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山寨無印案】日本無印:正上訴阻止仿冒 大陸版:日方死纏爛打

2018/11/6 — 13:10

早前有網民發現中國出現大陸版「無印良品」,從店鋪裝修、名字到產品都跟日本版相似;其後傳媒更揭發大陸無印曾控告正版侵權,中國法院更判正版須向大陸版賠償 62 萬元人民幣(約 70 萬港元)。事件報道先廣傳於香港,後遍及到台灣、中國,近日日本亦有跟進報道。正版無印和大陸版無印先後發聲明回應事件,正版表示正就事件向法院上訴,而大陸版則堅持擁有「無印良品」名號的使用權。

「無印良品」侵權事件上月底獲關注後,多家日本媒體如 J-CASTANN 等跟進報道。報道引述大陸版無印相關人士指控「正版無印侵權」,並提到不少用家批評大陸版無印品質惡劣,比如紅色毛巾掉毛嚴重,與外套一起洗滌後整件外套都是紅毛,也有人說洗完澡後用來擦身體,愈擦愈紅。

廣告

正版無印就事件發表聲明(詳見文末),強調與大陸版的官司判決尚未生效,現正處於二審階段,所以部分傳媒報道提及正版無印已支付賠償,並非事實。此外,聲明又強調有爭議的只是第 24 類商品即床罩、毛巾等;然而大陸版無印卻在其他類別的商品亦使用該商標,因此造成消費者誤認,「對此損害侵權行為,我集團公司已經採取了訴訟等法律行動」。

至於大陸版一方的聲明(詳見文末)則指自己並非抄襲。其名稱來源是「亞洲華語歌壇上『無印良品』組合的歌曲」、「結合中國古代道家追求自然的『大道至簡』的哲學思想」,「完全與日本『無印良品』無關」。聲明指正版無印「通過死纏爛打的惡意糾纏侵奪中國的知識產權」,「呼籲不明真相的媒體不要人云亦云,盡快刪除與事實不符的報道文章,以免進一步誤導大眾,妨礙司法公正,損害我公司名譽。」

廣告

另外,《北京青年報》4 日發表報道,提到大陸版無印良品成立於 2011 年 6 月 21 日,註冊資本 1,260 萬元人民幣,股東為北京棉田紡織品有限公司、馬濤、徐靖。該報記者曾親身進入北京的大陸版無印實體店,直言從該店外觀看,「給人第一印像是,這裡有日本無印良品店」。有顧客向店員查詢店是正版還是山寨,店員則「淡定回答」﹕「我們是中國的無印良品。」該報道並提及,大陸版無印在淘寶天貓網站擁 94 萬粉絲的「無印良品旗艦店」已經消失,而該店在其他平台亦已無商品銷售。

法院曾判正版賠 62 萬 日方年初上訴

事源上月底有網友上傳大陸「無印良品」照片,從店鋪裝修、名字到產品都跟日本版相當神似,唯英文名是「Natural Mill」而非「Muji」。

其後傳媒揭發,​大陸版「無印良品(Natural Mill)」隸屬北京棉田紡織品有限公司旗下品牌,以「我的生活我的家」作近期宣傳標語,之前主要以網店形式經營,直至近月開始在內地各市開設實體店。雖有抄襲之嫌,然而 2016 年,大陸版無印曾控告正版侵害商標權,最終法院判大陸版勝訴,正版須向大陸版賠償 62 萬元人民幣。

法院裁判書所指,「無印」商標最早由海南南華實業貿易公司註冊,核定使用於「第 24 類商品」(包括棉織品、毛巾、浴巾、床單等);2004年,該商標經核准轉讓至棉田公司。而日本無印良品在 2005 年才進入中國市場,並在浴巾、腳墊、面巾等第 24 類商品上使用已由北京棉田擔任註冊人的涉案商標「无印良品」、「無印良品」,法院指「其行為具有明顯的主觀惡意,侵害了兩原告對涉案商標的權利,應當承擔停止侵害、消除影響、賠償損失的責任。」

判決發布後,正版無印已於今年 1 月提出上訴。「我司擁有其權利,我方將盡最大努力取回」。

針對部分媒體關於“無印良品”商標權 
報道內容的聲明

日前,關於“無印良品”商標權被部分媒體報道,我集團公司接到多個關於“在中國大陸是否無法使用“無印良品”的諮詢,對此,我集團公司特此說明:我司株式會社良品企畫(以下簡稱為我司)及包括我司在中國大陸設立的全資子公司無印良品(上海)商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MUJI上海”)在內的我集團公司並不會出現在中國大陸無法使用“無印良品”的情況。

