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爽身粉的深思

2017/9/20 — 11:18

最近數年去旅行,行裝甚為簡便,跟中學生的書包差不多。在小背囊裡,我的梳裝袋所佔空間不多,只帶備簡單個人護理用品,唯獨有一樣東西,不是人人皆用,但我卻很喜歡,就是爽身粉。

我一直以為,很多成年人都會用上此物,但有次朋友看到我用,忽然問:「這麼大個人,還用爽身粉?」原來有些人心目中,爽身粉是小孩子才用的日常用品。記得以前在東南亞踩單車時,天氣極為潮濕,我總是帶備一瓶粉,把粉灑在單車褲裡,騎行起來,感覺清爽怡人。還記得有次不慎買了帶有薄荷香精的爽身粉,灑在同一部位,自然有種不一樣的清涼感覺。

鷹粟粉確係好

廣告

我現在經常細意審視自己所帶的每件旅遊用品,有時會想,用甚麼東西可以取代爽身粉。我之前通常是用強生的滑石粉,但後來上網查資料,有說滑石粉粉身較輕,容易吸進氣管,又甚至說是致癌,雖然未有確切的醫學證據,使用之時還是加倍小心。有次看到超市裡售賣同一牌子的爽身粉,寫著「 純正粟米粉」(pure cornstarch),我靈機一觸,心想與其買純正粟米粉的爽身粉,倒不如乾脆拿些煮食用的粟米粉,直接灑在身上。還記得第一次把粟米粉(鷹粟粉)灑到自己身上,頗感驚訝,因為居然跟滑石爽身粉沒有差別。而且一盒粟米粉才 8 元,有時遇上特價,更只用 6.8 元,較爽身粉便宜多。

至於用甚麼器皿放置粟米粉最好呢?我試過用 Humangear 的 Gotubb,也試過不同的小瓶,但發覺在衛生間環境最易操作的,其實就是強生本身的爽身粉膠樽。若要打開強生爽身粉的樽蓋,用一字螺絲批,先水平地把樽蓋與樽身輕度分離,再起勢用力撬起樽蓋。第一次打開時因為不知如何用力,可能有點困難,試多幾次便行。

廣告

一粉多用—— 免水洗髮劑

粟米粉本身是防黏劑,還有很多妙用,例如洗碗時若然戴不上膠手套,只要在裡面灑上少許粟米粉,即能輕易套上。對旅客而言,還有更神奇的用途,就是當作免水洗髮劑(dry shampoo)。我見坊間有些戶外用品店,售賣不用水洗的洗髮劑,通常是噴霧或粉末狀,價錢不算便宜,其實用粟米粉,即能起到極為接近的效果。

如果你頭油較多,但在旅途中不方便洗頭,例如晚上坐長途汽車,又或是剛到西藏,擔心洗頭會影響高原適應,那麼只用在頭皮上灑上少許粟米粉,輕揉半分鐘,粉末黏到頭皮上,便能清除頭油帶來的黏感。而粟米粉黏附在頭皮上,只要稍加輕揉,就不會看到滿頭白色。粟米粉不能完全取代洗髮水的清新感覺,但在需要之時,將就使用,也見其妙。實戰的經驗,如果粟米粉黏到衣服上,比較難即時清除,所以使用時最好把上衣覆蓋,又或是乾脆脫去衣服才灑粉。

護理用品深思

我發覺每次跟朋友說起用粟米粉來做爽身粉甚至乾水洗髮劑,都會引起眾人「哇」聲回應,有人甚至問我會否一不小心,在胳肋底下打了一個芡呢?(當然不會啦。)有人又問我:「那些吃的東西,真的可以放到皮膚上嗎?」想深一層,為甚麼我們把平日煮食的材料,用作護膚,居然會覺突兀。反而把一大堆不敢放到嘴巴的東西,外用到身上,才覺正常?

我們不是更應該問 —— 如果不敢內服,為甚麼又敢外敷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