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生命可以是一道無限迴廊

2018/10/5 — 15:06

潘洛斯階梯(Penrose Stairs,圖片來源:Lennart V. @3D Warehouse)

潘洛斯階梯(Penrose Stairs,圖片來源:Lennart V. @3D Warehouse)

感恩遇到了很好的醫生,每次開班教書都從最根本的 basic science 開始教起,讓我突然發現了平時死記硬背的臨床表徵、醫治方法背後都有根據,一下子豁然開朗。不過書到用時方恨少,往往被問起幾年前學過的題目,都只能勉強從腦海中擠出幾個單字來,說到能認真解明白(而不是胡亂用英語似是而非地拋一堆醫學名詞)某些身體機能複雜的運作或胚胎中不同器官成形的過程,我好像沒試過幾多次(每次給醫生說「good」都是當天的 highlight)。每次醫生都會好氣又好笑地看著我們苦惱、或全組十個同學都啞口無言的樣子,說:「咁樣你地唔得喎!」

然後我就會想起,自己頭三年在醫學院,真的完全只為了背熟每課的重點應付考試,卻沒有深入思考這些零碎知識怎樣在將來行醫時所應用到。或者當時只顧五光十色的課外活動和「大學五件事」,所以放在學習的時間相對少了 — 而且當時大部分課堂都由著重研究的科學家教授,講的都是他們眼中最重要的科研題目,我們卻不明白哪些才是重點。

如果生命可以是 Penrose 的無限迴廊就好了,那我現在知道了哪些 preclinical years 的課題重要,就可以用多三年時間背熟了。但是原來無限迴廊只是個幻覺,樓梯的兩極根本沒有相遇過,而我們只能繼續往前向上走。在醫學院的時間總是愈高年級愈不夠用,現在再讀回頭會不會太遲呢?如果我們讀書頭三年多一點指引而不用那麼多瞎子摸象般自學,多好呢?

廣告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