一、關於部分媒體報道中提及的錯誤信息的說明

1.關於在中國大陸的“無印良品”商標權:

“無印良品”是1980年由我司當時的母公司株式會社西友所創立的自有品牌,於 1991 年進入英國倫敦及中國香港,於 2005 年在中國大陸開設了第 1 家實體店鋪,目前擁有國際分類 1 -45 類的幾乎所有商標。如 3 類的化妝品、16 類的文具辦公用品、25 類的服裝鞋帽、29 及 30 類的各種食品飲料等等。本次報道涉及的是 24 類“無印良品”商標,24 類是指織物、布、毛巾、床罩等商品。

現在,在除中國大陸以外的其他我司進入的國家・地區,我司已全部註冊 24 類“無印良品”商標,可以沒有任何問題地使用“無印良品”。

但是,我司在中國大陸申請 24 類“無印良品”商標之前,其他公司已經在中國大陸申請了 24 類中的大部分商品(床罩、毛巾等)“無印良品”的商標,因而我司僅在窗簾等 24 類商品上擁有商標權。2001 年,我司對其他公司(期間,該公司將 24 類“無印良品”商標權轉讓給了另一家公司)申請的上述 24 類“無印良品”提出異議,之後我司為了在中國大陸取回 24 類“無印良品”商標,與其進行了長期的法律訴訟,並且與 24 類相關的訴訟仍在繼續。

2.關於部分報道中提及的案件:

本案是其他公司以 MUJI 上海在其他公司享有商標權的部分 24 類商品上誤用了“無印良品”為由,提出損害賠償的案件。 

本案判決尚未生效。去年 12 月,法院作出了支持其他公司部分主張的一審判決。對此,我集團公司立即提出了上訴,現在正在二審階段,該案一審判決尚未生效。另外,部分報道中提及的“我集團公司已支付損害賠償”,相關表述並非事實。

如上所述,目前我司在中國大陸已註冊了國際分類的 1 類 一 45 類中的幾乎所有類別的“無印良品”商標。即使上述民事判決生效,除床罩、毛巾等一部分商品以外,我集團公司仍可以繼續在中國大陸正當使用“無印良品” 商標。

二、關於近期出現的大量“仿冒”店鋪的補充說明

如部分媒體報道中提及的,最近中國各地相繼出現了大量使用和 MUJI 上海一樣的紅底白字配色和一樣字體的「無印良品」門頭,並且店內裝潢及產品陳列風格相似的店鋪。

這些店鋪雖然可能得到了擁有 24 類“無印良品”商標的其他公司的許可,但其與我集團公司經營的“無印良品”品牌沒有任何關係,我集團公司在中國開設的門店通常會同時使用“無印良品”和“MUJI”作為門頭,請消費者注意甄別。

另外,除了店鋪外觀以外,這些店鋪銷售的商品中,除 24 類商品以外,其他類別的部分商品上也使用了“無印良品”商標,從而造成了消費者誤認。

對此損害侵權行為,我集團公司已經採取了訴訟等法律行動。針對其他公司某店鋪中銷售 24 類以外商品時,使用“無印良品”商標的情況,我司已獲得終審勝訴判決,並獲得了約人民幣 200 萬元賠償金(案號: (2017)京民終 690 號、(2017)京民終 688 號、(2017)京民終 614 號、(2017)京民終 691 號、(2017)京民終 689 號)。

今後,對於仿冒店鋪及商標侵權等行為,我集團公司將繼續通過法律途徑維權。

三、最後

“無印良品”是 1980 年由我司當時的母公司西友創立的自有品牌。

1991 年進入英國倫敦及中國香港後,作為從日本發源,現已在包括中國在內的 28 個國家・地區開展經營活動的知名品牌,一直承蒙消費者的厚愛,得到了廣泛認可和支持。我司絕不允許上述其他公司實施的此類損毀信賴、認知的行為。我集團公司將竭盡全力阻止其他公司實施的仿冒店鋪及商品的行為。

(日)株式會社良品計畫 
無印良品(上海)商業有限公司
2018 年 11 月 1 日

關於部分網絡媒體斷章取義 炒作“無印良品”商標爭議的聲明

北京棉田紡織品有限公司是24類“毛巾、被子”等商品上的“無印良品”商標合法持有人,該商標早已由最高人民法院確權,不存在任何爭議。近日,境外個別媒體突然對相關商標案件進行惡意炒作,發布大量失實報道,混淆公眾視聽,誤導其他媒體,給我公司聲譽帶來嚴重損害和不良影響,我們對始作俑者表示強烈譴責,並正告相關人員尊重中國的司法審判制度。

