上過了時不得在街上行走,青樓固然備寢,高級一些的酒家,亦有上房給客人留宿。所以說,客棧也不用找,在平康里選最好的那幾間,皇帝偷走出來也住在這裏,他收貨,我們沒理由不收貨。    

廣告

下一個問題是,要帶多少錢才夠用呢?唐代的通用貨幣很混亂,有銅幣、布帛、銀元、金元及銀票飛錢。本來銀票最方便,但原來樣子已難考證,用紙油墨不易模仿當時特色,被識穿拉入衙門打六十大板,屁股開花,太危險。布帛嘛,又不能帶新秀麗拖行,抬著幾箱絹去時空旅行,青樓小姐見到,以為我們是苦力。金元面額太大,不普遍,應該是賄賂官員時才用得著。銅幣面額又太少,帶一點可以,主要還是用銀元。銀便是銀,古今一樣,根據出土唐代銀元去做,應該可行。青樓歌妓生活筆記「北里志」說,請一位小姐彈唱或酒令,一根蠟燭點完,收費三百文,即三兩銀。一頓飯要預多少支蠟燭呢?真是說不得準。加上飯錢、留宿、小費,一百兩銀少不得。內地一兩等於 50 克,一百兩等於要帶 5 公斤銀元上路。折合現在銀價,是二萬元港幣。很貴,這還是最低消費,紅牌,還得預備一整車銀元推入屋。難怪杜甫整天叫窮,這種生活,也只有富二代的李白才頂得住。我們穿越人要非常小心,红牌不能亂叫,更不能數錯蠟燭。

我說留宿,不等於小姐過夜。古代沒有防禦設備,又沒有盤尼西林,很難想像如何控制性病,那怕是唐朝豪放女名妓魚玄機肯見一面,我們只可遠觀談笑。說起衛生問題,亦應留心食物。熟食較安全,那時候很流行的生魚片「切鱠」,最好不要吃。食物中毒,上廁所,是極大煩惱。如何把複雜笨重的唐服,安全拿起不碰到地面,已很考智力、手力、脚力。然後又如何用另一手「拭穢」呢?

廣告

專用作清潔的草紙,在宋元之後才出現,唐代用的是樹葉,破布,或者是打磨光滑的木片竹片,叫「廁籌」。破布廁籌,用完,洗過,又再重用,端的是非常環保。想到這裏,不禁有點擔心,穿越唐朝,萬事俱備,總要如廁,到了非常時候,我只怕我沒有勇氣,把那一小片充滿班漬的廁籌拿起⋯⋯。

原刊於《飲食男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