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我是張繼聰】人夫的真心回應

2018/6/15 — 16:55

圖片來源:謝安琪 facebook

圖片來源:謝安琪 facebook

親愛的張太:

你好。終於有機會欣賞細聽你的新歌<人妻的偽術>。作為(你的)人夫,聽後當然有很多感受,這幾天,其實也有好幾次想找個機會跟你坐下來慢慢和你分享,但說來恐怕會話長,也不知從何說起。心想:既然你送一首歌給我,不如我試吓寫一封信回你,嘗試把我的想法告訴你?

自從你這首新歌正式推出後,身邊不少最佳損友都紛紛傳短訊來:「喂,你同張太冇事嗎?」「喂,乜張太今鋪玩到咁大?!」「今次你PK了,睇你點收科!」要在三言兩語之間把我們的夫妻關係/日常對話/深刻了解/良好默契講到佢地明白,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也只好一笑置之 ……

廣告

其實不只是人夫人妻,「忠誠」、「謊言」這些話題應該是每對情侶都不時要面對的問題吧。「飲飽吃醉是容易極的快樂」,這個誰都知道,但隨著「成了好一對,忙著去策劃更好的以後,想不起想鬥嘴」的蜜月期結束後,我們都不得不面對家裡內外大小瑣碎事情,工作財政,生兒育女、愛情變感情、奶奶/外母對策 …… 等等等等,沒完沒了。經常忍不住在facebook或IG上放閃的背後,可能是不知存在著多少現實無奈和瘡疤的畫面。

Jessica Todd Harper
The Agony in the Kitchen, 2012

Jessica Todd Harper
The Agony in the Kitchen, 2012

廣告

還記得往日經常跟你一起讀的莎士比亞十四行詩嗎?其中有一首就這樣說:「唉,再完美的愛情其實都是建基於虛假的信任之上的」(“O, love's best habit is in seeming trust”),所以你在歌詞中說的「誰亦要去演」這一點,我是十分明白和理解的。但真正的問題是,如果要你「演」的是一個只懂「壓抑了個性來奉獻」,「幸福地麻木」的人妻,我真的寧可你可以繼續做一個對人性真(偽)、善(惡)、美(醜)有感覺有主見有說法,一個有血有肉的你。許多人或許會因此而以為你是一個不容易相處的人,但我想錯的並不是有稜角的你,而是在你覺得有責任或有需要為一些事情論辯的時候,我(們)是否有足夠的虛心和願意去花時間,嘗試明白你的「真心跟假意」或「率性與任性」吧。

「於是我糊弄了她,她也糊弄了我,我們互相糊弄,樂在騙裡縱情。」(Therefore I lie with her, and she with me, And in our faults by lies we flattered be.)

張太,我真的非常感激你多年來的忍辱負重和犧牲,也感謝你創作了一首如此美好和深刻的歌曲給大家。許多朋友或許會覺得這首歌是給作為人夫的我的一個「溫馨」提示,放心,我真心沒想那麼多,我只希望日後繼續有機會和你合演這場「Lie with me」的真情假戲 —— 在英文中,Lie既是「偽善謊言」,也可以是「比劍纏綿」,我不知道莎士比亞在寫這首英文短詩時在想什麼,但我只想誠實地告訴你,只要每晚都能看見你在我的「親暱欺騙」下如蜜甜入眠,便是最佳晴天。

你曾在電台訪問提出一個疑問:一個人為了比較和好的局面而偽善到底,是否可視為「善」?而一個習慣於包裝/修飾的偽善的人,是否就代表「假」?又是否真的那樣差?如果偽善的目的是為了對方著想,那麼這樣的行為本身是否屬於另一種「美」?

所謂:「真作假時假亦真,假作真時真亦假。」我想,as long as我們都能繼續在這段關係中樂在騙裡縱情,這樣假得似真的幸福我倒不介意繼續和你一起消受的,你說好嗎?

愛你的
張生

--

延伸視頻:叱咤樂壇 -- 謝安琪專訪

延伸閱讀:莎士比亞十四行詩集(譯者: 辜正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