一、中國“無印良品”商標的由來及最高法院的確權

上世紀90年代,海南南華實業貿易公司生產出一款植物染毛巾,以“無印染”的概念追求“優良品質”。時值亞洲華語歌壇上“無印良品”組合的歌曲廣為流行,其追求清新、自然、環保的理念與南華公司產品的“無污染、無雜質、無化學印染”的特質相吻合,結合中國古代道家追求自然的“大道至簡”的哲學思想,將這款毛巾取名“無印良品”。該品牌創立完全與日本“無印良品”無關。

2000年3月,海南南華實業貿易公司將這款“無印良品”毛巾帶到北京參加“中國國際紡織品博覽會”,受到了廣大觀眾及原中國紡織工業部領導和央視的高度關注和贊揚,於2000年4月6號向商標局在24類毛巾、棉織品類別申請注冊了1561046號“無印良品”商標。

“不使用就不保護”是全球的通行規則。日本“無印良品”2005年才進入中國,此前除搶奪棉田公司的商標外,沒有任何實際使用行為。2001年,棉田公司的“無印良品”商標公告後,日方企業提出異議,因缺乏事實和依據,被國家商標局和國家商標評審委員會駁回。在行政案件中,最高人民法院終審判決日方企業在先權的主張無效,第1561046號“無印良品”商標為合法注冊。日方企業“空手道”式的搶奪最終失敗。

二、通過死纏爛打的惡意糾纏侵奪中國的知識產權

2014年2月7日,日方企業在最高人民法院判決生效不到兩年的時間內,又對1561046號商標向商標局提出“商標撤三”申請(撤銷連續三年停止使用注冊商標的申請),分別被國家商標局、商評委駁回後,又將此案上告到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日方企業還針對棉田公司眾多有在先權力的商標提出異議,每年增加棉田公司訴累幾十萬元。

三、惡意栽贓與事實不符

日方企業附和媒體報道時,說“仿冒店鋪”“可能得到擁有24類‘無印良品’商標的其他公司的許可”,影射棉田公司授權他人實施商標侵權。事實是日方企業已經對一些店鋪提起侵權訴訟,並惡意將棉田公司的關聯公司列為被告,相關公司已經在案件中駁斥了日方企業的無端主張,聲明被訴行為與棉田公司的商標無關。日方企業依然明知不是棉田公司所為,借媒體造勢,惡意栽贓,實屬不正當競爭行為。

四、枉顧事實,惡意炒作

日方企業在與棉田公司的商標侵權的一審案件早於2017年底敗訴,但二審判決尚未作出。此時媒體界突然爆發出大量顛倒黑白、斷章取義的文章,意圖不言自明。這些文章完全在配合日方企業的如下行為:

1、2005年,日方企業在上海開設第一家“無印良品”雜貨店,明知與棉田公司在24類“毛巾、被子”商品上存在商標爭議,卻在相關商品上大量使用“無印良品”商標。

2、日方企業在最高人民法院判決生效後,仍然在24類“毛巾、被子”等商品上使用“無印良品”商標,屬於明知違法而不收手。

3、以35類的商標蒙騙消費者。日方企業以持有第35類的“無印良品”商標為由,到處宣揚其擁有門店上的商標權,並向各地市場管理部門投訴,棉田公司無權在門店上使用“無印良品”商標。眾所周知,專賣店商標應當與店內的商品商標相統一。

媒體炒作的文章,多以片面事實質疑最高法院的確權判決,誤導相關公眾,明顯是企圖以輿論壓力影響其敗訴案件的二審結果。

    五、司法審判不容惡意干預

棉田公司旗下的“★Cottonfield棉田”、“cottoncare”等家紡品牌在中國很多高檔百貨商場均有銷售,並多次獲得全國家紡行業質量領先品牌榮譽。我公司“無印良品”的家紡產品質量完全參照棉田品牌的質量標准進行設計、加工和生產,並多次獲得“全國質量信得過產品”等眾多稱號和獎項。相關媒體在未盡事實調查的情況下,突然將2017年審結的一審尚未生效案件拿出來炒作,並和最高人民法院的判決混為一談,給二審法院施壓,實為對司法審判的不當干預,誤導社會對我公司“無印良品”品牌的正確認知。

日方企業利用自身強大的經濟實力不斷對我公司已經確權的合法商標進行數十次異議、復審、撤三、無效宣告、司法訴訟等,嚴重加重了我公司經營負擔。對此,我們呼吁不明真相的媒體不要人云亦云,盡快刪除與事實不符的報道文章,以免進一步誤導大眾,妨礙司法公正,損害我公司名譽。

 

北京棉田紡織品有限公司

2018年11月2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