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基督教 KOL

2018/7/6 — 18:38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KOL(Key Opinion Leaders),中文的翻譯是「關鍵意見領袖」。當然,也有人稱之為「網絡紅人」。

前陣子被邀請到某神學院舉辦的座談會作嘉賓,討論的主題正是「基督徒 KOL」。當然,被邀請的主要原因,大概是因為我被人定義為所謂的「基督徒 KOL」。

不是故作謙卑,我自己其實一直對「KOL」這三個字感到不太適應。雖說不上反感,但卻一直不太情願別人以這稱號稱呼自己。對我來說,「KOL」,恍如小學生被別人冠上花名一樣,實在談不上是自己情願的,更不是自己帶著動機與意識開始的,卻無端白白地承受了,甚至每天都背著這稱號過活。對我來說,「基督教 KOL」乃是一件「被定義」的事,不但沒有聖經根據(笑),甚至從來沒有在基督教會史上出現過。因此,若有人問:「成為 KOL 有何感想呢?」,我會說:「其實我一直都只想寫作而已,直至現在,我仍然沒有半點 KOL 的自我意識。」

廣告

當然,這篇文章不是談論自己。我想說說 KOL 這回事。

我認為,KOL 是一種「微權力」現象。「微權力」這概念源自一本名為《微權力》的書。該書作者摩伊希斯奈姆(Moisés Naím)預言,世界的權力將會從中央分流至「微權力」。基於這觀點,我認為,網絡上的 KOL 現象可說是微權力現象的例子 — 意見領袖不再是從前上而下的一言堂,而是下而上的公眾參與。

廣告

其實,有關 KOL,最重要的是 L(Leader)這個字。「網絡紅人」不是一個好的對應翻譯,因這字將焦點放在表面的「知名度」之上。所謂 KOL,其實仍離不開「領導」與「跟隨」之間的領導學(leadership)問題。眾所周知,所謂「領導」,從來都不是以「崗位」作定義。這是領導學最基本的知識:領導不是職銜或位置(leadership is not title or position)。真正的領導者,乃是有人願意跟隨的人。「跟隨者」(followers)定義了誰是「領導者」。

因此,誰的意見帶來跟隨者,誰就成為意見領袖 — 這想法看似簡單,自古而來卻並非必然。以教會為例,昔日的意見領袖按傳統自然是講台上的教會牧師,或是擁有神學博士學位的神學院老師。意見領袖的角色以學位、職位、權力作分配。不過,隨著基督教網絡文字的興起,教會的意見流向就不再是上而下,更容許下而上的發生 — 誰的言論有言之有理,誰就成為關鍵意見領袖。

這是一場實實在在的公平比試 — 恍如威士忌競賽一般,參賽作品都除掉自己品牌與出產地標籤,純粹以味道作比試 — 不管你擁有幾多神學學位,讀過多少本神學鉅著,於教會擔任甚麼位置,你的言論都需要經歷最真實「信徒木人巷」。任何深奧的神學理論或屬靈真理,任何信仰教導或教會評論,都需要真真確確地被大眾閱讀與理解。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哪怕你是何等身份?因此,神學必須從天上落地,說得明白,讓人體會。我認為,這正是 KOL 對教會牧者與神學人的警號與挑戰。

說到底,這不正是基督教信息的本質,道成肉身的信仰嗎?

p.s. 此圖乃四年前《神學是粉紅色的秋》面世時第一張profile picture 也。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