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吳詩韻。微風吹

2018/6/11 — 15:31

臨走前一晚,我送了自傳給阿詩老師。離開的早上,老師也給我一封情信,叫我上飛機才看。Joost 開車,我坐前排,老師坐後面,所以我在途上已經偷偷看了。何式凝、何識型,笑咗。老師很多稱讚和鼓勵,好開心。

在參加這個法國現代舞dance camp 之前,從未見過吳詩韻老師,我只知道她是在 APA (演藝學院)畢業,主修現代舞,後來去了荷蘭深造舞蹈。但我聽過很多朋友稱讚她,說「阿詩好好㗎,你會喜歡她。」

廣告

最記得是師妹把 summer dance camp 單張交給我的時候告訴我:「阿詩曾經為失明人士編舞又教他們表演而獲獎。」觀眾並不知道誰是視障人士,但看著看著也不能不落淚。我一聽見這個故事就覺得好 buy 這條女,覺得要識吓佢。

廣告

因為對現代舞毫無認識,又不知道 Terrasson 是甚麼地方,所以我問了去年參加過這個 dance camp 的朋友,Cally 的回覆是:「十級推薦」,於是我過年前已經寫了一個短訊去石木文宿報名,1500 Euro包埋食宿和學費?好平。Good good!

來到石木民宿之後,聽到她和同學們常常提到他們參加過阿詩老師的 「微風吹」計劃,這些經驗又曾經怎樣改變她們的人生所以她們要遠道來這裡再見她,繼續跟她跳。

阿詩老師是「微風吹」的創辦人、藝術總監、編舞和導師,她對對特殊教育特別有 vision, 常常教導殘障兒童跳舞,「微風吹」其實是為視障和健視建立的藝術平台,以形體舞蹈及觸覺藝術作為創作基礎,希望社會有更多的平等,好正!據說他們曾經在長洲和東灣泳灘表演,他們在台上又有表演食蝦片,我都想參加。

昨晚半夜才回到香港,今天早上懶洋洋, 一邊執拾一邊聽了 project citizen 星期六的 seminar, 討論what makes HK special,再上網起下老師個底,發現原來吳詩韻老師曾經憑《微風吹III – 觸動》獲香港舞蹈聯盟頒發「香港舞蹈年獎 2004」。她在 2007年編演首個獨舞展《三C》。而她制作的實驗舞蹈錄像《城門地堡》更於跳格舞蹈錄像節2008中獲得「本地薑特別獎」。這些本土事情,我很少留意,也錯過了老師怎樣用舞蹈表達她對平等和貧窮的看法。

不知道自己的現代舞可以怎樣走下去,香港還會有像吳詩韻這麼出色的舞蹈老師嗎?還是要等明年再去法國呢?非常期望再能看到老師的表演,她的爬樓梯舞,勁搞笑,她的現代舞,也不是那種好 intense 的表現內心苦苦掙扎和 agony 的那種,其實有風趣幽默低能和挺身而出的一面,啱我。但願香港能再有「微風吹」,而有一天我也能有機會成為一員。

發表意見