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德國無啖好食】前言

2018/6/27 — 12:07

其中一個德國非常出色的飲食形式,一定是去 Biergarten!(圖:Martin Falbisoner, WikiCommons)

其中一個德國非常出色的飲食形式,一定是去 Biergarten!(圖:Martin Falbisoner, WikiCommons)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到底德國是不是無啖好食?真是一念之間的事情。

近來,在香港人在德國的群組,這個永恒的討論又再被翻起。翻看留言,我覺得,來到德國的香港人,在食這一方面,實在是十分可憐…尤其是在香港識飲識食的朋友,來到德國慘叫:「德國無啖好食」。

我經常跟我的學生講,我是「德國教教主」,在此自然不得不「護教」。不反擊這種「德國食物地獄論」,氣難平。

廣告

德國的厨藝飲食文化,跟意大利和法國相比,當然相距甚遠,但其實也沒有大家想像中那麼差勁。在歐洲芸芸多個國家之中,德國擁有的三星米芝蓮餐廳的數目,緊接法國,竟然排名歐洲第二。小弟住的黑森林地帶,内有一小鎮 Baiersbronn,更是「星雲密佈」,坐擁兩間三星餐廳,一間兩星餐廳。他們採用黑森林的地區性食材,堅持用傳統的方式烹調,帶出黑森林的真味,摘星是實至名歸的。

Baiersbronn,一個極不起眼的德國小鎮(圖:A. Lehr, WikiCommons)

Baiersbronn,一個極不起眼的德國小鎮(圖:A. Lehr, WikiCommons)

廣告

當然,用米芝蓮作為德國飲食文化的基準是十分離地的。我等星斗市民,幾何有去米芝蓮餐廳的銀彈。所以,還是講講日常生活我對德國飲食的認知。

總體來說,德國人對飲食的追求,的確沒有法國人高。早陣子在收音機上面聽到一個報道:德國人花錢買車,出手闊綽,但是去超級市場買菜的時候,卻錙銖必計。平均來算,法國人每個月花在食物上面的錢,比起德國人多出不少,法國人把「食」當作是重要的享受,很多德國人卻把「駕駛」當作生活的重點。

是的,有些德國人真的不太懂得吃的藝術。我見身邊有很多德國人,很喜歡走去吃德國的「中餐」,還要吃得十分有滋味。這種其實屬於自殘的行為,我偶爾也會做,畢竟吃飯很多時候是一個社交活動,不全是自己滿足口腹之慾的動作。但是德國的中餐,跟我們吃習慣的菜式,完全是兩碼子的事。雖然在大城市,其實也有好的中餐館,但是對食有一點要求的人,不管你有沒有香港人的背景,其實不應該猛去找德國的中餐館,而是應該問一個比較有深度的問題:如何在德國吃到好吃的東西?不論是中餐也好,西餐也好,總之好吃的,就是好東西。

德國無故也有中式塔樓?是的,不過這裡沒有中餐吃(圖:Sven Teschke, WikiCommons)

德國無故也有中式塔樓?是的,不過這裡沒有中餐吃(圖:Sven Teschke, WikiCommons)

兵分兩路,你可以去餐廳,或者自己煮。

在德國外出吃飯,是一個比較正式一點的活動,沒有那種「口痕落街食碗魚蛋粉」的茶餐廳,而且消費比較高。用我巴符州這邊比較高的物價來計算的話,最低消費都要接近一個人二十歐元。因為消費比較高,我自己覺得餐廳的質素,平均來講都會相應較高,否則付出一定的價錢,卻又不能提供理想的食物,聲譽一差,就沒有人想去,餐廳也很快會倒閉。

想約食飯的時候,我都會上網看一看地區附近餐廳的食評和推介,香港人都喜歡看(雖然充滿打手的)Open Rice,道理一樣。有機會跟朋友吃飯的話,就可以試一試,一家不太差的餐廳,就算總體的水平不高也好,肯定有一兩道合格的菜式。我家附近有一間希臘餐廳,老實說,東西煮得頗油膩,但是他們有一道燒烤牛肝,猛火烤出來,沒有血腥味,在別家真的吃不到。自己想吃的時候,也沒有很多心思去買和處理内臟,所以偶爾就會去過一過口癮。

如果不想煮飯,又想要頹食的話,吃 Döner 是首選。頹食也有分優劣,不過既然我想講「好食」的東西,頹食就不提了。

 

原刊於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