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神臂老爸

2018/8/2 — 19:28

電影《神臂大叔》劇照

電影《神臂大叔》劇照

如果只可以專注練習一種運動,有信心練習過後會取得不俗成績,我很大機會選擇拗手瓜。至少年輕時曾經跟不少大個子火拚過,成績也不賴,大概跟一般認屎認屁「我都拗贏好多大隻過我」的程度差不多。可能小時候替父親農場幹過不少粗活,手臂力量向來不壞,後來在預科期間開始發育完成,個子雖小自感臂力比一般男生強。

自己唸文科班,男生較少,勢頭經常會給人多勢眾的理科男生壓著。試過在課堂小息,隔離班一位六呎高的藍球校隊男生自稱力氣厲害,不知他哪裡聽來小道消息,要求走過來想拗手瓜。過往跟個子相若的比賽,贏的機率也算高,甚至跟地盤工人比拚也沒害怕,但也未試過跟身高如此懸殊,而且看來算壯碩的高大男生作賽。尤其班房內許多女生在場,也有我少少暗戀的小英,他奶奶的把心一橫就拼命吧。

於是理科男生也來了幾位助慶,我倆在班房書房就開拗了。共三盤二勝,事前大家左對位右量尺,絲毫不想蝕底於對方,哇哇聲吶喊中,極激烈鬥爭中我們各先勝一局,他的確較強壯。第三局真的發了狂般互相嘶叫,最後真的透支了腎力,兩人谷到滿臉通紅把班枱都幾乎拗到斜傾倒下,才僅僅把他拗倒。前後該有四分鐘,那是人生最脫力最關節勞損的比拚。右手足足軟癱了一個星期,自此當我明知敵不過,會比較不堅持易放棄,不作傷身的垂死掙扎。

廣告

再強調,我沒有神力,亦遇過幾位如超強壯士,可怕到讓我迅間投降。其中一次,約二十歲自以為最強健的時候,唯一一次大膽挑戰四十多歲的父親,我們的手掌互相扣握,才真正量度到他的手掌比我粗壯巨大得多,互握時他幾乎把我的手掌完全包裹。他事先聲明讓賽,把手臂張開讓手背攤放在離我方枱面二吋位置,態度其實輕蔑,然後我只要把他拗下二吋碰枱面就可勝利。結果一開始拚力,我就感到碰上像機器的堅韌強度,我出盡吃奶力他亦紋風不動。然後他又幾乎沒太努力沒運過勁的,就輕輕鬆鬆把我整條手臂作一百六十度掹過去。記得我才剛剛在外邊贏了幾位體重比我強的對手,面對他仍無一拼之力。我後來想,如果經過適當苦練,他可能有機會代表港區比賽。我只是遺傳他不到一半的臂力,已夠我跟差不多個子的同輩牙擦逞強。現在他老了多躺在床,閒來無事數他腕表的鋼帶格數,竟然還比我多粗一格半。

Arm Wrestling 是一種最靜態也最暴烈的運動,其實雙方只比拚手臂幾個支撐點,動作不太大,比賽過程就是把對方手臂拗過來,甚至膊頭也沒有大動作。拗手瓜的力量好像奇妙,跟你打出一拳有多重,能舉起幾多百公斤的巨鐵,甚至是否可以一個人拉動火車頭亦未必有直接關係。據個人拗手瓜頭號偶像 Devon Larratt 形容,那是前臂內側一條不太顯眼的肌肉,你必須費盡心神把那小部分筋肉練壯,才可以跟強橫的對手力拚。除此之外,最廣泛認同就是五隻手指的握勁和腕力,所以台灣和日本都會叫做腕力大賽,跟英文 Arm Wrestling 不算是純粹直譯。別忘了介紹,台灣拗手瓜八十五公斤級別冠軍是蔡偉仁,個子一點不算高大,卻經常把中台日三地高手拗低,是一號人物。

廣告

當然來自加拿大的 Devon Larratt 才是我神級偶像。四十三歲 Devon 已處於半退役狀態,他的外形靚仔瀟灑,一張像舊超人基斯杜化李夫(Christopher Reeve)的俊臉,身體缐條優美,不像其他爆肌形怪獸對手,雖然他的手臂還是超粗壯。他外號「No Limit」,往往在比賽開端給對手甜頭,然後在劣勢憑技巧意志力挽狂瀾,曾大敗傳奇對手 John Brzenk 及超畸形粗左臂王 Oleg Zhokh 贏過兩次世界冠軍。六呎五的 Devon 曾接受在《權力遊戲》飾演巨山怪物,身高六呎九吋體重四百多磅,被譽為歐洲最強男人 Hafthor Bjornsson 約戰,他只是半開玩笑輕鬆愉快就把他掹下。唯一遺憾是他最終沒有跟來自烏克蘭,手指像香蕉般粗壯,外號綠色巨人的 Denis Cylenkov 作夢幻對决。

《神臂大叔》沒想像中好看,馬東石仍可愛,他實在挽救了大叔形像,為大叔在社會掙到個有利位置,非常不易。但正如大部分影迷會懷疑:拗手瓜怎麼可拍成電影,結果劇情有些俗套陳腔。讓人更懷念 1987 年史泰龍主演的《Over The Top》。的確要佩服他,不管拳手、退伍軍人、爬山家、逃獄犯甚至拗手瓜天王,他都有能力把那個角色的職業級水平演出來。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