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澄清及補充〈澳洲西人講英文 — 從資深大律師的英文書寫學習〉一文

2018/1/5 — 12:34

資料圖片:清洪、王鳴峰

資料圖片:清洪、王鳴峰

繼我昨日在專頁上載了以上的文章後(連結),一名執業大律師在我那篇文章下有以下留言。他的留言令我發覺昨日的文章在各方面都十分不足,所以趁機會就此向這位大律師作出公開澄清與補充。以下內容的確冗長(我自問無論是中英文都做不到清洪的簡潔書寫)請多多包含、多多指教。

謝謝閣下的留言。閣下說得很對,我的中文十分「論盡」是一個事實,謝謝提點。看到閣下的語調,我相信應該是我昨日有些東西說得不清不楚,我十分抱歉。因此,我趁此機會澄清與補充一些東西,請閣下多多指教。

廣告

首先,如果閣下以為我是想嘲笑任何人的英文,這是誤會。我就着因表達能力不足而製造了這誤會致歉。為何我肯定這是誤會?事實就是,這根本一點都不好笑。一個仍然是「靠英文搵食」的行業見到清洪那篇聲明(在語文質素上)實在令人鼓舞。但王鳴峰那篇卻實屬令人悲哀,尤其是這些東西其實只要做多一些整理工作、聲明內的一切書寫問題都已理應不會存在。試問閣下在工作上會否讓一份這樣寫的文件遞交給法院嗎?我偏向相信不會吧。假設是不會,另一個問題就呈現:如果大家會為尊重法院而在遞交文件前「執靚」自己的書寫,難道業界選舉的選民又不值得被尊重、見到一份已被「執靚」的聲明嗎?

又或者這樣看:如果閣下有pupil草擬了一份文件給你過目,內容不錯、但書寫上就是像王鳴峰聲明,閣下會否只對個pupil說「嘩,呢份嘢正」?如果pupil這樣寫(理應)會令閣下有些評語,為何業界領導這樣寫就變了「OK」?還是大家對業界的領導沒有期望、沒有要求?又或者如果閣下拿起一份英文報紙、雜誌、書籍見到這樣的寫作,又會不會覺得「OK」?

廣告

再者,如果我是有意嘲笑或有意做什麼選舉抨擊,亦不需要讚賞清洪那一篇作品的文筆,為何不因意見不同而連清洪的文筆都找些藉口(不過又真的沒有藉口可找,因為真的文筆很好)去說?

老實說,在今次選舉,兩個陣營都有一些未必盡如人意的書寫(我今次只是評論書寫,不是評論立場)。為何我只是選擇這兩篇聲明來評論?第一,這兩篇都是資深大律師的手筆。資深大律師是整個業界的代表,無論是業界或公眾都靠他們做業界的榜樣。第二,這兩篇的確是書寫水準分隔上最極端的兩篇。第三,這兩篇都是來自同一陣營:如果我想讚的是來自另一陣營,我不會公開評論,因為評論書寫與評論議題不同、與派系無關,我不想有人以為我是以書寫質素為藉口、作任何議題立場上的攻擊。就此,我再重申,在議題立場上,我對清洪那篇聲明的異議比對王鳴峰那篇聲明大得多。

最後,當我再看我昨日那篇文章時,我發現或許會製造了一個「番書仔精英主義用英文為由看不起人」的印象。就此,我衷心道歉,亦重申我絕無此意。「澳洲西人」的名詞其實不是用來標榜自己是「番書仔」,而是一個長期有用着的自嘲(這名詞其實原自一些覺得我是很「西」的本土派人士)。以任何標準來看,我都絕對稱不上是法律界精英!

其實,如果英文書寫不是業界最基本的「搵食工具」,我未必會有昨日的說法。對大多數行業來說,要求要有清洪聲明的寫作水平未免太苛刻、而王鳴峰聲明的寫作水平亦已很足夠。我亦理解有不少用詞上的問題沒有對與錯、而只是一個判斷。我甚至曾多於一次公開呼籲社會各方聽或說英文時不要針着口音(我自己都很怕那些要求英文要說到「懶」係很英美澳加的人)。但這一切並不表示在書寫上沒有一些基本底線吧?

我不是一個大律師。但作為一個大律師的「用家」、及廣義上都是法律界人士,我都很關心業界。因此,我只是希望無論大家在議題上的立場是如何,大家都能一起把最基本的東西做得更好。但願閣下將來能繼續留言提點我各方面(包括中英文書寫)的不足,藉此透過互相提點而一起進步。再一次感謝閣下對我留言。

* 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任建峰
執業律師

刊於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