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明哥的氣場

2018/10/8 — 12:28

可能是明哥的氣場,令到很多本來不會發生的事都會發生。他沒有問朋友會不會去東京呀,粉絲朋友自動出現,也沒有人組團,大家都找到自己的方法來到 Shinjuku Loft。事前也不知道誰會來誰不會來,結果要來的都來了。而且很有可能大家心𥚃面想的都是一樣,時代這麼壞,又發生了這麼多事,這就是們可以做的事情。

我帶了條仔來「明曲晚唱」的東京站。我們很少有機會出席甚麼公開場合,更不要說一個齊去演唱會,他的生活根本是從來沒有演唱會的。兩個耆英在這樣一個青春的場地拖住手聽歌,實在有點搞笑。

明哥是用英文講話,有很多英文歌,有國語歌,也有日本歌:是枝裕和的《比海還深》裡面鄧麗君的日本名曲《別離的預感》。這首歌呀,條仔竟然會唱,他還說明哥的日文說得很好呢。若果不是在日本,他也不能來,若果全是廣東歌,他又可能不能投入。現在這様,就是 perfect! 

廣告

演唱會之後,我投進了另一條仔的懷抱,又哭又笑。因為種種的陰差陽錯,多年來的一個心結,竟然在東京解開了。

然後我帶了另一條仔去了陳昇演唱會。他帶了我去Osaka,完成此行在 Sasakawa Peace Foundation 要做的工作,現在來了 Kyoto。

廣告

因為明哥在東京,引發了很多意想不到的相聚,很多說不出的感動。有些成為了娛樂新聞,有些成為了圏中的趣聞,有些成為我人生中重要 life event! 似乎是時候寫「我係何式凝,今年五十五歲」下集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