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富察家譜的故事

2018/9/13 — 12:29

富察令兒家譜(作者提供圖片)

富察令兒家譜(作者提供圖片)

若不是因為有家譜,我並不知道自己是滿族,也不知道祖籍吉林。

小時候,親人與其他親族們重新刊印家譜,將新一代的子孫名字加進去。刊印完成後,每一個家庭都有一本家譜,我便好奇地翻開來閱讀。

首刊序言寫道:「我家世居吉林額宜湖地方」,而不是我手冊上寫的祖籍南海。家譜重刊說明上記:「滿族人姓氏由於共和告成漢滿一家。故多改譯漢姓,前皇族愛新覺羅譯意漢文為金字,滿族各大姓改譯漢文如:富察氏(傅)、紐祜祿氏(郎)、瓜爾佳氏(關)……」我一出生便姓傅,原來,我也姓富察。小時候的我,對於家譜,只有這些理解,以及看看自己是第幾代後人。看過以後,便繼續我的生活,繼續我的成長。

廣告

長大了,我才開始好奇。我好奇於,為甚麼東北的先祖,會南下生根了?一點點的好奇,引發了我的一次拼圖之旅。我拾到了一片拼圖,上面是南下的原因;我又拾到了一片拼圖,是滿人改漢姓的原因。拾著拾著,再對照家譜,我才漸漸拼出一個故事來:

第 7 代先祖富察松福,以「記名副都統協領二品封典」之職,隨兩兄奉旨南下駐守廣州,這是家譜所載的資料。而再整全一點的故事,是南來的八旗軍兵本應以三年為期更換,但後來卻改成永久。一直到辛亥革命,因「驅除韃虜」之勢,不少滿人為了保命,於是脫離兵籍、更改姓氏和祖籍,甚至娶漢人女子以掩飾自己滿人的身份。我一出生便姓傅、我手冊上寫南海為祖籍,都是因這個原因。

廣告

脫離兵籍代表與朝廷割席,代表不再有薪津。但八旗子弟因從來不被允許有手藝,不允許經商做生意,因此,脫離兵籍代表艱難地自食其力,沒有一技旁身,沒有行商經驗,同時要懂得聰明地保命。

不少資料都記載,滿人有很長一段時間不敢表露自己滿人的身份,不敢提家族的過去,所以新一代人對自己的身世所知的甚少,甚而是全然不知。

我家家譜,就是在這亂世中誕生的:「今值共和告成,凡我族人,脫離兵籍,均當自食其力,為衣食計,難免不散處四方。誠恐代遠年湮,欲知先人之功烈,支派之親疏,杳不可得。用是糾合族人,敘明世系,勒為成書,俾各後裔有所稽考,不至茫無頭緒……」(民國三年首刊序言)

拼著拼著,圖畫出來了,雖不至於很清晰,但至少也完整了一點。手裡的家譜,不僅僅是資料的記載、名字的記錄,也藏著一份沈重的心意。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